天涼好個秋\愛玲

  捱過一個熱浪滾滾的漫長苦夏,天朗氣清的秋季終於如約降臨。老友相見,一個流行語便是“天涼好個秋”。當然,這個“天涼好個秋”不像辛棄疾筆下《醜奴兒》一詞,並無半點“愁滋味”,有的卻是釋然、解脱、慶幸。

  的確,秋風送涼,酷暑全消,怎一個“爽”字了得。難怪古賢寫下“江城如畫裏,山曉望晴空。雨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李白)、“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王維)、“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杜牧)、“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蘇軾)等佳句,王勃“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劉禹錫“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宵”更是廣為傳誦千古絕唱!

  秋天是俏麗的可愛的。金風玉露、天清氣爽,楓葉紅了、瓜果熟了,心胸變得天空般寬廣明澈,積攢一夏的鬱悶一掃而光。豐收的大地充滿喜悦,隨風飄落的黃葉也有幾分韻致……

  老年人常説,自己走進了生命之秋。但人生之秋並不意味秋風蕭瑟、枯草叢生,它是別開生面的“夕陽紅”、瑰麗多姿的“第二春”。心境變得練達而淡定,況味也愈加愜意閒適了。古人尚知“老當益壯,窮且益堅”、“老驥思千里,飛鴻閲九州”、“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何況觀念一新的現代人乎?

  “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隨着社會持續進步、醫學飛速發展和觀念不斷更新,如今年屆耄耋、鮐背之年的長者比比皆是,期頤之年也不再罕見了。世界著名華人建築師貝聿銘期頤之年依然頭腦清醒談笑自若;剛剛出席二○一七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大牌明星秦怡女士九十五歲高齡依然精神矍鑠登台致辭;著名語言學家、“中文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一百一十一歲時依然耳聰目敏關注國事……他們寧移白首之心、不墜青雲之志,恬然欣賞自然之秋,也欣然享受人生之秋─樂觀,是他們健康長壽的生命寶典!誠如南宋丞相詞人京鏜所言“莫道玉關人老矣,壯志凌雲,依舊不驚秋”!

  進入人生之秋,已然看透世事,不為誘惑所牽,儘可坦蕩面對四時風雲,泰然觀看潮起潮汐,所謂“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雲捲雲舒”。這樣的人生感悟,不正是年輕人所希冀稱羨的麼?老年朋友們,好好活着,頤養天年,要活出一幅“老柏搖新翠,幽花茁晚春”、“歲老根彌壯,陽驕葉更陰”的景象,將你豐富的人生閲歷和寶貴經驗授予晚輩,用社會進步的紅利享受夕照美景,以寧靜的心緒迎迓人生的“又一春”,果如此,堪稱人之大吉、國之大幸矣!詩云:

  人生一世四季分,秋風玉露尤可珍。

  漫天彩霞無限好,安享天倫慰初心!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