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藍色的文森特/陸小鹿

  圖:梵高肖像/資料圖片

  這些日子我在看《梵高傳記》,文森特.威廉.梵高。一八五三—一八九○。荷蘭後印象派畫家。有《星夜》、《向日葵》、《有烏鴉的麥田》等作品。一八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因精神疾病的困擾,曾割掉右耳,後在法國瓦茲河飲彈自殺,時年三十七歲。

  勾起我對梵高的閲讀興趣是在一個月前的某天。那天黃昏,我下班路過寫字樓附近的商場,看到裏面正舉辦一場現代三彩釉畫展,展示的釉畫作品是以梵高的靜物、風景、自畫像以及夜空系列為主題。

  彼時,展廳裏迴圈播放着一首老歌—《Vincent(文森特)》。這支歌是美國音樂人Don McLean特地為文森特.威廉.梵高而創作的歌曲,歌詞裏融入了梵高的多部作品。

  看着梵高的那些作品,我只覺眼前晃動一片湛藍色──羅納河上佈滿繁星的夜空披着藍灰色的神祕袍子,梵高懷着一顆對宇宙神祕的敬畏之心,畫出湛藍色的《星夜》,那是他認知世界裏的星星、月亮,鑲着希望的金色光暈;他畫了湛藍色的《鳶尾花》,看似雜亂無章的平凡的花叢在他的畫筆下奇妙地散發出勃勃生機;他也畫了他自己,穿着靛藍色布衣,一雙湛藍色的眼眸裏藴藏着無以言盡的表情,透着悠遠的聰靈,神祕、古怪、孤寂,哀傷帶着一絲幽怨。

  人們常説梵高是個瘋子,愛藝術的多半都是瘋子。尋常人又如何能體會天才和藝術家孤獨的世界。梵高的作品多半來自於他的內心,他的畫滿目一片湛藍色,也許和他本身Blue的情緒有關。英文裏,Blue的一層意思為藍色,它還有另一層意思是憂傷。我願意相信梵高作畫時就是以憂傷的情緒來打底的,就像這支特地為他而作的歌,基調也是Blue的淡淡的繾綣。可是,在憂鬱的湛藍色的表像後面,我似乎也看到無處不在的希望和生機。我確信,作畫中的梵高是清醒的,有着獨醒于眾人間卻不被理解的惆悵。

  從畫展回來後,我在網上看到《英國鏡報》選出的十五幅梵高最好的作品。不出所料,藍色背景佔領了多數,十五部作品中,竟然有十二幅是以藍色為背景的。比如《在阿爾勒的卧室》,卧室的牆紙是湛藍色的;《一雙鞋子》中,鞋子被擱置在一片蔚藍色的不知是海洋還是地面上;《悲傷的老人》中,老人穿着一身海藍色的衣服;《橄欖樹》中,天空像山巒一樣呈現起伏的藍色;《加謝醫生的肖像》中,醫生的鈕釦是藍色的,畫中的植物是藍色的,背景是點線式的一片灰藍色;《夜間咖啡館》裏的那片綴着閃亮繁星的夜空,像個深藍色裝着無數祕密的眼眸;《瓶中的鳶尾花》裏,藍紫色的鳶尾花艷麗飽滿,卻又似帶着孤獨和不安的掙扎;《在瓦茲的房子》,小小的房子屋頂、煙囱、門窗,無一例外,竟全是藍色的……我突然覺得自己彷彿破譯到梵高的心靈密碼,他是湛藍色的。

  在《Vincent》的歌裏,有一句是這樣唱的:“你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正如戀人為愛殉情,而我不曾告訴你,親愛的文森特,這個世界在你的眼裏如此美麗。”

  是的,這是一個美麗的世界。就在那個飄然而至的黃昏,因為與你的畫不期而遇,我在憂傷悱惻的《Vincent》的旋律裏,覺得這個世界是如此美麗。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