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內心的力量而自帶光芒\胡艷麗

  把真實世界隱藏在童話的光暈裏,霧影迷離中,那荒誕的諷刺意味也就變得柔和,連日常最難表述的愛,都有了各種形狀,甚至生出味道和顏色。這就是童話的好處,它隨方就圓,作者可以隱祕地表達對生活的種種體悟,而讀者也可藉童話的掩護,像星星旅人那樣,在內心深處探險,用心靈的光照亮自己。

  陳鈺清的《星星旅人》,便是一本有着《小王子》般的奇遇外殼,以及屬於作者獨特心靈體驗的書。小星星人,有着如星星一樣稜角分明的腦袋,屬於因信念而自帶光芒的星星族人,假如星星族人放棄行走的使命,就會退化出圓溜溜的腦袋,身體也不再發光,但他們可以用放棄信念的方式換得一處房子,擁有一台電視,從此過上安逸的、再無新意的生活。小星星的媽媽,就因不願再“無意義”地行走,而自願褪去了星韻光芒,成為迷霧星球的普通一員,小星星惜別媽媽,獨自一人,聽從宇宙的召引,踏上了探險旅程……

  這中間有太多形而上的問題,比如生命的意義、行走的意義,是做個有稜角的人還是在生活的打磨中變得圓潤妥貼?是選擇不停地冒險去追求、去路遇還是享受一成不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無疑前者是屬於大多數孩子和少數童心未泯的成人的夢想,而後者是成年人在經歷種種挫折、失敗、孤獨、痛苦後退而居其次的將就。但將就的久了,安逸的久了,一切就變成了生命的哲學,人們將向現實妥協視為一種大智慧,那個曾經在黑暗中可以發光的孩子,也被視為少不經事的代名詞。

  小星星一個人踏上前行的路,在暗黑的通道中與內心的自己天人交戰,理智告訴他要接納自己、接納自己的各種情緒,與它們和平相處,而內心的“瘋子”卻在不斷掙扎,其實那是內心的恐懼、猶疑與怯懦。沒有了光,時間也就失去了知覺,處於黑暗中,最需要戰勝的就是自己。當你開始接納黑暗,與自己和平相處,黑暗也就消除了魔咒,賦予你生命的禮物。

  黑暗中出現的那個晶瑩剔透的管子人,用輕柔如天籟的聲音,撫平了小星星內心的憂傷,它有着七彩的情緒,這些情緒來得迅速,旋即又消失無蹤,令管子人的身體和心靈都恢復通透,一如初生。它仿若渡人的天使,陪伴人走過心靈的迷途,走向新的未知,而它也化作一顆通透的心,與小夥伴一路相伴,成為心中的隱祕“愛人”,內心的力量之源。

  一個人,身體的行走,如果不能伴隨心靈的成長,那麼這種行走註定是徒勞的。星星小人的行走,也可理解為人生的不斷前行,放棄安逸不停地去探險,去遇到愛、體悟愛,去看到生活的種種荒誕,以及成人世界裏的自欺欺人。

  我心疼那個追風的小丑,他愛上了一個追風的孩子,因此他也愛上風,他説“如果你真的愛彩虹,你就會同時愛上暴風雨;但你愛上了風雨,卻不一定會有彩虹。這是愛的魔法”。我喜歡愛的魔法,只管熱烈的去追尋,卻不一定要結果,愛的過程本身就已是最好的結果。

  書中的貝勒城、小人國、金銀島、名望城,都是一個個痴妄之地,人們被生活的假象迷惑,不願也不敢面對生活中真實的憂傷、痛苦。就像那個可憐又冷酷的王子,他被父親圍困在玻璃城堡裏,以為坐擁花城,就真是花中之王,可執掌花的生死,其實在他殘暴的控制手段之下,他並不曾真正擁有鮮花的靈魂,他將每一朵鮮活的花都變成了傀儡。

  那麼多愚妄的人,一輩子靈魂都居住在井底,卻以為憑藉手中的財富、權力,就擁有了全世界,其實他們從不知道世界真正的模樣。有的人視金錢、名望,為一生幸福的來源,窮盡此生去追逐、去守護,卻不知那些並不是真正寶貴的東西,它們與生命本身的品質無關,與內心真正的富足、安然,也沒有必然的聯繫。多少人,一生將自己圍困在自己精心編織的謊言之中,掩耳盜鈴,像傀儡一樣行走……這就是我們大多數人的生活狀態。

  書中迴響着管子小人的歌聲“來來去去,去去來來,此世何黑,彼岸何白,無視花落,何須採摘,來來去去,去去來來”。可愛的星星小人兒,從迷霧星球出發,走過暗黑隧道,穿過彩虹森林,逃離貝勒城、路遇小人國……在這一程又一程的行走中,星星旅人已經告別了最初的猶疑和困惑,明瞭行走的意義就藏在不斷的行走之中,為了希望,為了遇見,為了每一份來自宇宙的獨特禮物。生命不息,行走不止,因堅信我們每個人都會自帶光芒,照亮自己、照亮黑暗,也照亮遠方。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