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一夢 終生不醒/鍾 亦

  圖:八七版的電視劇《紅樓夢》成為一代經典之作/作者供圖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曹雪芹的《紅樓夢》是其嘔心瀝血之作亦是我國文學史上的瑰麗之寶。榮寧二府之富貴,金陵四家之榮華,終化作大觀園中的“千紅一窟(哭),萬艷同杯(悲)”。可紅樓一夢,又有幾人能醒?

  作為我國流傳百年的四大名著之一,《紅樓夢》被改編翻拍為多個戲劇、影視版本,其中最為經典的當屬一九八七年電視劇版的《紅樓夢》了。也許會有不同意見,認為其他戲曲、電影電視劇版本的《紅樓夢》也各具特色,但八七版的《紅樓夢》絕對是紅樓文化最成功的科普,至今,中小學語文課堂學習《紅樓夢》章節時,仍會播放八七版的《紅樓夢》電視劇作為影像參考資料,從這一角度而言,這一版本的《紅樓夢》已經遠遠超越了它開拍之初的簡單傳播目的。

  從一九八七年至今,三十年的時光在歷史中並不長,彈指一瞬間而已。但是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三十年?左右不過兩三個罷了。説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當年的大觀園中嬌俏兒女們,如今都已步入中老年,有的甚至已經離開了這個紛擾的世界。冥冥中似有安排,不少劇中人的後半生,活成了書中人的樣子—黛玉往生,妙玉信佛,百花各自飄零,落葉逐水而去。

  留下一個“寶玉”,喋喋不休地追問着《紅樓夢》中人的故事,把回憶湊在一起,寫就了一本《記憶紅樓》之後,又在這一夢卅年之際,發行了這部《1987,我們的紅樓夢》。

  時間驗證了八七版的品質,當年的演員們卻大多紛紛改行,寶玉的飾演者歐陽奮強成為了他們當中仍舊混跡在文藝圈中少數者之一。他的這本新書《1987,我們的紅樓夢》以回憶錄的形式,記載了當年拍劇時的奇聞逸事,還夾帶了這三十年來他這個“寶玉”的人生感想:紅樓夢的拍攝經歷對他們那一群人產生了終生的影響,正正是一朝入夢,終生不醒。書中有當年的全國海選、集中培訓、正式開拍,多情公子和大觀園中的姐妹在鏡頭外有競爭也有友愛。除了演員,作者也將筆觸聚焦于王扶林導演,以及配音、作曲、演唱、服畫道等幕後人員,譜寫了一場盛大的文化集體回憶。

  書的序言由著名作曲家,亦是八七版《紅樓夢》插曲的作曲人王立平撰寫,列出了八七版《紅樓夢》強大的顧問團,八七《紅樓》的成功,他們居功至偉。王立平在序中回憶當年拍攝的過程:大家都是在集體主義下,做好自己螺絲釘的角色,各盡其力。沒有打造精品,創造經典等高大上的口號,只是因上努力,果上隨緣,反而取得成功的反響,名留至今。

  《紅樓夢》太複雜了,都説“大觀園”是一個烏托邦,但是在詩與青春的背後,是藏污納垢、泥沙俱下的現實。大廈將傾的不安感在閲讀中始終無法忽視。但是,八七版的《紅樓夢》攝製組造就了一個更純粹的烏托邦。這些“能進賈府的人”個個面容姣好,心思單純,他們同吃同住,讀書上課,練功學戲,排練小品,嬉笑嗔怒,把書裏的故事變成了尋常,在最權威的紅樓專家顧問團的指點下學習成了書中人。這就像一齣戲中戲,他們是局外人,更是戲中人。

  我想,這一切只會發生在空前絕後的八十年代吧,在此之後,我很難想像再有這麼多人同時將如此的熱情、愛與時間傾注於一部戲中。在這部回憶錄裏,當年的枝枝葉葉終於得以窺見,令人心嚮往之。

  作為一部回憶錄,書的主題只能是時間。在歐陽奮強的回憶裏,重新看這部戲,愈發覺得這部戲的時間跨度不是拍攝的那幾年而已,而是整個團隊的背後是時空的穿梭與流轉。紅樓顧問團的專家,他們穿過戰爭、民國,經歷了近百年社會劇烈的變革,如今看到一部《紅樓》變成現實,當時的心情又是如何?當我讀到書中一段:曾為北洋軍閥吳佩孚葬禮造紙紮的洪師傅,為戲中“可卿出殯”的一幕奉獻心力,那一瞬間只覺得滄海桑田,時間重合,彷彿百年不過一瞬。原來,認真做一件事的魅力可以如此迷人,理想穿過現實,當年曹公批閲十載,增刪五次,終成紅樓一夢,如今一部認真至此的電視劇,找回了文學和藝術最初的樣子。

  戲終人散,電視劇裏的青年演員們脱下鳳冠霞帔,走出紅樓,踏上了各自的人生道路。三十載忽逝,再聚首時,卻恍然又見戲裏的模樣—“黛玉”往生,了卻塵俗;“妙玉”信佛,清心寡慾;“寶釵”異國,音信無幾;“鳳姐”風光;“探春”強勢;“湘雲”執教黃梅戲;“晴雯”復出為夫還債……就連此書的作者歐陽奮強,亦如失了靈性留在塵世的寶玉,成為了一個觀察者,一個記錄者,用一部《1987,我們的紅樓夢》給了觀眾回味和想像的可能。

  當年的紅樓夢中人,如今各有歸處,三十年的風雨飄搖之後再回憶過往,當真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當年的紅樓一劇,在似水流年的回憶深處閃閃發光,依舊吸引着不願夢醒的你與我。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