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劣而取”的智慧/劉荒田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主人公是我在三藩市的鄰居,廣東人,英文名叫湯姆,四十多歲,十多年前和妻子一起移居這裏。他初來時極不適應,當了短時期的清潔工,覺得沒意思,要打道回府。妻子對他説,你必須上大學,拿到文憑,我支持你。幾年下來,賢慧的妻子除了在銀行擔任貸款部全職僱員之外,還去停車場當收款員。他爭氣,進加州大學四年,熬到大學本科畢業,拿了機械工程學位。

  第一關算是過了,但找工作依然不容易。他個性忠厚敦實,不善言辭,在家裏難得和親人談天説地,何況在英語世界?不久,機會來了,妻子的朋友報信—市政府屬下的污水處理廠招操作工。他對照了僱用條件,差不多都適合,唯一的缺陷是在“過去工作經歷”一欄空白。妻子鼓勵他,直説無妨,誰幹過污水處理了?

  考試分兩部分—筆試和口試。應招者擠滿由會議室改成的臨時考場,來了四百多人,儘管《通告》中説明,第一輪錄取二十名,不到十分之一。這差使工資高,福利優厚,連退休金也比普通人多一兩倍。

  湯姆考得不錯。二十人名單中有他。接下來是口試。他自知英語這一課,筆頭可以,但聽和説兩方面差勁。聽不懂,原因之一是環境的限制,原因之二他生來不愛説話。接下來的問題,自然是難以恰當地應對考官的提問,所以,他下死功夫補習。

  臨場面對四個考官。每人輪流提問,貌似話家常,但句句有用意。他臉色發青,腰板僵直,腳下意識地挪動,汗濕透了襯衫。二十分鐘過去,主考官説了兩遍:“朱先生,你的面試結束了。”他才如夢初醒,打一激靈,站起來,鞠躬,退出。在外面等候的妻子着急地問他:“考得怎麼樣?”他攤開手,説:“別問了,怎會錄取我?”

  考官説,六十天內發出通知。湯姆不抱幻想,去一家建築公司當扎鋼筋的小工。到了第五十八天,通知來了,他沒被淘汰。他搔搔頭,説奇了。那天去應考的,不但都有學位—至低本科,聽説好幾個是碩士,而且絕大部分是土生土長的,英語呱呱叫。按説,面試的分數,他是最低的,卻出現奇蹟!

  最後一輪是從二十名中選四名。還是面試。他暗暗叫苦,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那些日子,他家一天之中,至少有十八個小時,傳出的都是英語,不是他跟着口語練習器相操練,就是英語基礎比他強的妻子扮考官,進行模擬面試。

  這一次,他面對三位考官。問題偏於專業,術語增多,他雖然一個勁地命令自己鎮定,但腦門上的汗水,漫過眉毛,漬得眼睛睜不開,細心的女考官給他遞紙巾,讓他喝水,做深呼吸,慢慢回答。三十分鐘過去,他走出考場,在門外的草地上坐下,很久起不來。他的精神和體力都已消耗到極限。妻子不敢問他,從他的神情看出了結局。回到家,他患了重感冒。妻子安慰他,説,不去也好,管污水的地方,對身體未必沒有影響。

  教湯姆夫婦驚訝不已的是:湯姆被正式錄用。可惜上班第一天,湯姆還在發燒,起不了牀。妻子只好去那公司作説明。經理説,沒問題,好了再來。

  湯姆成為這個公司的工程師,表現出眾,從第二年開始,每年都獲得業績獎,有一年成為“年度人物”,照片貼在光榮榜上。第四年升到頂級。再往上,必須具備碩士乃至博士學歷。

  他自己一直納悶,公司為什麼偏偏選上他這個口語成績低於競爭者的“劣等生”?兩年以後,他才有機會和足夠的表達力,和人事部主任作了一次坦率的交流。

  主持那一次招聘的人事部主任告訴他:他的筆試成績是優,但口試差,綜合評分為“中等”,如果單單“以分取人”,他是在五十名以外的。為此,招聘委員會有過激烈的爭議。人事部主任力主錄用,理由是:一,他在美國的履歷,基本上是單純的,除了短期半工,就是上大學。這是他應聘的第一個正式職業。在全新領域不受出國留學的影響,是“沒有經驗”的優勢。其次,口語差勁並不是重大缺陷,因筆試已證明言語能力不錯,假以時日,一定適應。更重要的是,這崗位不是推銷員,不靠耍嘴皮吃飯。我們需要的是實幹家。

  主任最後高興地説,那一次“擇劣錄取”,結果證明他對了—為公司找到一個優秀的工程師。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