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印象/馮 進

  圖:日內瓦是瑞士的第二大城市/資料圖片

  日內瓦是瑞士的人口第二大城,在歐洲是僅次於倫敦和蘇黎世的金融中心,既高居世界宜居城市前三名,又名列世界最貴城市前五名。日內瓦還被稱為“世界最小的大都市”和“和平之都”。《日內瓦公約》曾在此簽訂,瑞士在歷次戰爭中又一貫保持中立,贏得“和平之都”的綽號很為貼切。至於為什麼是“世界最小的國際大都市”,很大一個原因是諸多國際組織常駐於此。

  除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之外,日內瓦是聯合國第二大辦公場所。WHO,WTO,UNESCO,UNISEF,國際難民署,國際人權委員會,以及世界紅十字會總部等都濟濟一堂。一九二九─一九三八年,聯合國的前身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的總部設於日內瓦的“聯合國宮”(The Palace of Nations)內。一九四六年聯合國秘書長和瑞士政府簽約,五、六十年代聯合國宮擴建,聯合國眾多辦公室遷入,儘管瑞士二○○二年才正式加入聯合國。聯合國宮面對一個中央廣場。除了噴泉,廣場上還有個五六米高的雕塑:赭紅色的靠背椅,四隻櫈腳中三隻完好,有一隻卻僅剩半截,懸在半空,令觀者提心吊膽。這張椅子象徵戰亂給世界帶來的災難,讓大家感受和平的脆弱。

  六月到日內瓦開會三四天,對該城的特色有了切身體驗。小是真小,中心城區十六平方公里,人口不到二十萬,坐電車慢悠悠地二十分鐘就走到城市邊緣了。美也真美,城市坐落在日內瓦湖邊,背靠阿爾卑斯山,法國來的埃瓦河(Arve)從市裏流過,直到與羅納河(Rhone)匯合流入地中海。風光旖旎,山水如畫。空氣清新,藍天白雲的自然條件之外,城裏有眾多公園、大學、博物館、劇院,文化氣息濃厚。

  這裏公共交通非常發達,電車、大巴、輕軌連成一片。馬路不寬,且多單行道。但公交優先,路中央有電車和公交專用車道,私家車在兩邊開,有時也能停在路中的停車場,有條不紊,忙而不亂。住日內瓦賓館,收到一張公交卡,憑此坐電車、公交、輪渡、輕軌都免費,從機場坐火車到市裏也免費。坐公交時,總有媽媽推着童車上來,一上車就挪到車廂中部可停放童車或輪椅的特定區域。還有人牽着狗或推着自行車上車的,大家也都安之若素。城裏到處有專設的自行車道、人行道,走路安全方便。每天早上都能見到跑步、開走、騎車鍛鍊者,彰顯日內瓦健康、宜居的風格。

  説貴也真貴。住個不起眼的三星級賓館一夜要一百六十瑞士法郎,約一百七十美元,相當於在美國住個四五星級的酒店。隨便在外面吃頓便飯就要二十法郎。問德國、法國和斯堪迪那維亞諸國來的同事,他們都説瑞士物價高,有時相當於德國的兩倍,但工資也高,所以依舊吸引了大批意大利、西班牙、法國的移民來打工掙錢。賓館的女主人來自瑞士的德語區,居住日內瓦二十多年了。她抱怨整日工作,税交得很多,但也承認社會福利好,生孩子的話政府有很多補貼。她還説:年輕時覺得日內瓦是大城市,現在感覺這就是個小鎮。

  看了一個博物館、一個植物園、一個老城區後,感覺日內瓦城的確像是由一系列小鎮組成的。電車開着開着就走進了鄉村。兩三層的小樓,奶油色牆面,棕色或深紅色的斜坡屋頂。屋外花園裏,六月的玫瑰開得正艷。時不時還能看到蔽日濃蔭下的教堂尖頂和圖書館大鐘。也有店舖,有的地方為了吸引遊客開設了畫廊、飯館、咖啡館。但參觀者都只是匆匆過客。日升日落,年復一年,小鎮始終按自己的節奏和韻律生活,自給自足,安詳靜謐。

  日內瓦有諸多國際組織,還是世界金融中心,但安靜有序,不見忙亂,沒有紐約、東京、香港、上海、倫敦甚至莫斯科等大都市讓人目眩頭暈的節奏。我想,自然風光優美,城市設計科學,公共交通便捷,居民安居樂業都是原因。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