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緻之心/楊福成

  已經是十多年前了,我去煙台採訪一位老人。

  老人的身世頗富傳奇色彩,但這不是重要的,讓我記憶猶新的卻是他雅緻的生活。

  一個小院,滿庭花香,家裏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是些舊桌子舊椅子什麼的,但老人卻把這些別人不要的東西擺得比古董店的寶貝還有范兒。

  博古架是他用四處找來的古磚砌的,透出打動心靈的朴茂,一張不大的書桌,也是老人用一塊明清時的老木頭做的,上面放了些舊書,還有一塊老硯台,濃濃的書卷氣直沁心扉。

  沒事的時候,老人就坐在桌前看看書寫寫字喝喝茶,悠閒自在。

  我很少見過這樣雅緻的庭院,也很少見過這樣雅緻的老人。

  隨着時間的推移,隨着生活的越來越富裕,這樣的雅緻就越來越少了。就像雅緻這兩個字在這個時代生了鏽一樣,再也尋不到它的光彩。

  我的樓下有一富户,有次我經過他的門口,他邀我進去看看他貴重的傢具。桌子椅子茶几電視櫃餐桌花架博古架等等等等,都是用上等的紅木做的,他説哪一件都值個大價錢,並得意地問我是不是很高雅。

  我口頭答應着是是是,可他帶我轉遍所有房間,都沒有見到一本書,心想這雅又從何來呢?倒是暴發户土豪氣冒得很足,不禁讓人生笑。

  我採訪的那位老人吃過不少苦遭過不少罪,也大富大貴過,可最後,他把錢都捐了出去,選擇了這份清貧雅緻。

  老人跟我説,人富也罷窮也罷,家裏都要有幾本書,胸中都要有幾點墨,那樣,無論社會咋變,生活咋變,都會過得很雅緻,不丟份兒。

  能把有書有墨和雅緻與不丟份兒聯繫在一起,這真是一位讓人敬佩的雅人啊。

  雅緻,是一種心境,它能讓人忘記煩憂,體味書裏書外的精彩;它能讓人不計功名,享受花花草草的美好;它能讓人拭掉塵埃,感知晨露的晶瑩……

  觀自在,自在觀。似雲追月,非雲追月。

  人生就是這般迷離,世界就是這般美幻。

  無論生活咋樣,都要保持一顆雅緻之心。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