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日子求穩\小冰

  不少香港人説“這幾年社會上事情多,日子過得不平穩”。此事還真不假,不平穩,是因為總有人求變,搶關注。求變不知道有什麼好處,我只知道,老百姓過日子求穩,只有穩了,才有太平可享。

  那次是十八年後回訪喬治和海倫在格林威治的家。小鎮還是老樣子,連喬治和海倫自己都説,好像周圍沒有什麼變化。一個地方如果設施完善,環境宜人,安全有保障,住幾十年不變,其實是當地人的福氣。你想想,哪有人不喜歡四平八穩的生活?哪有人想在平穩日子裏,鬧出點煩心的事?

  在格林威治火車站下車,過一座天橋,拐一個彎,再往前行駛一小段,就看見那條熟悉的河流了。河流面貌依舊,水流依然清透,原野依然秀麗,房屋依然稀疏。二十年的發展,民居沒有增多,原野沒有減少,城鎮沒有擴張,空氣沒有渾濁。難怪喬治和海倫説日子沒什麼變化。

  小河是海灣的延伸部分,兩岸沒有沖積的人類餘留,上上下下乾乾淨淨。河流的水位隨大海的漲潮而起,退潮而落。漲潮時,海水捲起海浪推進小河,一波高過一波,水位不斷上升,見底的河牀在極短時間內變成小溪,小溪變小河,小河變大河。退潮時,流水向着大海,一波又一波,大河變小河,小河變小溪,直到只剩下河底坑坑窪窪的淤泥和石頭。因此,在同一天不同的時段路過這裏,你看見的水位高度是不同的,有時乾涸,有時滿溢,都有可能。這是一種值得觀察的自然景觀,它部分地彌補了我對大自然的認識。

  那一帶的原野非常單純,只有樹、草坪、房屋、小路和動物。喬治和海倫生活在這裏,上帝賦予他們恬靜温馨的滋養。他們雖然也用網絡,卻不沉醉於網信,用喬治的話説“沉醉於網信,會使人喪失淳樸,找不到自我,變得過於精明勢利”。

  喬治和海倫寵養了幾隻飛在天上的小鳥,鳥兒與他們混得相當熟了。記得第一次到訪他們的家,站在門外喬治向我們介紹,哪一隻鳥兒是最老的朋友,認識多少年了;哪一隻是什麼時候加入的,在什麼情況下加入。精靈們心有靈犀,每當主人開車歸來,牠們遠遠地飛去迎接,汽車在公路上行駛,鳥兒們在天空中飛翔,前引後送的,直到主人把汽車駛入車庫,關閉引擎。此時,牠們還不肯離開,駐步在外面的路上、樹枝上、無線電的天線上,等候老朋友出來,向他們説早晨好、下午好或晚上好。牠們嘰嘰喳喳,也不知道真的説了些什麼。一陣對白之後,主人才走進房內。

  快樂的鳥兒帶給主人動態美,主人在早餐廳外掛出一個餵鳥盒。早餐時,如果遇上鳥兒飛去盒子進餐,夫婦倆就屏住氣,悄悄地觀察,看牠們將小嘴巴伸進盒子啄食,看牠們仰天咀嚼、抖動羽毛,欣賞牠們吃飽後心滿意足的神態,傾聽牠們婉轉悠揚的歌聲。海倫説:“看鳥兒們吃得享受,我們也很開心!”寵養野鳥,建立關係,與之對話,這種恩賜只屬於會生活的人,只屬於能靜下心來,踏踏實實過日子的人。

  喬治和海倫春天擺弄玫瑰,夏天觀鳥,秋天看紅葉,冬天聽雪。還有看歌劇,博覽群書,會晤老朋友。他們讓日子在身邊充實而素雅地流淌,平穩中,享受那一份淡淡的、寧靜的、屬於自己的生活。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