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前鳥雀噪/凡 心

  每天早晨都會聽到鳥鳴,吱吱喳喳的婉轉動聽。鬧市石屎森林當中,竟也會傳來些大自然的動靜,想起“鳥語花香”的美好,覺得悦耳。

  某天拉開窗簾,見到空調機電纜上的一座小泥山,那是堆積的鳥糞。那些歡快的鳴叫,想必是鳥兒排便的舒暢叫聲。

  清理花了些工夫。想不到第二、三天牠們又來了,留下了新的糞便。想起了政府廣告提示的禽流感病菌,頓生厭惡。又是漂白水沖洗,又是掛紅旗驅趕,足用了一個星期時間,才算叫鳥兒明白這家人不歡迎牠們,不敢再在我窗前落腳了。

  鳥鳴本象徵着祥和。記得巴金在散文《小鳥的天堂》裏寫到,新會河道上長着兩棵老榕,傍晚時分,早飛和夜飛的兩撥鳥出動交班,同一時間啁啾,遠遠就聽到一片鳥鳴,聽着歡快悦耳。

  後來去新會時,還特地參觀巴金筆下的小鳥天堂,開了眼界。

  香港住家樓下是個大公園,花草葳蕤。某個角落是一片小樹林,每到黃昏,那兒就集結了一群鳥兒,揚起了一片鳥兒爭相鳴叫的場景。林子旁的人行道,佈滿了鳥的糞便。行人顧不上欣賞鳥兒上飛下竄的動感,更不會駐足欣賞鳥兒的歌唱,紛紛繞道而行,生怕染上禽流感的細菌。

  科技的發展,知識的普及令當代人活得謹慎,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有顧忌。那種為大自然、為小生物感動的純粹歡樂,怕是一去不復返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