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贈書/姚 船

  又見延靜夫婦,在加拿大的黃金季節,在多倫多和煦的暖陽下。後園,輕風微拂,綠草依依,同賞藍天,共敍文情。

  兩位老人萬里迢迢,不辭辛勞,為的是參加外孫女婚禮。獨生女兒家在這裏,唯一的寶貝外孫女也在這異國他鄉長大成人。血脈相連,情感牽掛,促使他們跨洋過海,再次踏足這片長滿楓葉的大地。

  雖然近二十年前我們已在“大公園”以文“相識”,但第一次見面卻是在二○一○年。當時,延靜夫婦來多倫多探望女兒一家,幾經轉折找到我,大家相見甚歡,會晤時送我一本兩人合著《無窮花之邦──韓國》(“外交官帶你看世界”叢書,上海錦綉文章出版社)。三年後,他們又來探親,歡聚時又有新書相贈,書名是《往事雜憶》(山東大學出版社)。而今次也不例外,當嶄新的《延靜隨想集》(山東大學出版社)拿到手上的時候,我感到一股暖流在全身迴盪。

  思緒變成文字,彙編成書,是寫作者心血結晶。以書相送,可説是文友間最珍貴的饋贈。三次相見,三次贈書,令人難以忘懷。這不單是文情友誼的流淌,更是兩位老人體健筆健,文思泉湧,筆耕不輟的呈現。

  《大公報》的讀者對延靜這個名字並不陌生。不單在大公園副刊屢屢出現,也常見諸政論版。我讀延靜文字,感覺就像在聆聽一位慈祥老者拉家常,語調親切,態度誠懇,充滿睿智。文章樸實,用詞從不譁眾取寵。不似大江奔騰,也不像大海波濤洶湧,只若山澗清泉,涓涓細流,明澈見底,給人一陣清爽,一個意藴,一次啟迪,散發着温馨感情。

  外交情。延靜夫婦幾十年職業生涯,都在外交戰線,絕大部分時間與朝鮮半島相關。所以在其筆下,異國政壇風雲,元首會晤,友好往來,以至名人逸事,風土人情,寫得有滋有味。不脱事實,又輕鬆活潑。朝鮮三代領袖風貌,韓國走馬燈式多位總統特性,都有具體描繪,讓人窺見神祕外交圈中一斑。

  親情。延靜文章,不少都表達對親人的懷念和愛。已逝的老父母,遠走他鄉的女兒一家,還有同樣進入耄耋之年的兄弟姐妹。這是注入血脈中優秀中華文化傳統的表現。譬如對於不在身邊、遠在大洋彼岸的外孫女,他倆十分關注。不只關心其學業,更重視其道德品行。有次,外孫女回北京,跟他們一批退休老幹部旅行,看到她一路熱心幫扶老人,內心無限欣慰,回京後即刻記下為文。延靜有一件幾十年前的羊毛衣,捨不得丟掉,有時遇冷仍穿在身上,因為這是老妹子以前一針一線親手編織的,有着她的手温和情意。讀到此,令人十分感慨,好一個兄妹情懷。

  友情。延靜在文章中,不乏記敍舊同學、老同事昔日情誼,懷念他們的為人品格,重温以往歲月中的純樸、真誠,投身事業的熱情和人生路上的烙印。舊同學在上海病了,他倆在北京記掛在心,有機會到上海即登門探望。就連以前出使韓國時結識的友人,只要為中韓兩國關係發展和人民友好往來作出貢獻,都銘記,筆端不時回憶着這些人和事。

  延靜稱自己的文章是“雜憶”、“隨想”,細讀之下,我們會發覺內容十分廣泛,生活中的小事,旅遊中的風景,往昔歲月的印記,腦海中一閃而過的遐思,看似隨手拈來,卻説出人生哲理,引人思考,耐人尋味。

  延靜是張庭延先生和夫人譚靜的筆名,各用姓名中的一個字組合而成,合二而一,頗有意思。綜觀兩人走過的人生軌跡,一起在北京大學東語系朝鮮語專業畢業,一起進入外交部,一起赴朝鮮半島任職,攜手走過了漫長的人生路。而今耄耋之年,又一起耕耘文字,真可謂琴瑟和諧,白頭到老,令人羨慕不已。

  又在異國他鄉聚會。延靜夫婦精神矍鑠,形態自若,言談中思維敏捷,謙恭有禮,完全不像跨過八十門檻的人。我想,除了自身體魄和境界,文學的修煉、寫作的樂趣,也為他們帶來心靈的愉悦。

  希望不久將來,又能親手接過他們的下一部新著,在加拿大,或在中國……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