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輕易説不/嚴詩喆

  圖:電影《點五步》宣傳視頻截圖 資料圖片

  筆者所在的城市,今年的氣候實在反常,據説上月是有氣象紀錄以來雨水偏多的月份,我的心情也像這灰暗的天空一樣,一直被陰雲籠罩着。

  今天還是老樣子,傾盆的大雨一直下到了傍晚。正當我滿懷惆悵向遠方眺望時,天邊的光亮處竟浮動着彩虹的身影。

  生活就是這樣,往往在你最無助之時出現轉機,在你最失落時奉上驚喜。惟其如此,面對生活,我們萬萬不能輕易説不。

  近日留意到一部青春勵志港產片《點五步》,它在第三十六屆香港金像獎中獲七個獎項的八個提名,其中初次觸電的鬍子彤,奪得“最佳新演員獎”。該片公映後反應不俗,但其拍攝過程之艱辛卻鮮為人知。著名攝影師、監製柯星沛曾在接受採訪中爆料,為節約預算,連便當都要省着,導演更是直言曾多次想到放棄。整部電影的製作過程歷時三年多,本身的熱血就更難以言喻,劇組維繫着一群有心人,不離不棄,就是要拍攝成功,希望能對當下年輕人有所啟發。而劇情講的更是一個不輕易説不的典型故事。

  該片以香港地區第一支華人少年棒球隊“沙燕隊”為原型,書寫了一群“後進生”(“廢柴”)在校長的帶領下改變人生的奮鬥史。片名“點五步”即為半步,寓意“輸贏就在半步間”,這群讀書失意的少年在校長“魔鬼”教導下,通過一場棒球比賽,逐步解開對未來的情感迷惘,找到集體歸屬感,從而改寫人生。片中老戲骨廖啟智強勢坐鎮,成為影片的靈魂人物,他出演的“魔鬼校長”可圈可點,其一句台詞“沒講過一定要贏,但要你們不放棄”,擲地有聲,是貫穿全片的精氣神!不少業內人士極力推薦該片,著名導演許鞍華大呼感動:“很喜歡裏面的兩個男孩兒,被他們的執著、堅持而感動。”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是的,面對生活中繞不過去的種種困難與不測,我們確實不應輕易説不。“不”是弱者最無力的呻吟,它意味着放棄,意味着投降,意味着承認失敗。強者永遠不會向命運低頭,他們是我們最了不起的引路人。他們是:要扼住命運咽喉的貝多芬,屢戰屢敗又屢敗屢戰的林肯,生活在黑暗之無聲世界而始終滿懷希望的海倫.凱勒,憑藉頑強的意志煉就鋼鐵人生的保爾。還有,越王勾踐不輕易説不,創造了“三千越甲可吞吳”的神話;霍金不輕易説不,以癱瘓之軀攀上現代物理和宇宙理論研究的高峰,被稱為在世的最偉大的科學家;屠呦呦不輕易説不,歷經漫長的科研實驗,在一百九十次失敗之後,成功發現青蒿素─被譽為治療瘧疾的“中國神藥”,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

  生活的大贏家、事業的成功者都有共通的一面,就是他們能在最痛苦無助之時尋得生活的陽光,即使身處黑暗,也能最終獲得光明。他們堅守着這樣一個人生信條:永遠不輕易説不!時間意義上的明天,終究是一個滿溢神祕色彩的未知世界,面對這樣一個未被揭示的將來,有的人會感到彷徨,甚至因恐懼而無所適從。他們也許會過早地否定未來的新事物,而不去憧憬,不願嘗試,甚而“為山九仞,功虧一簣”。這樣,他們永遠也發掘不到足以挑戰自我與未來的神奇與美好,生活也失去了它應有的光彩。當年美國科學家巴利,宣布自己發明了第一台電話機,此事轟動了當時的科學界。不料另一位科學家萊斯對巴利提出了訴控,聲稱電話機的發明專利應歸他所有。法院調查後提出:在巴利之前,萊斯的確發明出了一種利用電流進行傳聲的裝置,能把聲音傳到一千米以外的地方。但這種裝置僅能單項傳聲,不能與對方互相交談,對此萊斯表示認同,於是科學家和法院認定,這種裝置還不能稱為電話機。巴利説,他曾藉助過萊斯的實驗結果,但是,通過將間歇的電流改變為連續直電流,他解決了電話聲短促、多變的難題。他又將萊斯裝置上的一顆螺絲釘繼續擰了半圈,僅僅五絲米,於是電話就能互相接通了。法院最後判決萊斯敗訴,電話的發明權歸巴利所有。萊斯説我在離成功五絲米的地方失敗了。鴻門宴上,項羽本來可以置劉邦于死地、斬草除根,但是卻把他給放了,一念之差,遺患無窮,被指為“婦人之仁”的典型。而正是由於項羽輕易説不,草率放棄,留下“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的千古遺憾……

  大路走盡還有小路,只要不停地走,就有數不盡的風光。生活屬於我們,這就意味着:開啟幸福之門的密碼屬於我們。那就是:面對生活,永遠不輕易説不。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