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何其多/阿 濃

  加拿大華裔作家協會三十周年會慶,七月十六日舉行盛大研討會,晚宴上由當地作家介紹他們的寫作狀況和感受。

  我説由中國內地港台初到温哥華的寫作人,為當地美麗的環境吸引,會描繪種種自然美景。可是四季循環年年如是,櫻花開了又謝,楓葉紅了又落,總不能老寫這些。

  我是如何面對這困境的呢?

  一是從故紙堆裏尋寶,把中國古典中有趣的、有意思的故事加以改編(效法魯迅先生寫《故事新編》),結果反應良好,成為老師和同學都喜歡的文化補充讀物。第一本《老井新泉》一九九七年初版至今,已第十八次加印,累計共銷二萬冊,在香港這絕對是一個可喜數字。隨後我就不同範疇再寫了五種,反應也很不差。

  除從古典中找題材,我也在“新潮”中尋靈感,網絡文化中出現不少新詞,其來源,其解釋,其社會意義,皆可一談,我寫了一本《時代新詞》。

  我介紹個人經驗後一位詩人發言,他説他完全沒有題材缺乏的煩惱,心中充滿詩情,只愁來不及寫。我想作家多是多情人,如果不理市場,的確可以每天暢寫若干首。難怪此地詩人輩出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