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義》為何好評如潮?\劉淑萍

  圖:《人民的名義》宣傳海報\資料圖片

  被譽為現代版官場現形記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正在湖南衞視黃金檔熱播,五十六集大劇已播放過半,開始未看的我下載到手機上補看追看,還嫌更新太慢。沒想到並無絕色美媚和“小鮮肉”的反腐劇卻贏得了各年齡段包括八○後、九○後的一致好評,豆瓣上的評分已接近九分,網友紛紛點贊:精彩,盡顯官場百態;劇情緊湊而充滿懸念;人性複雜而給人以警示……

  故事從這裏開始:最高檢反貪總局接到一投資商的舉報,他向國家部委的項目處處長趙德漢行賄批礦,最終沒批下來,趙德漢不肯退錢,於是他實名舉報。舉報還連帶着京州市副市長丁義珍,此時京州市正在搞老城改造,這是一個總額為二百八十億的大項目,市委書記李達康掛帥,丁義珍負責土地劃批和礦產資源整合等具體工作。

  一邊是最高檢反貪總局偵查處處長侯亮平帶人搜查趙德漢的家和辦公室,與這位貪腐狡猾的項目處長鬥智鬥勇,另一邊是漢東省人民檢察院反貪局長陳海被漢東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季昌明攔住,被迫終止了和侯亮平約定的抓捕丁義珍的行動。陳、季二人一起去向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高育良彙報,參加這個表面上看起來是公事公辦,實際上卻暗濤洶湧,另有玄機的彙報會。與此同時,酒宴上風頭正勁的副市長丁義珍突然接到一個神祕電話,他很快離開現場,喬裝打扮躲避了抓捕並迅速登機遠走高飛……到底是誰給他通風報信?神祕電話的背後隱藏着一些什麼祕密?丁到美國後處境如何?他能否逃脱追捕……撲朔迷離盤根錯節的案情就此拉開大幕。

  《人民的名義》為何好評如潮?首先,反腐是當下中國政治舞台上的重要內容,是牽動民心的時代命題。被譽為“官場小説第一人”的原劇作者周梅森説:“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在這場硬仗中有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決心。在這樣的時代命題下,文藝創作不應該缺席。”這是小説、電視劇創作的主旨及其深遠的現實和歷史意義。腐敗是人類社會的一種頑疾,反腐是一場人性、權力和道德的無硝煙戰爭。創作期間周梅森採訪了大量的案例,去檢察院體驗生活,去監獄探訪落馬官員,獲得了大量的素材,因此小説中的事例、人物及其思想都很真實,與現實生活很接近。題材緊扣時代脈搏,都是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事件,既不同於熒屏上那些編造感太強,靠惡搞賣萌的婆媳大戰或虛幻的神俠仙劇,也不同於手撕鬼子、石頭炸飛機、一人對付數十數百人始終刀槍不入等飽受詬病情節的“抗日神劇”,忠於事實,真實性強,才能得到觀眾的認同。

  其次,從作品的藝術性來説,全劇情節精彩,官場迷霧重重,波譎雲詭,故事一波未平,又起一波,正邪較量,環環相扣;人物性格特徵表現恰到好處有分寸,無論是人前翩翩君子,人後陰險惡毒,用人格和尊嚴換來平步青雲的祁同偉,還是表面上正直不阿學養豐厚,實際上深諳官場處世之道,面對棘手之事左右不得罪大打太極拳而且經不住美色誘惑的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高育良,抑或是有着複雜身世,氣質脱俗思維敏捷處事圓滑最終淪為祁同偉情婦並與他共同犯罪的高小琴……人物形象真實而栩栩如生,故事情節一波三折而充滿懸念。

  在腐敗與反腐敗的鬥爭中描寫種種複雜人性,也是《人》劇藝術性強的一個重要方面。劇中人物都非標籤式的人物,正角反角不是寫在臉上,罪犯也顯其多面性。周梅森在之前的反腐小説中少有寫官員家庭生活和情感的,這次他在創作中有意加入了感情線。貪官並不是一開始就貪,他曾經也才華橫溢,也純樸親民,也有顯著業績,但就是經不住外面精彩世界的誘惑,最終成了金錢和利益的奴隸,這樣的情節描寫可以讓人們從腐敗和反腐敗中體味人性的多面和複雜,並從中獲得警示和思想啟迪,同時更説明:領導幹部和其他的公職人員,哪怕有天大的本事,有再大的社會貢獻,也不能成為你貪腐的基礎和前提,如果觸犯了法律,照樣會被繩之以法。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