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忘兒時看西遊/翟 傑

  圖:《西遊記》劇組合影,左起:馬德華(飾豬八戒)、遲重瑞(飾唐僧)、楊潔導演、六小齡童(飾孫悟空)、王伯昭(飾小白龍) 資料圖片

  剛打開電腦,屏幕上就彈出一條消息:八六版《西遊記》(以下簡稱《西遊記》)導演楊潔於四月十五日逝世。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如一枚重重的石子,落在我原本平靜的心湖裏。這條冰冷的消息,引起了大眾的集體哀悼,也引發了一場集體懷舊。

  可以這麼説,《西遊記》在很多人眼裏,早已超越了一部電視劇的概念,而形成了一種記憶符號,裝載着遠去的歲月。“猴王初問世”的新奇,“計收豬八戒”的好笑,“偷吃人蔘果”的不羈,“三打白骨精”的委屈,“鬥法降三怪”的解氣……無數精彩情節與經典台詞,讓人張口就來。神通廣大的孫悟空、好吃懶做的豬八戒、性情敦厚的沙和尚,以及各路神仙與妖魔鬼怪,皆是深入人心。“笑對八十一難”、“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也成為不少人遭遇生活挫折時的精神力量。

  在缺錢又缺人的情況下,只用一台攝像機拍出的這部作品,成為永恆的經典,央視第一代導演楊潔帶領的“西遊”團隊功不可沒。斯人已逝,音容長存,讓人不得不懷念起與《西遊記》一起走過的日子。

  第一次看這部連續劇,是在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那時候的農村,電視可是個稀罕物件,誰家能有一台,絕對會“吸粉”無數。我記得很清楚,那是一個夏天,父親託人從城裏買來一台“牡丹牌”黑白電視機。吃完晚飯,鄰居們都自帶馬紮前來觀看。漸漸的,人多了起來,不多時小屋子裏就坐滿了人。那天,天剛一擦黑,父親就張羅着把電視機抱到院子裏,等候着鄉親們來觀看。《西遊記》是在不經意間換台時發現的,當時猴子正飛越水簾洞,大家瞬間被精彩的劇情吸引住了,原本嘈雜的小院頓時安靜下來,時常飛出一陣歡快的笑聲。片尾曲也成為大家常掛在嘴邊的旋律。從那開始,我和鄉親們就開啟了“追劇模式”。但是讓人感到焦灼的,是兩天才播放一集,於是那種期待就更強烈了。當播放到最後一集時,屏幕上出現了兩個大大的“劇終”。人散了,我問父親是什麼意思,他回答我説:“就是演完了。”“那以後還演嗎?”我追問。父親正在忙,頭也沒抬回了一句:“演完了還演什麼?”我誤會了父親的意思,當時也不知道還有“重播”一説,因此我傷心至極,以為以後永遠也看不到這部電視劇了。那種獨特的情感體驗,是《西遊記》帶給我的,以至於三十多年後的今天仍然記憶猶新。

  在內地,但凡寒暑假必定會有電視台播放《西遊記》,三十一年來,重播次數達到三千餘次,成為世界上重播率和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它所煥發出的永恆魅力自然不言而喻。

  真的要感謝《西遊記》這部影視作品,不僅豐富了人們的文化生活,還在人心裏種植了一顆名叫“懷念”的種子,留下了一段可供回首的歲月。這幾天,我在網絡上又看了幾集《西遊記》,除了懷念,心裏還多了一份感恩和虔誠。

  我有歲月可回首,未忘兒時看西遊。願楊潔導演一路走好。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