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嚴歌苓/楊勁松

  最近,嚴歌苓新作《芳華》高居內地文學暢銷榜前茅,封面是一雙舞鞋與女士兵的剪影,該作品正是講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中國軍隊中文藝兵的愛情與命運。

  嚴歌苓十三歲就參軍,在成都某軍區文工團成為一名舞蹈演員,在軍隊文工團度過了少女時代,歷經了文化大革命結束、對越自衞反擊戰以及改革開放大裁軍等大的時代變革。她將這段人生磨鍊,落於筆端,陸續寫了《白麻雀》、《灰舞鞋》等短篇小説,穗子成為此係列短篇的女主角,也成為《芳華》這部新作中的講述人。

  《芳華》以文工團英雄模範劉峰與舞蹈演員何小曼的愛情故事為主線,描寫了始於七十年代到新千禧年,這群人近三十年的命運變遷。劉峰是文工團裏“學雷鋒標兵”,在集體主義的年代,他象徵着架空個人慾望的榜樣,當他抑制不住青春的衝動向暗戀的林丁丁進行身體觸摸的愛情表白時,“雷鋒標兵怎麼能有愛情?”這一質疑讓丁丁不解並拒絕。這一觸摸事件發酵,讓劉峰從道德高峰墜入低谷,被迫離開文工團。在對越反擊戰上,劉峰依然散發集體主義的光輝,受傷致殘,再次成為英雄模範。何小曼因生父是右派,她進入文工團後,飽受傲慢與偏見,只有劉峰始終給予她精神支撐。劉峰的離去,讓小曼感到同代人的偽善與冷酷,她也選擇了以特殊方式離開,追隨劉峰走上了前線戰場。成為戰鬥英雄的小曼卻一度精神失常。 (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