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完善全球治理新框架

  圖:分析指,“一帶一路”建設加快中國經濟對全球市場的新一輪開放融合。圖為中歐(武漢)班列,直達“一帶一路”沿線28個亞歐國家、60餘座城市/新華社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週末在北京開幕。國家主席習近平作為“一帶一路”合作框架的發起人,發表了題為《攜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主旨演講,再次強調了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鑑、互利共贏為核心的絲路精神,回顧了過去四年“一帶一路”在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五大方面取得的進展,對未來“一帶一路”倡議實施方向提出了具體的建議和架構安排。在當前世界經濟發展急需探索新動力,全球政治經濟治理結構面臨更多挑戰的背景下,“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既是對全球治理新框架的一次補充和完善,又是對全球經濟增長新空間的一次創新探索,是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次重要實踐。/中銀國際首席執行官 李彤

  一、“一帶一路”是對全球治理新框架的補充和完善

  伴隨着信息技術的革命和經濟金融自由化的浪潮,全球化進程自上世紀80年代起步,在本世紀初逐步成形,極大地推動了商品、服務、資本、技術、人才和資訊在全球範圍內的跨境流動,實現了產業鏈跨境佈局和生產服務國際分工,各國經濟深入融合全球市場,彼此之間的互聯互通程度和相互依賴程度都日益提高,國際經濟政治治理理念逐漸達成共識,彼此之間的協調機制也趨於一致,共同推動了生產率的提高和經濟發展的進步。全球化既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技術進步的必然結果,又通過要素資源的優化配置和自由流動帶動了社會生產力的進一步提高。

  但在客觀結果上,可以看到全球化對不同地區、不同階層和不同群體的影響並不均衡。全球化背景下,先進技術和廉價要素的自由流動意味着經濟和技術落後地區不得不面臨更多的市場競爭和衝擊,從而引發就業機會的轉移和收入分配的不均衡。這種全球化的負面效應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暴露得更為明顯。儘管全球金融危機已經過去了八年,世界經濟也在逐漸復甦之中,但內生增長動力依然相對疲弱,貧富差距日益突出加劇了社會不同階級直接的矛盾,轉變了低收入群體對全球化的態度,貿易和投資活動持續低迷,激發了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反全球化”力量和民粹主義逐漸興起,對於過去全球化背景下政治經濟治理架構既構成了新的挑戰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面對全球經濟發展和政治格局的新趨勢與新挑戰,當前多邊合作機制和區域治理框架也需要隨之調整、補充和完善。這不僅僅是因為反全球化和民粹主義並不能解決全球化進程的不足和負面效應,更是因為僅憑當前的多邊治理架構,可能無法完全應對全球化背景下各國之間既互相競爭又深度融合這樣錯綜複雜的發展關係,實現發展的普惠平衡,世界經濟增長需要探索新的空間客觀上要求新的全球治理框架去激發新的發展活力。“一帶一路”的合作框架就是通過戰略對接和優勢互補對全球多邊合作機構和治理框架的補充和完善,也正因如此才能在實施四年來獲得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響應和支持,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安理會等重要決議也納入“一帶一路”建設內容。

  二、“一帶一路”建設加強沿線全方位的互聯互通

  2016年“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含中國)總人口約46億,經濟總量超過23萬億美元,對外貿易總額接近11萬億美元,分別佔全球的62%、31%和33%,是世界上最具發展潛力的經濟帶。“一帶一路”貫穿亞歐非大陸,沿線大部分國家仍為發展中國家,有巨大的市場需求,卻受制於區域市場政策互信的隔閡、基建設施的分割、跨境貿易投資的壁壘、融資來源的匱乏和文化風俗的差異,區域的要素配置還有待進一步優化,未來發展潛力也有待發揮。

  “一帶一路”建設針對沿線地區的發展障礙和瓶頸,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為建設重點,推動沿線地區的經濟、貿易、投資一體化,深化沿線國家的政治互信,促進政策溝通協調,加快基礎設施連通,建設高層次自由貿易網絡,補充融資機制,形成統一開放有效市場,提升區域政治、經濟、文化在全球的競爭力與影響力,推動了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緩解了全球不同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為世界經濟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政策溝通上,加強與現有多邊雙邊機制的合作,建立具體服務於“一帶一路”建設的溝通合作平台,深化利益融合,促進政治互信,達成合作共識,實現沿線國家建設政策的有效溝通、統一規劃。

  當前,中國已同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了合作協議,同30多個國家開展機制化產能合作。

