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方面定調發展方向─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前瞻

  圖:本次金融工作會議預料將更加強調金融監管與經濟的動態平衡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基本上五年召開一次,集中對下一階段的機構改革、金融監管、資本市場發展、對外開放等進行部署。按照慣例,今年將召開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由於過去五年是金融大發展,同時也是風險急劇積聚的五年,其間也經歷了股災、錢荒、人民幣貶值等風險事件,這次金融工作會議如何定調下一階段的金融發展顯得非常關鍵。/申萬宏源證券研究所首席宏觀分析師 李慧勇

  根據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及4月25日政治局集體學習的精神,筆者認為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將從以下五個方面定調金融發展。

  一、更加突出金融安全和防風險

  在2012年的金融工作會議中,儘管也提到“堅持積極防範化解風險”,但其重要性讓位於金融創新。筆者預計本次金融工作會議中,金融安全和防風險的重要性將進一步提升。一方面,股災、債災、匯率大幅貶值和資本外流、房地產泡沫等風險點頻發為金融安全敲響了警鐘。另一方面,已經召開的一系列重要會議均表明防範金融風險、保障金融安全的重要性在提升。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

  筆者預計防風險的重點:一是加強金融風險的摸排和監測;二是着力控制增量,積極處置存量,控制槓桿率;三是加大對逃廢債等金融違規行為的查處。事實上,2016年底,央行的工作論文《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監測和度量─基於中國金融體系的研究》就已討論了金融風險的監測。

  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4.25政治局集體學習”中也強調,“準確判斷風險隱患是保障金融安全的前提……對存在的金融風險點要胸中有數,增強風險防範意識,未雨綢繆,密切監測,準確預判,有效防範”。銀監會和財政部出台的一系列監管文件,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對銀行業和地方債務相關風險進行摸底。

  二、進一步完善金融監管

  主要是以業務監管彌補主體監管的不足,以統一監管替代分業監管的不足。1995年頒佈《中國人民銀行法》、《商業銀行法》、《保險法》以及1998年頒佈的《證券法》確定了金融業分業經營、分業管理的原則。然而當前資產管理業務存在明顯的跨市場現象,跨越了傳統銀行存貸款、券商自營業務以及保險公司傳統業務。由於現有的法律框架很難在短期內改變,未來更有可能在分業監管的框架下通過業務監管彌補主體監管的不足,以統一標準替代分業監管的不足。

  此前出現的一系列風險如股災的處置,充分暴露了中國金融監管協調性不足帶來的弊端。因此,加強金融監管的協調也是本次金融工作會議的重點要求。筆者預計一行三會合併的概率不大,比較合理的解決方案是,建立一個專門的一行三會協調架構,並賦予其較高的權威,來協調一行三會的監管事宜。

  三、規範金融創新,明確打擊監管套利

  近年來,內地主要的金融創新包括以下幾類:

  1.非標融資。非標融資一開始使用的是信託渠道,因為中國的信託法是信託的特權法,只有50家信託公司才有通道融資的權利。而其他金融機構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金融創新,利用資產管理業務法律,包括合同法、民法通則,形成了資產管理的通道業務,將金融投資和實體投資連接起來。最終其他金融機構比如券商、基金子公司、保險公司也都做了非標業務。

  2.同業資金往來。前幾年,大小銀行間的資金需求主要通過同業拆借、同業代付、同業投資等方式來滿足;這幾年,方式轉變為同業票據、同業存單。儘管方式是變化的,但不同方式的創新都是滿足大小銀行間資金往來需求的。這些金融創新對大小銀行都有裨益:對大銀行來説,小銀行提供有吸引力的同業存單利率滿足了大銀行的投資需求;對小銀行來説,相比從社會上發產品融資,同業資金的來源更加穩定。

  3.受託業務。過去受託業務的主要參與者是全國社保、大保險公司,後來逐步發展到了銀行、保險,同時受託方式不斷創新。

  4.結構化產品。不同的風險分擔機制催生了大量結構化產品,比如優先劣後、夾層,這些創新使得不同資金在同一產品中承擔不同的風險和收益。

  金融創新一方面滿足了客觀存在的金融需求,另一方面也放大了金融風險,催生了監管套利資金空轉等行為。筆者認為,本次金融工作會議將會對金融創新重新定調,通過金融創新和監管的協調,處理好創新的“破”和“立”的關係。對於滿足實體經濟投融資需求、優化金融資源配置、有利於人民幣國際化的金融創新會大力支持;但對於利用制度和監管漏洞套利、聚集過大風險的業務和不當行為則會旗幟鮮明予以破除。

  四、進一步推進金融改革和開放

  在今年6月20日的陸家嘴金融論壇上,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表明要繼續推進金融改革和開放。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也表示,“金融改革不是過快了,而是相對滯後”,“要通過深化改革,通過建立完善體制機制,從而有效地防範金融風險”。事實上,中國的資本市場開放也在加快推進。6月21日,MSCI宣布,決定將A股納入其指數體系。6月21日,人民銀行發佈《內地與香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合作管理暫行辦法》,繼續推進債券市場對外開放。

  筆者預計金融改革和開放仍將穩步推進。以下幾方面的改革和開放值得重點關注:一是金融業的公司治理改革,推動金融機構切實承擔起風險管理責任;打破剛兑,健全市場化、法治化違約處置機制。二是金融監管機制的改革。三是疏通金融服務實體的通道,積極規範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擴大直接融資比重。四是在完善宏觀審慎管理的基礎上推進資本帳户開放和匯率的市場化改革。資本帳户開放和匯率的市場化改革是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必然選擇,但資本帳户的開放應以宏觀審慎管理的完善為前提,這也是被國際經驗所充分驗證的。

  五、強調金融監管與實體發展的平衡

  本次金融工作會議將更加強調金融監管與經濟的動態平衡。一方面,“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金融安全是經濟穩定的前提,要通過繼續推進金融去槓桿,降低金融風險,為經濟提供穩定的金融環境。另一方面,金融要服務實體經濟。應注重金融去槓桿的節奏,防止去槓桿過快帶來的金融動盪及其對實體經濟的衝擊。

  在金融去槓桿的過程中,監管和政策趨緊帶來了實體融資成本的大幅度上升。貸款平均利率尤其是票據利率大幅飆升,國債收益率和信用債收益率大幅走高均會對實體經濟造成衝擊。

  從監管和政策與經濟的動態平衡來講,筆者預計利率再度大幅走高的概率不大,但在經濟出現顯著下行壓力前,監管和政策仍將保持既定的方向,利率整體也將繼續高位震盪;預計融資成本對經濟的衝擊在四季度可能會體現得比較明顯,屆時監管和政策的力度可能會稍顯緩和,利率可能會有階段性的下行機會。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