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收緊成為全球共識/富途證券市場副總裁 盧偉傑

  2017年進入下半場,各國央行已經開始悄然轉變自己的政策基調,退出超常寬鬆的貨幣政策,貨幣政策重回正常化軌道已經成為主流。我們先看美國,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聯儲已經四次加息,2015年和2016年分別在年底各加息一次。進入2017年,美聯儲對於加息的態度是明確而且堅定的,表明了對美國經濟持續增長和就業市場繼續增強的信心。美聯儲在6月份的議息會議上已透露很多政策資訊,主要涉及兩點:

  第一,加息會循序漸進的繼續。這説明美聯儲不會在每次議息會議後進行加息,每三個月或者半年都是有可能的選項,直至達到長期利率目標;第二,美聯儲清晰地向市場拋出了縮減資產負債表的計劃,預計一開始每個月停止再投資的到期國債規模不超過60億美元,此後在十二個月內每三個月增加60億美元,直至到每個月停止國債再投資的規模達到300億美元;對於機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債券(MBS),最初設定的每月停止到期再投資的規模為40億美元,此後在十二個月內每三個月增加40億美元,直至到每個月停止機構債和MBS再投資的規模達到200億美元。

  美聯儲主席耶倫有可能在明年退休,在退休之前進一步鎖定政策緊縮路線,有可能是耶倫接下來考量的重點,美聯儲或在今年12月份再次加息,這樣今年就是連續加息三次。加息之後或有縮表計劃的推出,美聯儲就可將自己鎖定在了一個長期戰略當中,不管之後誰當聯儲主席,都將執行一個長期的量寬退出策略。

  同時,隨着不斷上升的通脹壓力,英國今年的加息概率也上升到40%,預計最遲也在明年一季度英國央行就可能會首次加息25個基點。如果不在有效時間內收緊貨幣政策,由英鎊貶值帶來的通脹率上升,有可能帶動英國的通脹超過2%的目標水準。

  歐洲央行也可能逐步退出貨幣寬鬆政策,這一點從美元指數的走勢可見一斑。自去年底以來,美聯儲越是加息,美元越是下跌,這與加息導致利率上升的常規理解有背離。其實,其背後隱含着市場對各主流貨幣政策之間的預期差,美元之所以走軟,並不是説美國經濟不行了,也不是説美聯儲會放緩加息步伐,而是世界其他央行,尤其是歐洲央行開始釋放停止寬鬆的政策預期了。

  日本仍將維持寬鬆政策

  換句話説,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路徑已經周知,此時歐洲央行也開始討論停止繼續擴大寬鬆政策了,兩大央行之間的政策背離在未來幾個月中可能會得到修復,市場因此對此開始進行重新定價。

  實際上,唯一比較確定可以看到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的將是日本,目前失業率雖然非常低,但是通脹率還是遠低於2%的目標,這就使得日本央行維持寬鬆貨幣政策以刺激經濟增長的動力仍然維持,而日本老齡化和高負債的結構性問題,使得日本央行在可見的未來很難放棄寬鬆貨幣政策。

  綜上,我們可以看到,全球主要經濟體,除了日本之外,都將可能維持相對緊縮的貨幣政策。對股市帶來的效應,在目前的高位還需保持一定的警惕。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