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崗工人/張 泠

  在北京時,去機場,與司機師傅聊天。他一九八一年起在冷庫工作,一九九八年下崗,開出租車至今。他説八十年代初大家工作態度特別認真,規定八點上班,領導一般七點半前都到了。工人則有的五、六點鐘就到了,大冬天,從左安門往某處拉冰,每次幾百斤。每拉一車,門口的保衞會在小黑板上這個人名字後面畫一面小紅旗。有時八點之前,有人的名字後已有三面小紅旗。其他人不服氣,次日會去得更早……沒有獎金,工資也不高,大家的積極性就那麼高(那種心氣兒,現在的人大約不能理解了)。

  他一九九八年下崗,一萬塊錢買斷十八年工齡。他説他算幸運的,後來下崗的根本連這筆錢也沒有,上有老下有小,生計非常艱難。路上總有人從“臨時停車道”亂超車。他説北京道路交通擁堵和開車者道德低下,是從“非典”盛行期開始的,很多人家開始買車,街上攝像頭又不多,到處違章開車,結果亂成一團。他説他學車那會兒,第一年是“實習駕照”,旁邊要有老司機陪着,不許上高速,大家都規規矩矩地遵守交通規則。他説:“違章的成本太低了,那些人有恃無恐,感覺不到肉疼。”又説人要工作才不會老,要心態好,不要總是背後亂家長裏短,也不要總瞎攀比。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