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建築彩畫的故事

  圖:太和殿金龍和璽彩畫

  故宮紫禁城雕樑畫棟、美輪美奐,每日裏數以萬計的觀眾前來參觀,一睹明清兩代皇宮殿堂的迷人風采。那炫麗的色彩、豐富的圖案令人印象深刻、贊歎不止。而紫禁城宮殿金碧輝煌的萬千氣象是如何形成的,背後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事情,就讓我們一起走進紫禁城去探個究竟。/黃希明 文、圖

  裝飾與結構的統一是中國古代建築的重要特點,彩畫也不例外,同時具有對木構件保護與美化的雙重功能。要實現對木構件的保護與美化,就要在彩畫施工前做好必要的準備,即完成地仗的施工。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明代早期宮殿的木構件多用楠木整材製作,表面平整光滑,可以直接進行彩畫。明中期以後,長大木材不易採辦,開始出現用小料拼攢成大料的做法。及至清代,因木材缺乏並節省開支,拼攢的方式更為普遍。採用拼攢做法的建築構件,表面粗糙不平又多縫隙,就要施以油灰地仗,使其表面平整,以便進行彩畫,同時還能使其免受風霜雨雪的直接侵害,增加抵禦自然損害的能力。

  清朝工部頒佈的《工程做法》記載,地仗主要有一麻四灰、兩麻五灰、二麻一布七灰、三麻二布七灰等幾種做法。還有不用麻或布的簡單做法,稱為單皮灰,分為兩道灰、三道灰等。

  所用材料除線麻和夏布以外主要是油灰,用桐油、麵粉、血料、磚灰、石灰水等加工調製而成,分為粗、中、細三種。地仗施工前,先要對木構件的表面進行相應處理,使其與地仗緊密結合在一起,此後歷經十餘道工序才能完成地仗的施工,各道工序均有嚴格的技術規範和品質要求。地仗是彩畫的基層,如果地仗不耐久而過早脱落,彩畫也一定隨之脱落。地仗與彩畫的關係彷彿是皮與毛的關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是兩者關係的真實寫照。

  彩畫圖案中大小王

  清代彩畫名目繁多,習慣上大致可分為和璽彩畫、鏇子彩畫和蘇式彩畫三大類。前兩類彩畫在業內稱為“規矩活”,就是圖案畫法有規矩標準,不可隨意更改。古建大師梁思成先生因其程式化的題材和多在宮殿等高等級建築上使用,並相對於“蘇式”而言,稱其為“殿式”。

  三類彩畫當中,以和璽彩畫最為尊貴,常用於重要的宮殿建築。和璽彩畫在構圖上分為三部分,業內稱為“分三停”,即中間枋心部分和兩邊的找頭部分。根據主題圖案內容的不同,和璽彩畫又分為金龍和璽、龍鳳和璽、金鳳和璽、龍草和璽等數種。其中金龍和璽彩畫等級最高,龍鳳和璽次之,金鳳和璽彩畫再次,龍草和璽彩畫又次,明顯可以看出其中的等級差別。

  龍和鳳是和璽彩畫的重要題材。龍是中國古代傳説中的神異動物,幾千年來備受人們的寵愛與崇敬。龍為四靈之長,《三輔黃圖》載:蒼龍、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靈,以正四方。龍還是乘雲布雨的神靈,《龍經》記:虯龍為群龍之長,能進能退群龍,乘雲注雨以濟蒼生。宋代以後對龍紋使用的限制越來越嚴格,成為皇家,特別是皇帝的專屬圖案。

  龍代表皇帝,鳳自然就應該代表皇后。鳳為百鳥之長,是象徵吉祥的神鳥。《山海經.南山經》記述“其狀如雞,五彩而文”,《説文》:“鳳,神鳥也”。將龍和鳳作為彩畫圖案的主要題材,足以表明彩畫的高貴身份,堪稱彩畫中的大小王。

