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定斯基的藝術學/阮 阮

  圖:康定斯基被譽為現代抽象藝術的先驅/資料圖片

  作為一名建築設計師,了解並不斷地學習藝術似乎是自身發展必不可免的一項功課。每每提到藝術時,人們似乎總把它當作一個嚴肅的話題,總覺得它離常人的生活非常遙遠。似乎藝術家的形象就應該是:長頭髮,穿着奇怪,説着有哲理的話……其實不然,藝術在日常生活中處處都存在,一樣東西之所以被稱作是藝術品,是因為人們有認識藝術的眼睛。

  我想,最直觀的藝術形式之一就是繪畫了。每個大城市似乎都有標誌性的藝術館建築,其內部珍藏着世界上傳承了幾個世紀的名畫與古蹟。好的繪畫作品會給人帶來一種視覺衝擊,色彩與線條勾勒出來的平面圖畫雖然看似簡單,但是想要真正看懂一幅作品可是需要深入研究的。説來也神奇,好像藝術永遠都不會過時,它是超越時間、年代、語言和文化限制的存在。一個人的一生如果創作出了一件藝術品並得以流傳,這就是很不容易的了。而俄羅斯藝術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卻把一種藝術理論流傳了下來,並且成為經典。

  《論藝術中的精神》與《論點線面》是康定斯基的兩部經典著作,被合稱為“現代抽象藝術的啟示錄”。前者主要討論了藝術與社會文化,藝術與人類精神的關係,把藝術的本質和未來將要面臨的問題都一一詳細講述。後者是對點線面以“顯微鏡”式分析,講述構成藝術的藝術特徵等,是前者的續篇。

  康定斯基是“熱抽象派”的鼻祖(相對於蒙德里安的“冷抽象派”),但不同於人們對於藝術家狂放不羈、凌亂新潮的刻板印象。康定斯基看上去更像是一名教授,或者一名律師:架着一副精緻的眼鏡,一身筆挺的公務着裝,上衣的鈕釦總是一絲不苟地繫扣整齊的。康定斯基儼然一副貴族紳士的模樣,縱然他的學生們都喜好奇裝異服,或者誇耀他們的玩世不恭,他卻始終保持着優雅的裝束,甚至在畫畫的時候也是如此。只有他的畫筆和畫布見證了他那如火山噴發般的情緒。

  或許,在骨子裏康定斯基仍舊是一名學者和知識分子─他從小接受最傳統的教育,在莫斯科大學學過法律和經濟,不僅取得法學博士學位而且確實擁有一所大學的教授席位。只是藝術對他的吸引力太過強大,以至年過三十的康定斯基竟毅然放棄教授職位,背井離鄉前往慕尼黑學畫。而這也照見了他儒雅外表下深藏的魄力和激情。

  這位文、理、藝兼通的學者最終選擇了用點、線、面來揮灑自己的一生。康定斯基熱愛藝術,但他藝術之路並不平坦。藝術創作本身就難度重重,且他大器晚成,放棄教授工作改學繪畫的途中自然也經歷了不少現實生活的磨礪。然而,正是這樣的一路荊棘,正是他強大的學術背景,讓康定斯基在藝術學和繪畫理論上的造詣,成為了眾多知名畫家之中的鳳毛麟角者。

  康定斯基在《論藝術中的精神》中提出了藝術的一個核心概念—即所謂的“內在必需的原則”。他認為所有繪畫中色彩與形式的和諧都只能建立在相應的震顫人的精神這個原則的基礎之上,而這個基礎就稱之為“內在必需的原則”。為此,康定斯基做出了一個很是恰當的比喻:色彩與形式就像是琴鍵,眼睛是鍵錘,精神是多位的鋼琴,而畫家是手,一隻以某種琴鍵為介質相應地使人的精神發生震顫的手。我想,這一比喻的由來也跟他本身擅長彈鋼琴有關吧。

  康定斯基的藝術學于建築設計上又何嘗不成立呢?他認為畫面上的色彩與形式是可以直接對人的精神發生作用的藝術手段,誠然,好的建築作品也應該是具備對人的視覺精神發生作用的衝擊力。

  藝術之相通在於存在,美即存在。讓人留下深刻存在感的事物,畫作也罷,建築也好,往往都是美的。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