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人不畏死的美味\白頭翁

  嘗頭一口魚湯,果然鮮!湯香隨津走,滿口的鮮香直落腹腔,你會感到鮮美的魚香又徐徐從口中溢出。肉細膩滑嫩,又讓人感到細細又筋道,嚼起來滿口生津,味香四溢。朋友告訴我,講肉細,河豚不及長江中的刀魚,但河豚肉吃到嘴裏細而不綿,細而不化。庖人云,河豚之美是集天上飛的禽,地上跑的獸之精華於一體。這時候才領悟蘇軾老先生當年為何停箸而言説值得一死!

  多少天后,和朋友説起在長江邊上吃河豚時仍感到餘香滿口,回味無窮。朋友們也真有心,終於在北京找到了一家會做河豚的店,盛情邀請之下,我又吃了一回河豚,朋友興致很高地問我:蓴鱸之思,季鷹歸未?我只好坦誠相告:淮南為橘,淮北為枳。

  那個時候,那種味道,那種感覺,好像已經離得很久遠了,什麼時候能再找到依江嚐鮮的感覺?

  餐後語:

  自古死於食魚的“大人物”當屬公元前六百年的吳王僚,他也因食魚而成就了戰國五大刺客之一的專諸。吳王僚不是死於“拼死吃河豚”,被魚毒而亡,而是死於“好那口兒”。因為他特別喜好吃魚,讓他兄弟光看見了篡奪政權的機會,不惜請名廚做魚,請吳王僚嚐鮮。吳王僚擋不住這美味的誘惑,甘願為吃冒生命危險,拼死吃膾魚。雖然他把警衞部隊從皇宮一直排列到公子光的家門,甚至“門户階陛左右,皆王僚之親戚也。夾立侍,偕持長鈹。”這就是司馬遷描繪的現場,為吃一頓魚,不惜動用多少警力!但專諸是專業刺客,視千軍萬馬如同浮雲。他把鑄就的“魚腸劍”放在做好的鮮魚的肚子裏端上去。吳王僚聞魚香幾乎情不可捺,但不防被專諸從魚腹中抽出魚腸劍直刺王僚,《史記.刺客列傳》中説,“王僚立死”。魚沒吃上,卻被顛覆了政權,篡奪了王位,死於非命。

  史書上似無記載被魚毒死的。

  有一友人,曾因拼死吃河豚中毒,其毒大焉,請北京、上海名醫會診,終無良策,河豚的天然毒太厲害,雖挽回一命,卻從此變為植物人,不知其何想?不知其何悔?

  拼死吃河豚,吃了就吃了吧,嘗也嚐到了,人間之快事,食色性也! (下)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