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曲.愛情/何 雁

  圖:崑曲《牡丹亭.驚夢》,蘇州忠王府古戲台演出 作者供圖

  一場春雨飄過温潤大地。紫禁城畔,菖蒲河邊,小橋多姿,楊柳依依;如洗碧空之下,一把摺扇,一柄宮扇,黃銅鏤雕合為一處,好似一對金色蝴蝶,迎風盡情飛舞。

  驀地,幻化為杜麗娘倩影,“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她以袖遮面,滿懷少女嬌羞,聆聽書生柳夢梅傾吐內心愛慕;漸漸地,她投下水袖,不經意間,與柳郎投來水袖,如閃電般一觸,秋波暗送,情深如許。

  “則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是那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這好處相逢無一言?”牡丹亭,芍藥闌,一對有情人水袖飄飛,“合扇”對舞,猶如春風乍起,吹醒一池春水,真個是千般愛惜,萬種温柔。

  杜麗娘出身官宦人家,年方二八,獨居深閨。她第一次讀《詩經.關雎》,便發出感歎:“雎鳩尚然有洲渚之興,何以人而不如鳥乎?”春日遊園,觸景生情,她唱道:“可知我一生兒愛好是天然!”

  明代,程朱理學盛行,“存天理,滅人慾”,視男女之情慾,為不赦之惡。遊園之後,杜麗娘做了一個夢。這個夢,令世俗震駭。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夢與柳夢梅歡媾于牡丹亭上,此後相思成病,抑鬱而亡。

  月可沉,天可瘦,泉台可瞑,“梅、柳”二字,一靈咬住心。她芳魂不散,執著追求,歷經磨難,死而復生。金鑾殿上,皇帝宣布:“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則國人父母皆賤之。”她坦率承認“真乃是無媒而嫁”,氣壯聲明“保親的是母喪門”,“送親的是女夜叉”,何等勇敢道出愛情自由心聲!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牡丹亭,生生死死為情多;長生殿,情根歷劫無生死。

  楊玉環,牡丹妃子,國色天香,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千寵愛在一身。她追求愛情永恆,“惟願取,恩情美滿,地久天長”。唐明皇寵幸虢國夫人,暗召梅妃,她埋怨李隆基“虛情假意”,要“把從前蜜意,舊日恩眷,都付于淚花彈向天”。在她心中,只有專一不二,才是真正愛情。

  七月七日長生殿,兩人立下海誓山盟:“願世世生生,共為夫婦,永不相離。”盡日游宴玩樂,情深意濃,“佔了情場,弛了朝綱”,致使安祿山叛亂,唐明皇逃往西蜀,行至馬嵬驛,六軍不發,殺禍首楊國忠,又逼迫貴妃自盡。

  軍士齊聲吶喊,鑼鼓聲急促有力,楊貴妃心似刀絞,下跪請死:“望陛下捨妾隻身,以保宗社!”唐明皇深情道:“妃子啊,你若捐身,朕雖有九重之尊,四海之富,要它做甚?決不肯拋捨你也!”她悲痛萬分,一字一淚:“容妾長辭!”

  唐明皇被強拉下場。鑼鼓聲由慢變快,催動內心洶湧波濤,她不顧一切地衝上去,要與愛人最後訣別。高力士手託白綾攔住,她茫然接過,一個慢轉身,將白綾一端拋出,後退兩步,雙手顫抖。此時,一記鏜鑼,彷彿喪鐘敲響,她拖着長長白綾,一步步走向死亡深淵。

  楊玉環化為一縷香魂,終不忘生死不渝愛情,“似荷絲劈開未絕,生前死後無休歇,萬重深,萬重結”;李隆基相思煎熬,“一身雖生猶死”,“惟只願速離塵埃,早赴泉台,和伊地中將連理栽”。至愛真情,感動上蒼,月宮團圓,仙家美眷。

  世間何物似情濃?一柄桃花扇,是愛情忠貞信物。明末,復社名士侯方域與秦淮名妓李香君結好。李香君非一般青樓女子,她重氣節,不畏權勢,不屈利誘。

  閹黨阮大鋮託人送去粧奩,侯方域一時動搖,她大為憤慨:“官人是何説話?阮大鋮趨附奸臣,廉恥喪盡;婦人女子,無不唾罵。他人攻之,官人救之,官人自處於何等也?”她拔簪脱衫,高唱出“脱裙衫,窮不妨;布荊人,名自香”。

  李自成進京,崇禎帝縊死,阮大鋮、馬士英等擁立福王得勢,大肆逮捕復社人士,並逼香君嫁漕撫田仰。她寧死不從,以頭撞地,血濺定情詩扇,點染成一枝桃花。

  “美人香草,皆忠臣孝子之寓言”,這是屈原《離騷》以來傳統。杜麗娘追求愛情,出生入死,不也是封建桎梏下,人們對美好生活嚮往嗎?唐明皇與楊貴妃生離死別之後,無盡相思,慟徹心扉,不也是明清易代之際,失國之哀痛抒發嗎?

  “桃花扇底繫南朝,兒女情濃何處消”,清兵南下,南京陷落,侯方域與李香君道觀相見,張道士一聲怒喝:“呵呸!兩個痴蟲,你看國在那裏,家在那裏,君在那裏,父在那裏,偏是這點花月情根,割他不斷麼?”兩人分別悟道出家。戲雖了,情未了。這個情,不正是故國之思、愛國之情嗎?

  “傳奇十部九相思”,豈止區區兒女之情哉!情,可以超越生死,可以跨越國界,亦可以穿越時空。六百年來,崑曲衰而不敗,幾死而重生,花落又花開,不正是情之力量嗎?

  曉風殘月,檀板金尊,指河山之滿目,感兒女以涕零。這次第,怎一個情字了得!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