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而夏日有荷花/梅 莉

  圖:荷花開得亭亭玉立/資料圖片

  今年上海的夏天真是熱瘋了,持續多日最高温度都是四十度。這種燒烤天氣,出個門都要鼓起勇氣。儘管如此,我還是要出門看荷花的。夏日不看荷,還有什麼樂趣了呢,難道就躲在空調房裏聽知了叫?

  幸而夏日還有荷花。夏花絢爛,有凌霄、有美人蕉等,但荷花無疑才是流量擔當的主角。寫荷花的詩不勝枚舉,只偏愛這一首:“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天然去雕飾。

  去年在西湖賞荷,今年是在古漪園。

  古漪園的荷花果然名不虛傳啊。

  《牡丹亭》裏的杜麗娘是遊園驚夢,我是遊園驚荷,真是被荷花、睡蓮們的花容仙姿給驚艷到了。

  荷花的個性無疑熱情的,選在盛夏酷暑天開放。驕陽似火,池中的荷花開得亭亭玉立,像赴一場盛大的儀式。紅的、粉的、白的,大朵大朵地恣意綻放着,搖曳生姿。開得早的結了蓮蓬,開得晚的還在孕育花苞,清香襲人。而碧綠的荷葉甘心作荷花們的陪襯,它們就像一頂頂寬大的帽子。小時候去外婆家,他們那裏也有大片大片的荷塘,每次,外婆都會摘片荷葉給我當帽子,我把荷葉高高地舉過頭頂。那時,一點小小的快樂,就可以蔓延到無邊無際。

  坦率地説,我是被另一池的睡蓮給驚艷到的。荷花與睡蓮雖然同屬于睡蓮科,但還是有區別,荷花高高長出水面,蓮花依水而開。最根本的區別是,荷花會結蓮藕,而蓮不結。通常,人們會把蓮花叫做荷花,也會把荷花稱為蓮花,覺得它們是親姐妹,不必分得那麼清楚。但它們被稱作蓮時,其實有宗教的意義了。印度也是佛教的發源地,荷花是他們的國花,印度荷花主要有七種,有“七寶蓮花”之美稱,七種荷花裏只有兩種是荷,即白蓮和紅蓮,其他五種都是睡蓮。

  蕩遠了,回頭再説古漪園的蓮,真是美輪美奐。不僅美,每一種還都配上一個別緻的名字,每個名字還有性別指向。比如瑞秋,花的周圍是一圈白色花瓣,托住中間一團嫩黃的花蕊,清麗端莊,蓮葉卻是紅褐色的。遂想起美劇《老友記》中也有個瑞秋,很可愛,從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千金大小姐到職場白領,越變越成熟,越來越完美。火狐,應是嫵媚妖嬈的女子,紫色的纖細的花瓣層層疊疊,恣意張揚,開得坦誠、徹底,如箭在弦上,根根作發射狀。它的蓮葉更能衝擊人的視角,竟是綠色與褐色相間的條紋組成,別具風情。查爾斯.托馬斯,聽名字就知道是位英俊內斂的洋先生,紫色的細莖花瓣,被幾片寬大的暗紅色蓮瓣包裹住,含蓄地半開半掩,高貴神祕。而杜賓,聽上去應是高大威猛的帥小夥,實際上,花朵單薄而瘦小,像個不諳世事的青衫少年。還有午夜小夜曲、埃及白、Choolarp、Ply等各種蓮花在灼灼烈日下美得驚心動魄,就連池中水草也彷彿有光。我真的從沒見過這麼多品種紛繁的蓮。

  老早看過一篇關於蓮的文章,記得有這麼一段印象很深:“早上是蓮花開放的最佳時間,如果一朵蓮花早上不開,可能中午和晚上都不會開了。人也一樣,一個人在年輕的時候沒有志氣,中年和晚年就更難有什麼志氣了。”説蓮是擇時段才開花,我信,但延伸對人的這種定論,不敢苟同。人真的只能在年輕時立大志成大業嗎,如果錯過了錦瑟年華,就不能再成就一番事業?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時區。有人少年得志,有人大器晚成,奧巴馬五十五歲就退休了,而特朗普七十歲才開始當美國總統。日本耽美作家森茉莉五十歲才開始以寫作謀生,晚年終成耽美小説的開山鼻祖。

  花早開與晚開甚至不開,全憑自己作主,高興就開,不高興就不開,也沒人説它。

  蓮花願意只在清晨開就在清晨開好了,人就不一樣,想什麼時候開始立志做某件事都可以的,中年也好,老年也好,從不嫌晚的,就怕你拿年齡當藉口。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