  紫禁城宮殿可分為外朝和內廷兩部分,最重要的殿宇自南而北序列在中軸線上,包括外朝的三大殿,即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還有內廷的後三宮,即乾清宮、交泰殿、坤寧宮,以及外朝的正門太和門和內廷的正門乾清門。外朝主要用於朝賀典禮,內廷主要作為日常家居,外朝自正門太和門起,包括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直至內廷的乾清門、乾清宮,都是採用金龍和璽彩畫;而自交泰殿開始出現鳳的圖案,交泰殿和坤寧宮採用龍鳳和璽彩畫。外朝區域是皇帝舉行朝賀典禮的地方,內廷的乾清宮是皇帝處理政務和居住的寢宮(清雍正起皇帝居住養心殿,乾清宮仍為名義上的正寢)。交泰殿是皇后千秋節生日舉行慶賀禮的地方,屆時在此接受妃嬪和皇子的慶賀禮,皇太后、皇帝也要在此向皇后慶賀,坤寧宮在明代是皇后居住的中宮,清代名義上仍是中宮,實際上則作為祭神的場所、帝后大婚的洞房。彩畫形式的變化不僅表明了等級上的差別,而且暗示了建築使用功能和使用者身份的不同,可謂用心良苦。

  金碧輝煌背後故事

  看到紫禁城宮殿金碧輝煌的彩畫,人們不禁會問:這彩畫上面用的是真金麼?回答是肯定的,絕對是真金。那麼,彩畫上所用黃金來自哪裏呢?據清宮檔案記載有兩個途徑,或是在市面上購辦或是向內務府廣儲司支領。內務府是管理皇家事務的專門機構,下設七司三院,廣儲司管理皇家財務和庫貯。黃金備好後還要進行加工,利用黃金延展性好的特性將黃金捶打成非常薄的金箔,傳説一兩黃金可以捶打出一畝三分地的面積。金箔分兩種:一種是庫金,含金量為百分之九十八;另一種是赤金,含金量為百分之七十四。兩種金箔顏色深淺有所不同,使貼金部位也有顏色深淺的變化,增加了畫面的表現力和生動感。金箔貼覆在彩畫表面,形成金碧輝煌的效果,同時也標誌着彩畫的等級,一般説來,用金量越大彩畫的等級就越高。為了使畫面更為生動立體,貼金前還有一道瀝粉的工序,使畫面增加立體感。金箔貼好後還要罩油,以保護金箔的光澤可以耐久。

  清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年),在河北遵化平安峪咸豐皇帝定陵以東的普祥峪和普陀峪,為慈安和慈禧兩位太后修建陵寢,慈安陵寢位於普祥峪,慈禧陵位於普陀峪。兩陵規制相同,各佔地二千餘平方米,光緒五年(一八七九年)完工,慈安陵用銀二百六十六萬餘兩,慈禧陵用銀二百二十七萬餘兩。光緒七年慈安死後,慈禧獨攬朝綱,于光緒二十七年將普陀峪陵寢的隆恩殿和東西配殿拆除重建,改用名貴的花梨木料,採用等級高、用金量大的和璽彩畫,牆壁等處也用金粉飾,用金量達四千五百多兩,其豪華奢侈的程度足以讓慈安的陵寢黯然失色。

  彩畫顏料來自何方

  彩畫所用顏料主要是礦物顏料,並輔以植物顏料,以增加色彩的豐富性。彩畫使用的顏料種類繁多,不下數十種,其主要顏料也有十餘種,大多產于南方和西南各地。青有多種,如石青、回青、藏青、佛青等,產於四川、西藏一帶。石綠,有銅綠和砂綠,產自銅礦中,南方和西藏地區多有產地。國際上的石綠以德國綠最佳,色彩鮮艷經久不變,因為國外進口產品故稱之為洋綠。國產石綠以銅綠為最佳,色彩鮮艷耐久少變,但產量較少。硃砂,是名貴的顏料,亦可做藥材,以湖南所產之辰砂和四川所產之巴砂為最佳。銀硃,以水銀提煉而成,以廣東佛山所產最為常見。褐紅有赭石、土紅、棕紅等,多產自山西,品質上乘、耐久不變。赭石產于赤鐵礦中,故又稱鐵朱。土紅是氧化鐵及氫氧化鐵礦物質顏料。黃色有石黃、雌黃、雄黃和藤黃等毒性顏料。石黃產自湖南,屬礦物顏料。藤黃是海藤樹上流出來的膠質黃液,產于南海一帶,顏色鮮艷,適宜表層渲染所用,毒性較其他黃色要大。漳丹產自福建漳州地區,是以鉛粉炒製成丹粉,又稱桔黃或桔紅,色彩鮮艷不易變色,亦為毒性顏料。白色有鉛粉和白堊,白堊系貝殼煅燒而成,它的使用比鉛粉為早。鉛粉的成分是鹽基性碳酸鉛,製成銀錠形白粉,又稱錠粉,使用範圍廣、用量大。黑煙子、黑墨多產自南方,用竹子和松木燒製而成。墨以徽州香墨為最佳,色重延年、不易褪色。

