閲讀的獎賞應該是什麼?/徐海娜

  圖:孩子廢寢忘食地閲讀《哈利波特》,不需要獎賞 網絡圖片

  為了鼓勵孩子們多閲讀,成人們想了很多方法。有的學校佈置了閲讀的作業,每天有既定的閲讀量和必須完成的閲讀報告;有的則指定一個閲讀書目;有的要求家長和孩子共讀……完成閲讀作業可能有一定的獎賞。在家裏,父母們為了鼓勵孩子們閲讀,也會想一些辦法,例如積分、給貼紙,換取實物獎勵或實際利益。然而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就有學者指出,外在的獎賞可能會有反作用。

  獎勵計劃不斷失敗

  有位朋友講了這樣一件事。小文(化名)想玩電子遊戲,每次玩之前他都需要完成三十分鐘的閲讀。這個計劃在小文家裏剛實施了三天就破產了。計劃執行的前兩天,他很努力地完成每次三十分鐘的閲讀,但到了第三天,他發現自己並不是很想玩電子遊戲,於是就不再閲讀。

  於是,他家裏開始實施下一個計劃,每閲讀三十分鐘,就可以掙到額外的零花錢,可惜這個計劃失敗的更慘,衣食無憂的小文很快發現這樣“掙錢”太“辛苦”,乾脆不讀書了。此外,還有更多獎勵計劃在這個家庭裏不斷誕生又不斷失敗。然而如今,小文比過去更加不愛讀書,但凡被要求讀書,他就會脱口而出:“有什麼獎勵?”少年老成的他像一個商人一樣和父母討價還價,相信這絕不是父母期待看到的結果。

  教育學家Worthy、Ivey、Broaddus、Bintz等很多人都研究過老師和學生關於“怎樣可以增強閲讀的動機”的意見。有的研究中,超過半數的老師都採用過外在激勵的方式,然而認為“應該用外在獎勵方式去促進閲讀”的孩子們卻不足百分之十。

  為什麼孩子們讀《哈利波特》不需要獎賞也要廢寢忘食地讀?閲讀的獎賞到底應該是什麼?其實問一下愛讀書的人,他們為什麼喜歡讀書,不外乎兩種答案,一是實用的需要,一是內心的需要。而孩子們讀書其實也是一樣,因為閲讀並不需要外在的獎賞,閲讀帶來的滿足感和愉悦感本身就是獎賞,這獎賞是內在的,是大腦產生的。

  閲讀本身就是獎賞

  曾經有網站收集了孩子們認為的閲讀帶來的好處,也就是閲讀本身的獎賞。排在第一位的是“發現新世界”。有一個十一歲的孩子這樣説,“我熱愛閲讀,不僅因為我因此變得更聰明,還因為閲讀比Wonka糖果更能滿足我的想像。我可以在科幻小説中回到遠古,穿越銀河。我可以在幻想文學中飛越彩虹,也可以在現實小説中遇見醜惡真相。”在他眼中,閲讀簡直無遠弗屆,遠遠酷過電影。

  排在第二位的獎賞是“脱離焦慮”,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寫到,“閲讀讓我逃離這個世界,進入一個完美之境。”第三位是“娛樂”;第四位是“鍛鍊大腦”;第五位是“豐富詞彙”;第六位是“提升寫作”;第七位是“與他人建立特別的聯繫”,一個十四歲的孩子説,他愛閲讀,因為從前祖母總是陪伴他閲讀。祖母過世後,每個聖誕前夜他都用讀書這樣的方式來紀念祖母。第八位是“放鬆和助眠”。

  以上統計結果來自一千六百個孩子在“Reading Rewards”網上的真實輸入,代表着孩子們對於閲讀的看法,也是閲讀本身為他們帶來的“獎賞”。

  心理語言學家(psycholinguist)Frank Smith曾經指出:“每個孩子都知道,任何事情只要是被勉強去做的,不論事情本身的出發點有多好,都不值得主動去做。”所以,與其絞盡腦汁設計各種外在獎賞計劃,不如我們多提供有意思的書,多提供自由閲讀的時間,多想辦法去幫助他們感受到自己內心的需要吧!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真正地愛上閲讀。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