  在設施聯通方面,“一帶一路”以加強沿線地區基礎設施合作為抓手,以政策和市場的聯通為推力,降低要素資源的流動成本,提高商業活動的聯通便捷。當前“一帶一路”建設已經確定了六大經濟走廊框架,逐步形成了陸上、海上、天上、網上四位一體的複合型基礎設施網絡。

  在貿易暢通方面,消除沿線國家跨境投資和貿易壁壘,共建自由貿易區,推動跨境投資貿易便利化與自由化,強化雙邊投資保護協定,拓展相互投資領域,推動產業與技術合作。

  2014年至2016年,中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對沿線國家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2016年中國與沿線國家貿易總額達到9536億美元,佔中國對外貿易總額的25.7%,較2015年的25.4%上升0.3個百分點。

  在資金融通方面,開展多種機制的金融合作,推動投融資體系和金融市場一體化。“資金融通”與“設施聯通”相輔相成,“一帶一路”沿線基礎設施建設將帶來巨大融資需求和相應的融資缺口。

  目前,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等新型金融機構的建立,以及同傳統多邊金融機構的合作意味着“一帶一路”的金融合作網絡已經初具規模。亞投行和絲路基金已經分別為“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提供17億美元貸款和40億美元的投資。未來,中國將向絲路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進出口銀行也將分別提供2500億元和1300億元等值人民幣專項貸款,中國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460個項目提供意向性授信超過1000億美元,用於支持“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產能及金融合作。

  在民心相通方面,傳承和弘揚絲綢之路友好合作精神,廣泛開展文化、學術、人才交流合作,加快區域在科學、教育、文化、衞生、民間交往等各領域廣泛開展合作,夯實民意基礎,築牢社會根基。

  三、“一帶一路”建設的未來發展重點

  展望未來,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基礎、社會文化習俗、要素資源稟賦、國家信用和政治環境都各不相同,藴含着一定的道德風險、地緣政治風險、信用風險、匯率風險,“一帶一路”合作框架的實施可能會面臨一定的風險挑戰和波折。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習近平主席提出了五點具體建議,希望將“一帶一路”建設成和平、繁榮、開放、創新和文明之路:

  第一,構建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打造對話不對抗、結伴不結盟的夥伴關係。中國將堅持合作共贏的模式,推動沿線國家的友好合作,營造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

  第二,聚焦發展這個根本性問題,釋放各國發展潛力,深入開展產業合作,推動各國產業發展規劃相互兼容和促進,培育新業態,保持經濟增長活力。以設施聯通為基礎,既包括海陸空、資訊、能源在內的全方位基建網絡這樣的“硬件”平台,又包括政策、規則、標準三位一體的“軟體”平台聯通。經貿、產業、電子商務、海洋和綠色經濟、中歐班列等多領域的合作規劃和具體項目有望逐漸落地。

  第三,打造開放型合作平台,推動構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國際經貿投資規則體系,促進生產要素有序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市場深度融合,維護多邊貿易體制,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論壇期間,中國將同30多個國家簽署經貿合作協議,同6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共同發出推進“一帶一路”貿易暢通合作倡議,並從2018年起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此外針對當前全球發展失衡、分配差距等問題,中國計劃在未來三年向沿線國家提供超過100億美元的資金援助。

  第四,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和綠色發展,加強在數字經濟、人工智能、納米技術、量子計算機、大數據、雲計算、智慧城市建設等領域的合作,促進科技同產業和金融的深度融合,優化創新環境。中國將啟動“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開展科技人文交流、共建聯合實驗室、科技園區合作、技術轉移4項行動,安排更多的青年科學家來華從事短期科研工作,設立生態環保大數據服務平台,倡議建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

  第五,加強文明交流和加強各國政府和民間的互訪,建立多層次人文合作機制,推動教育合作,發揮智庫作用,在文化、體育、衞生、旅遊領域創新合作模式,推動務實項目。未來,中國將設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後續聯絡機制,分別成立“一帶一路”財經發展研究中心和建設促進中心,同多邊開發銀行共同設立多邊開發融資合作中心。此外還將建設沿線民間組織合作網絡,打造新聞、音樂、教育等多種人文合作平台。

  “一帶一路”建設還將通過維持外部環境的穩定促進國內經濟的穩步增長,加快中國經濟對全球市場的新一輪開放融合,並以開放促改革,加快政府簡政放權和結構優化,改善中國內部結構環境,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放寬投資准入,改善投資環境,推動國有企業改革和服務業開放,加快優勢產業和優秀企業“走出去”,調整和優化中國的產業結構,加快完成中國經濟的轉型調整。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