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涼/李丹崖

  連日的伏燥之後,夜裏,突然落下了一場透雨,聽見院子裏的那口水缸,嘩嘩滿溢的水聲,還有芭蕉葉啪啪作鳴的雨響;一股濕潤的氣息從窗口溜進來,頓時想起古人“蕉窗聽雨”的雅懷,心情格外舒暢。

  翌日,荷花開得正艷,花影搖風,有一種異乎尋常的美。突然想起李宗盛在情歌裏的句子“男人久不見蓮花,開始覺得牡丹美”。蓮花之美的確要趕超牡丹,因為它在美的因子裏,又加入了許多“乾淨”的元素,格外討喜。加之昨夜落雨,面朝荷塘,支開桌椅,落座品茶,茶在脣齒之間暢遊,吹面而過是涼爽的風。

  蘇東坡説:“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詩詞與人的日常怎會如此相似?不管是落在宋朝詩詞裏的雨,還是落在昨夜蕉窗旁的雨,成分不改,人的心智相符,才會如此親暱。雨澤天地,更能清爽天地間的氣息。

  萬千顆甘霖換來一日清涼,這樣的情境,總能讓我想起胡蘭成所造的一個詞“風雨琳琅”。單純看胡蘭成的文字,不評價其人情世故,還是很不錯的。風雨琳琅,是多麼美好的一個詞,風聲雨貌都如珠貝一般,譁然落下,大美不言,空落一夜。第二天,享受着手邊的風涼,還念着昨天的“琳琅”。

  難得一日清涼。

  現代人的生活節奏太快了,有時候是工作在A城,住在B城,每天上演雙城記,稍有閃失,就有耽誤工作的嫌疑;即便單位和家庭距離較近,還有千頭萬緒的瑣事供你拆解,此情無計可消除……所以,偶然落下的一場雨,會讓沸騰的人心放慢下來,會強制讓你休整、安靜、梳理,會不由自主培養你的雅懷,讓你有心思想一些吃茶、展卷、研墨、繪丹青的事情,生活當中的許多事情,有一半應該感謝雨的“成全”。

  若干年前的望湖樓畔,蘇軾快要靠岸的時候,風雨大作,蘇軾用“白雨跳珠亂入船”這樣的句子來表達喜悦,“白雨跳珠”,它的前奏是“黑雲翻墨”,世間的黑與白都是相互成全的,東坡先生的詩詞裏總是飽含哲理。風雨之後,望湖樓上寫下五首詩詞,這雨,對於東坡先生,何止有眼前的清涼,更有筆底傾瀉的爽朗。

  也同樣是在湖面上,東坡微醺,恰逢落雨,雨後初晴;東坡再次提筆,“朝曦迎客艷重岡,晚雨留人入醉鄉”,好雨留人,人才會感覺到涼爽。不然,人還是會煩悶,雨是好雨,人心如湯煮,再大的雨勢也經不起煩躁的柴薪燒烤。

  好雨借我一日涼。是的,這樣的涼爽是“借”來的,涼是我們從雨那裏借來的,香是我們從花那裏借來的,就連歲月也是我們從光陰深處借來的。只因是借,我們才會如此敬重,就好比“書非借不能讀也”,生活當中的許多美好,也非借不知珍惜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