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靈活匯率體系 助人幣走向世界

  圖:如果中國的金融體系不夠開放,只是提供一些資金到海外做投資,“一帶一路”的效果很難完全實現

  從具體的金融細節上看,在未來“一帶一路”建設的過程中,人民幣國際化會起到什麼作用?亞投行會起到什麼作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黃益平

  “一帶一路”建設顯然給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會。回想一下美元成為國際貨幣的過程,在上世紀初的時候,美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經濟規模已經超過了第二、三、四位的經濟體總量,也就是説它是絕對的老大。但是當時美元不是世界最主要的國際貨幣,英鎊是。所以,這也提醒,我們經常説中國經濟規模大了,人民幣就一定成為重要的國際貨幣,有可能,但不一定。

  後來美元是怎麼成為國際貨幣的呢?當然它有很多具體的步驟,其中包括在“一戰”以前建立美聯儲,實現美國金融的穩定。但最重要的具體步驟,是在一戰和後來大蕭條之間,歐洲經濟出現非常大的問題,美元通過援助貸款和各種投資、貿易、交易,走向了世界,從而奠定了美元國際貨幣的地位。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一帶一路”為人民幣走向國際市場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載體,未來中國做投資項目也好、發展貿易也好,如果能用人民幣結算,會有很多的機會。

  但還是要往回退一步説,一種貨幣能不能成為國際貨幣,不是光自己説了算,而是由國際市場説了算。再退一步講,我的看法是,人民幣能不能成為國際貨幣,雖然由國際市場説了算,但是很多功課是在國內做的。美元能夠成為國際貨幣,就是美聯儲保持美國金融的穩定,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前提。

  市場封閉不可持續

  未來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需要什麼條件?我們過去和樊綱老師做過一些研究,得出三點結論:第一,人民幣要成為一種國際貨幣,必須要有一個強大開放的經濟體來支持。所以,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繼續開放,是很必要的前提,但是這還不夠。

  第二,中國必須有一個規模很大,產品種類很豐富,同時流動性很充裕,相對穩健的國內金融市場。只有這樣一個開放的市場,才能容納很多國際的投資和融資的需求。要讓外國人持有中國的貨幣,我們得讓他有地方投資,如果像過去一樣,一説人民幣國際化就是讓香港人、新加坡人在銀行裏存點人民幣,其實是不可持續的。

  最後一點,中國的政策和制度體制需要改變。外國人願意不願意長期持有和使用人民幣,是對中國製度的檢驗,取決於中國能不能保護產權,中國的制度能不能支持經濟的長期增長,這些方面我覺得我們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如果短期來看,眼下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改革中國的匯率體制,過去三五年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但是因為匯率體制不夠靈活,最後雖然採取了很多措施,但在一些領域,人民幣國際化走了回頭路。下一步,人民幣國際化還要繼續推進,我認為不靈活的匯率,其實已成為中國下一步經濟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重要的約束。

  什麼是商業的新邏輯?我想來想去,沒有什麼新的邏輯,任何經濟的動力,到最後都變成你能不能賺錢的問題。這不需要學者討論企業應該怎麼做。我覺得,因為“一帶一路”是中國政府一個很重要的倡議,政府在推動,有很多具體的工作可能需要政府做,來推動金融為“一帶一路”服務,創造更好的條件。

  我能簡單想到幾個方面的問題。第一,我們還是要有一個穩健、開放、有效的金融市場,包括相對比較靈活的匯率體系。“一帶一路”最後的結果,當然不光是中國到海外合作建一些基礎設施,還有人員的交流,有金融和投資、貿易的開放,它是一個全方位的交流。如果中國的金融體系不夠開放,只是提供一些資金到海外做投資,最後的效果是很難完全實現。

  讓SDR發揮更大作用

  我把“一帶一路”看成下一步中國經濟發展,其實也是全球經濟發展的一個很重要的策略。我們經常説新常態,説增長減速、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背後我認為都可以從“一帶一路”裏面找到金融經濟邏輯。所以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當中,我們需要做的首先是建立一個相對有效的金融體系。

  同時我覺得有很多市場的基礎設施需要做,比如説要不要用人民幣作為未來交易的主要貨幣,或者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説,也有人提出,是不是SDR(特別提款權)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雖然在國際市場上,人民幣發揮作用還有一定距離,但是我們能不能考慮讓SDR發揮更大的作用。而且很重要的是,中國現在在國際金融體系中,可能需要考慮改革和建立一些新的秩序。

  前一段時間穆迪下調了中國的主權信用評級,客觀來説市場並沒有接受這樣的結果,我看到大多數人的觀點都認為,不是説它完全沒道理,而是説它是一個滯後的反映。理論來説,評級機構應該領先並預告風險,但是它做出一個調整,只是指出一個存在的問題,而且中國政府正在採取一些措施,大多數人認為,對於中國主權債務的風險來説,最艱難的時期也許已經過去了。這給我們一個提示就是,也許中國現在在國際金融體系中有一些做法,有一些體制,不完全符合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未來要做的一些事情的規範。中國是不是需要考慮做一些改革?我覺得政府可能需要做很多事情。

  最後,商業邏輯要由企業去實現,政府要起到一個很重要的保駕護航的作用。比如説雙邊或者多邊的投資保護協議,企業到海外去了,但是我們“一帶一路”是六十幾個國家,情況錯綜複雜。客觀地來説,這麼多國家,這麼多年沒有發展起來,是有深刻的原因,不單單是因為沒有基礎設施,所以經濟發展不好,有很多的原因。所以中國企業如果到這些市場上去,中國政府能不能與這些國家簽訂政府之間的協議,提供相應的保障,保障中國企業的利益,我覺得有很多工作要做。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