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的小麵\陸小鹿

  提到重慶美食,除了火鍋,接下來親民的該屬小麵。朝吃小麵,夕吃火鍋,基本就是重慶人一天的寫照。

  我在還沒去重慶之前,就久聞小麵的大名,也看過不少關於小麵的文章,最有印象的是張佳瑋的《世上並沒有最正宗的重慶小麵》。他説處處的小麵都好吃,處處的小麵,都有那麼一點點纖細的差異,沒有最正宗。小麵是很民間的,沒有威望配方,各家有各家的法寶,各家有各家的心思。

  因為捕捉到小麵的這點特質,我在重慶期間,就抱着不慌不忙的態度對待小麵,一來因為重慶遍地都有小麵吃,隨時隨地可以開吃;二來因為反正各家都不是最正宗,各家又都是最正宗,所以沒有非去哪家不可的壓力,隨時隨地可以完成心願。正因為這樣,我將小麵留作重慶心願清單中的最後一項。

  在重慶的最後一天,因為中午要趕往機場,所以當天上午我只安排了兩個節目,一是去朝天門,看看長江和嘉陵江的交匯點;二來就是吃小麵。

  那天清晨,天有些陰,但不冷不熱,温度剛剛好。我一個人去了朝天門,在江畔散步,走着走着,看到江邊有一間麵館,大紅色招牌,上寫:“重慶小麵,老麻抄手”。重慶小麵,我不就是要吃重慶小麵的嗎?當下決定,哪兒都不去了,就在江邊吃小麵。

  買了一碗小麵,十元錢。師傅在碗裏放入黃豆醬油、油辣子、花椒油、再加了塊豬油,調好佐料,用一大鍋滾水將麵煮熟,撈進碗裏,又燙了幾根青菜葉子,最後給我加了一勺子雜醬。紅色的辣油,青色的菜葉,黃色的豌豆乾,醇厚的醬料,勁道的麵條,色香味俱佳。正好散步前我還沒有吃早餐,不由食慾大增。

  一興奮,難免就有些異想天開,突然好想把麵碗拿到江邊去吃。委婉向麵館師傅提出想法,師傅一愣,估計從來沒有客人這麼提議過。

  我不死心:“坐在江畔吹着江風吃小麵,師傅你説是不是巴適巴適慘了?(巴適:重慶方言,意思是舒服;慘了:重慶方言,在這裏是形容詞,修飾巴適的程度,表示很好)”

  “要得,要得(要得:重慶方言,意思是好的)”,聽我這一解釋,師傅連連點頭説:“等會兒別忘了把碗還回來就好。”

  於是,我愉快地端起麵碗跑到江邊,席地坐在石階上,遠處的橋、高樓交替入眼,天空中三兩隻風箏飄啊飄,偶爾從江北機場飛過來一架飛機,轟隆隆的。我坐在長江嘉陵江畔,邊吃小麵,邊看風景,真的巴適巴適慘了。你看,一碗小麵,只是給它配了個背景,就吃出不一般的幸福感來。

  還碗的時候,才發現這家麵館名叫“兩江”,長江,嘉陵江,兩江,兩江,多有紀念意義。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