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潔文知進退活出幸福人生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女歌手麥潔文(Kitman),自一九九二年與電視藝員江華結婚後即退出娛樂圈,專心照顧家庭。很多人覺得女星于當紅時放棄事業好偉大,她卻不以為然道:“結了婚又丟下老公子女,那為什麼要結婚?”談到育兒心得,Kitman雖不是虎媽,但認為要有適當的體罰,讓孩子知道做錯了就要接受懲罰,以後就不敢重犯。

  大公報記者  吳珊珊

  Kitman婚後除了照顧家庭,又開始教唱歌,桃李滿門的她近年更重拾畫筆,展示她唱歌以外的才華。原來Kitman自小已很喜歡畫畫,志願是成為畫家,但後來卻當上了歌手,無奈要鬆開緊握的畫筆,直到四年前,正在玩電子遊戲的她被老公當頭棒喝:“你是否玩得太多遊戲機呢?可否做些有意義的事呢?”她遂重拾畫筆,早前更開了首次個人畫展。

  重拾畫筆享受寧靜

  對於唱歌與畫畫,她直言唱歌很難,畫畫反而不算太難,並説:“畫畫好個人,可説是孤獨,但自己很享受那份寧靜。而畫畫時筆尖慢慢勾畫出來的那份感覺,也令人很享受,難以言喻,那是一種修為,把腦袋放空,手中筆隨意繪畫,人便慢慢沉澱下來。”畫畫是創作的一種,過程讓人覺得很自由,但有一事卻令Kitman暫時卻步,她説:“我很想畫壁畫,但暫時還不敢動筆,因擔心畫衰了會被人罵。如果有一天我能畫壁畫,一定會好開心。”

  唱得又畫得的Kitman,其二十三歲長子陳耀淙以及二十一歲幼女陳薔天都有遺傳她的音樂細胞。她説:“囝囝喜歡音樂,打鼓、彈鋼琴及結他都是自學,但他堅持不靠面孔揾食,所以無意入行,他現時從事醫護工作但仍想再進修,閒來喜歡與朋友玩玩音樂。至於仍在讀書的囡囡雖然喜歡唱歌,但是否在幕前發展,仍要再考慮,因她性格好自我,希望等她碰碰壁,讓她思考自己是否適合入行,不過,我都有提醒她必定要繼續學習,充實自己;她現時正在學日文、寫詩,在寫作方面有天分及創意,所以都有叫她嘗試填詞,她也很喜歡,但仍要再雕琢。”Kitman當年為了家庭而放棄事業,如今一對子女健康成長,問到是否覺得當日犧牲事業很值得?她笑説:“不知道。當時覺得自己應該這樣做,而且自己也不是刻意放棄,而是當時樂壇不需要我,那就好啦,可以安安樂樂去湊仔,加上我先生經常講:‘你現在最好以家庭為重,就算你在外面做得多麼好,我都不欣賞,但做好家庭會好欣賞。’這些説話對我有好大啟發,事實也是這樣,否則結婚來做什麼?結完婚又丟下老公子女,那為什麼要結婚?”

  談到教育子女,Kitman自覺不是虎媽,因她不算好嚴厲,説:“好像做功課時,我教這題的答案是A,但他們覺得是C,我就讓他們剔C,等老師改完就知道是對還是錯。我不會規定他們一定要怎樣怎樣,錯也由得他們去錯。(你會打他們嗎?)有打呀,打得最多的是兒子,因他經常不交功課,但升中後他又變乖了,好奇怪!”正所謂打在兒身痛在母心,Kitman表示,試過好幾次舉起藤條要大力打下去時,手便自動軟下來,因覺得好痛,不過她本人倒是贊成體罰,説:“我自己都是被父母打大的。事實上,我聽過很多朋友講,他們小時候都曾被父母打,但長大後明白這是為他們好,所以都會懂得多謝父母。”

