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承的演變之美/王 加

  圖:夏塞里奧畫作《阿波羅與達佛妮》手稿 作者供圖

  在夏塞里奧特展的展品中,並排陳列的《阿波羅與達佛妮》手稿和油畫,《維納斯從海上升起》草稿等作品中的肢體動作,直接讓我的記憶跳躍到了古斯塔夫.莫羅的巴黎故居博物館。在巴黎所有的故居博物館中,莫羅的故居毫無疑問是我的摰愛,是每到巴黎必去之地。自二○一二年經美國閨密推薦初次探訪之後,古斯塔夫.莫羅便一躍成為了我最愛的藝術家。顯然,師出夏塞里奧門下的莫羅不僅繼承了老師的創作構圖,嚴謹的人物造型和標誌性的肢體語言,與德拉克洛瓦相識的他更是從德氏身上汲取了豐富濃烈的色彩表現。加之二人對東方風情的鐘愛,莫羅得以在其擅長的聖經故事和希臘神話題材作品中注入極富個性化的歷史感色調、受古波斯和印度細密畫影響的裝飾性細節,以及前所未見的夢幻般異域神祕感。

  無論是在夏塞里奧特展中陳列出的莫羅名作《監獄中的莎樂美》、水彩《聖西西莉亞》、多幅《莎樂美》素描手稿以及在夏塞里奧病逝之後,莫羅為了追憶恩師所構思的《年輕人與死》,都能從中覓到德拉克洛瓦和夏塞里奧的痕跡。儘管如此,往展牆上一掛,莫羅的畫作你永遠不會認錯。這份高辨識度並不是取決於觀者的專業性,而是對美的敏鋭度。凡看過莫羅畫作的,都忘不掉他筆下帶有夢幻與迷幻兼具的美。而這份獨一無二,也源自師承。

  一八九一年十月,時年六十五歲的莫羅被聘請為巴黎美術學院的教授。身為老師的莫羅在教學時始終遵循着一個原則:好的老師不是將所有學生都教成自己的“高仿復製品”,而是根據每個學生自身迥異的天賦,幫助他們發揮特長並建立自己獨特的繪畫語言。有如此開明的老師在求學期間給予指導,年輕的亨利.馬蒂斯和喬治.魯奧無疑是受益者。有傳言稱莫羅曾預言馬蒂斯會成為一位將簡約畫法帶入這個世界的藝術家,並認為魯奧會創作出充滿宗教精神的作品。通過《馬蒂斯和喬治.魯奧,五十年的友誼》特展中近百幅二人的作品足以看出,二人的藝術生涯印證了莫羅的預言。

  邁進《馬蒂斯和喬治.魯奧,五十年的友誼》特展的第一主題展廳,除了撲面而來的醒目紫色展牆之外,你幾乎無法從二人早年的習作中找到未來的發展軌跡。在巴黎美術學院師從莫羅互為同學的馬蒂斯和魯奧,還無法完全脱離老師的影響。二人早期作品相似度極高,區別在於,魯奧的色調與莫羅更接近,馬蒂斯作品中的結構堆積則有塞尚的味道。在馬蒂斯求學期間的家中,擺放着他購回的幾件鍾愛藝術品:一件羅丹的石膏像,一張高更的作品,一幅梵高的草稿,還有一張塞尚的《三浴者》。從塞尚的構圖和色彩中,馬蒂斯汲取了大量靈感,這也為他日後走出自己的繪畫風格奠定了基礎。 (中)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