  彩畫色調特殊安排

  宮殿建築的色彩艷麗、富有視覺衝擊力,色調安排也十分考究,檐下的樑枋彩畫特意採用青綠為主的冷色調,以協調檐下的陰影和建築外形的塑造,但也有例外的情況,比如午門。

  午門是紫禁城的南門,也是四座城門中最壯觀的一座,坐落於紫禁城中軸線的最南端。平面呈凹字形,為古代宮門雙闕之遺意。城台上樓閣聳峙,九開間的正樓居中,左右各有明廊,東西兩側是聯檐通脊的廊廡,俗稱“雁翅樓”,四角建有角亭,左右映帶、高下錯落。午門正樓的彩畫熠熠生輝,是本世紀初重新繪製的龍草和璽彩畫,而兩側的雁翅樓和四角角亭還保留着上世紀七十年代繪製的三寶珠吉祥草彩畫,暖色調的硃紅底子十分醒目,與其他青綠底子冷色調彩畫大相徑庭。這是為什麼呢?一九七九年第四期《故宮博物院院刊》所載《故宮午門彩畫的復原》一文道出了其中的原委。

  一九七六年至一九七八年,午門進行維修加固,維修前的外檐彩畫已剝落殆盡,木構件大部裸露,所以決定對外檐彩畫予以翻新。在調查中發現,午門正樓及四個角亭外檐為龍草和璽彩畫;正樓內檐彩畫與外檐截然不同,是在硃紅底子畫以三寶珠為主題,襯以青綠捲草紋的圖案。

  經過分析研究,外檐所見和璽彩畫和金線大點金彩畫是民國初年在原來清末已經有所殘壞剝落的彩畫上重繪,製作粗糙難以耐久,造成維修前所見的殘破情況。調查中所見內檐彩畫設色獨具一格,以硃紅色為底色,以寶珠為核心畫題,以舒朗粗獷的捲草紋為主體紋飾,裝飾效果熾烈明快、質樸大方,其實就是清工部《工程做法》中所説的“金琢墨西番草三寶珠彩畫”。《工程做法》編于雍正年間,其中也收納保存了以前的傳行遺制。考慮到清初經營的瀋陽故宮也有這種題材的彩畫,民族文化之間的交流和相互影響,必有其淵源關係。為此工程技術人員還專程赴遼寧考察瀋陽故宮和福陵、昭陵等清朝入關前的重要建築,發現瀋陽故宮的鳳凰樓和福陵、昭陵等處仍保留有這種彩畫,所繪年代大致不晚於乾隆時期,由此可見京瀋兩地所見同類彩畫之間的密切關係。

  為了慎重起見,在施工前擬定了兩個彩畫維修方案:其一,以午門外檐遺存的龍草和璽彩畫為依據重新繪製,使其與中軸線建築現存彩畫做法保持一致。其二:以午門內檐金琢墨西番草三寶珠為依據重繪外檐彩畫,使內外檐彩畫表裏一致,恢復到清初的原有風貌。經過古建界專家、學者的多次論證,最終確定第二方案—以午門內檐金琢墨西番草三寶珠為依據重繪外檐彩畫。這就是我們可以看到午門紅底暖色調彩畫的原因。

  二○○三年四月午門修繕工程啟動,將正樓的外檐彩畫恢復為龍草和璽彩畫,不僅與三大殿的金龍和璽彩畫協調一致、交相輝映,還與角亭和雁翅樓的金琢墨西番草三寶珠彩畫互為補充,使午門彩畫的時代特徵涇渭分明、演變脈絡一目瞭然。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