  做了二十多年媽咪,Kitman坦言做媽咪好辛苦,並説:“因為責任好大,特別是教導方面更加難。我不會經常擺起媽媽款,有時會像朋友般跟他們玩,但當真的罵他們時,幸而他們都會聽,像囝囝經常在外面吃魚生,多次叫他不要吃他都不聽,結果有一次他終於發燒病倒了,我趁機再規勸説了一大堆,他直言只是想我關心他而已,我就説剛才那段説話中已包含了關心。我的教育方式就是這樣,不只是單單關心他的病況。”問到湊仔最辛苦的是哪個階段?她坦言在囝囝兩三個月大時最辛苦,因傭人未到,老公又被停牌,由於不可獨留兒童在家,半夜三更都要帶着囝囝去接載老公回家。她笑説:“辛苦到呢,幸而頂得順,完全沒有產後抑鬱,可能本身性格開朗。我覺得凡事不要想得太盡,有時接受了就不會覺得辛苦,就像你好憎一個人,見到他前面便憎他後面,完全不想見到他,但如果你接受了這個人就是這麼差,再見到他時就不會覺得辛苦,每樣事情不要用抗拒的心面對就會好多了。當時我已接受了半夜要去接送老公這個現實,有了心理準備,就算辛苦也支持得住。”

  對於很多父母採一忠一奸的教育方法,Kitman與江華雖然沒有刻意去分忠奸,但因為江華較惡,嚴厲些,擺個樣子出來已殺曬!不過面對子女的反叛期,嚴厲只會令他們更反叛,只得循循善誘,慢慢等他們長大。Kitman説:“囡囡試過放學不願回家,由於罰不得,只好改為獎勵,例如她在放學後幾多分鐘內回家,就獎賞她十元,她又OK喎,且不急於拿錢,而是儲起來逛街時用。”

  豁達大度成就婚姻

  近年發生學童自殺的新聞,身為媽媽及教徒的Kitman也覺得好可惜,因為他們本是社會明日的棟樑,卻選擇不要見明日。她説:“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自殺,是學校還是家庭壓迫?但我覺得這一代的小朋友太幸福,以我父親為例,他雖然已九十多歲,身體亦因為病痛而變得好虛弱,但他仍表示要操練身體,他的心是希望求生,而這一代的物質太豐富,令他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以及做人的目標。好奇怪,以前打仗時大家辛苦逃難都是為了求生,但如今有衣有食,甚至買了樓也要去求死,真的令人費解。”無論是學校還是家庭,她認為最重要的是有愛,如果孩子有足夠的愛,他們就有足夠的承受力,縱然面對困難,也不會輕易尋死。她歎謂:“現時大部分父母都只顧賺錢,給錢予孩子,大家沒有相處的時間,但相處好重要,這樣才會令孩子覺得你真的是他的父母,你真的是他的親人。(你家裏可有規定的相處時間?)不會硬性規定每日相處多少時間,但都儘量多相處,有時囝囝放工回到家裏已是深夜,但自己也會走去他的房間,跟他講這講那以及家人近況等。”

  由於子女已長大成人,Kitman不諱言近年多了時間與老公過二人世界,不過對女兒始終不放心,仍要多加註意,幸而女兒也很黐自己,她笑説:“近來忙於照顧父親,他入了醫院做手術,自己也心煩停了畫畫,沒心情畫。畫畫是很開心的事,本身性格又樂觀,喜歡發放開心的資訊,好過沉沉悶悶憂憂鬱鬱,這樣好懲罰自己,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或者有人喜歡憂鬱,這行也有些人患上情緒病。”

  除了情緒病,這行也有些人濫藥,令Kitman覺得好可惜,因為入得行的都是有才華的人。問到以前唱歌時可曾受過誘惑?她笑説:“我好運,沒有,叫我抽菸自己也不會抽,覺得這麼臭為什麼還要抽,而且沒益。(如你知道某人濫藥,會怎樣幫他們?)其實好難幫,好多人有問題並不會告訴你,也不會承認,但從他們的行徑會知道。(你有何減壓方法?)好多,畫畫、玩遊戲機等,自己是不怕寂寞的人,所以不會找朋友喝酒傾偈,留在家裏就可以消磨時間。”

  提到江華也曾患情緒病,她表示老公是因腰患影響情緒,但他已克服了,不必求醫也不必吃藥。現時Kitman與江華有影皆雙,非常恩愛,對於老公曾經出軌,Kitman豁達地表示已忘了,並説:“夫妻和諧與否會影響子女,我們好恩愛,現在睡覺也拖着對方的手。(有何相處之道?)最重要的是互相尊重,只着眼對方的優點,缺點就儘量忘記。”走筆至此,突然想起六個字“懂取捨、知進退”,這正是Kitman的人生寫照,所以她家庭美滿,也是理所當然的。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