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貴國:港人要增強國家認同

  圖:王貴國表示,希望未來內地與香港能更好地互相理解

  1986年,耶魯大學法哲學博士生王貴國隻身前往香港,受聘于孖士打律師行,雖然不久即回到內地,但受包容、公平自由的社會氛圍吸引的王貴國數年後又回到香港,先後于香港城市大學、香港世貿組織研究中心等處工作。20年來“行走兩地”的王貴國表示,現時的香港遭遇到發展中的諸多問題,需要認真地審視和思考“一國兩制”中“一國”的內涵,要增加港人認同感,並説清楚“兩制”怎麼做。他説,雖然現在遇到不少問題,但香港未來必定更加和諧美好。

  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內地,剛剛改革開放不久,在香港工作一年半之後,王貴國離開香港回到內地,先在北京大學教書,又赴加拿大訪問。這期間他做出人生重大決定:迴歸香港。

  在首次赴港之後的第五個年頭,王貴國進入香港城市大學工作。

  “香港的科研條件好,資訊量大且快,又能有各種機會和全世界的同行交流。”香港開放包容、公平自由的社會氛圍,在當時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積極爭取加入世貿組織的大背景下,王貴國能夠以其專業特長、中國背景和國際經驗,迅速成為香港公認的專家學者,並一直和內地保持着良好關係。

  “港獨”之禍在不知“一國”

  二十年來,王貴國陸續擔任城大法學院院長、香港世貿組織研究中心主席、比較法國際(海牙)科學院香港地區委員會主席、城大司法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等職。在擔任城大中國法與比較法講座教授之時,他是香港在該領域的少數幾個權威學者之一,亦是香港唯一的華人法學講座教授。此外,他還在湖南、浙江等地的高校做特聘教授。20年來,“行走兩地”已成為他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

  王貴國表示,過去20年來,基本法在香港得以成功實施,“一國兩制”讓香港與內地在經貿、教育等多個方面受益良多。不過,香港的法治近年遭遇諸多挑戰,非法“佔中”、“港獨”之禍等等,這在王貴國看來,是過去香港一直強調“兩制”,未有顧及“一國”的內涵。

  “迴歸之後,大家都沒有認真地審視和思考,‘一國’有什麼內涵?”王貴國舉例説,要宣誓加入美國國籍之前,會先拿到一個小冊子,讀完要回答問題,其中之一就是效忠的問題,可是拿到香港護照,除了護照能證明自己是中國人之外,看不到是否還有應盡的義務或責任。

  王貴國認為,香港社會當前怨氣可能較大,兩地在文化上、習慣上的諸多差異導致香港民眾無法適應內地人湧入香港。此外,水貨問題持續發酵,給周圍居民帶去諸多不便。這些問題,再由一些政治人物和媒體挑動,就逐漸地轉化成政治問題,最後導致兩地對立。

  須説清楚“兩制”怎麼做

  “要減少兩地的差異,增強港人的認同感。”王貴國認為,解決這個問題,應從大處着眼,小處着手。大處要在政策上強調“一國兩制”,要尊重“一國”,並説清楚“兩制”怎麼做,這個大政方針堅決不可以改變。小處則是兩地都未有做到的一些細節,比如,香港人也是中國人,但港人到了內地卻不能享受相同的待遇,當下,就不可以當兵、不可以考公務員等等,這些問題也應給予考慮。

  在香港生活多年,王貴國認定這裏是開放且包容性很強的社會,任何人都能在此生存下來。而他,亦在這裏娶妻生子,早已融入其中。

  王貴國説,希望香港與內地在未來30年中越來越和諧,“兩地應該有更多的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直至達到相互信任。”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