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法國菜/小 雪

  “女士,請問您確定要點這道菜麼?”這位年輕帥氣的法國男服務生指着菜單上的名字,先用法語問了一遍,又不放心的用英文再次確認。

  “是的,謝謝你。”我微笑着點點頭。

  “但是這道菜的口味非常非常重。呃,我的意思是,它包含了很多內臟,像是……你知道,大腸之類的。所以,會有很重的味道,您能接受麼?”

  “謝謝你給我解釋,我想試一試,請幫我下單吧。”

  “好的,女士。”服務生這才放心的把菜名寫在了點菜單上。

  這家餐館坐落在離艾菲爾鐵塔兩三個街口的一條小街上。我慕名而來是因為遠在西雅圖的好友專門寫了一封e-mail,告訴我説這家店號稱“奧巴馬最喜歡的巴黎餐館”。但更重要的,是他上一次出差到巴黎,兩天時間去吃了三頓,實在太好吃,所以必須推薦給我。而這一次是我第二次來這家餐館,但卻是第一次能有幸品嚐。因為上一次沒有預定,四個小時之內都沒有座位,我悻悻而回。

  這份朋友再三推薦的“重口味”的菜,是把內臟像灌香腸一樣灌到腸衣裏,然後用很重的香料燉製而成的。配料的香味和內臟特有的“重口味”讓這道菜獨一無二,喜歡的人簡直愛得無法自拔,不喜歡的人聞到味道都幾乎要暈過去。所以,這算是一道“愛恨分明”的菜式。

  然而,這家餐館的重口味菜式並非僅此一道,他們家的菜單幾乎包攬所有法國人熱愛的“非常規重口味”菜品。比如説,紅酒燉牛頭牛臉肉,連皮帶肉一鍋燉,上菜的時候會連鍋一起端上來;另一道是香煎牛腦,英國人還給它取了個完全不搭邊兒的名字:“甜麵包”。但它既不甜也沒有任何像麵包的地方!至於用豬血做的“黑腸”、燉牛肚、烤蛙腿、豬蹄牛舌、蝸牛兔子鴿子,等等等等,對於吃慣了鵝肝和生牛肉的法國人都算是正常口味了。

  先生在這些重口味菜式中選擇了相對安全的紅燒牛臉肉。一個銅質的小鍋端到他面前,頓時香氣撲鼻。看着這一大鍋燉得酥軟的“大肉”,先生露出了相當滿意的神情。緊接着,我點的“重口味”端上桌來,一個大大的盤子裏,簡單粗暴的放了一整根內臟製成的香腸,比我們往常吃的香腸大約粗了一倍,旁邊是一點沙拉和薯條。我切開香腸的那一剎那,內臟的氣味夾雜着各種香料的味道撲鼻而來,坐在對面的先生立刻作出幾乎要暈倒的樣子。我不管他,高高興興的開始大快朵頤。

  旁邊桌正準備點菜的一對老夫婦悄悄的探過頭來看我們的菜,然後又看看菜單像是在尋找的樣子。見我看到了他們,老太太趕緊打聽我們的菜分別是些什麼。我在菜單上找到那些菜,指給他們看。好像老兩口都想吃香腸,卻又都想嚐嚐牛臉肉,兩人小聲爭議起來。老太太跟老先生説話的口氣彷彿像有點小爭執的情侶……

  噢,法國人的小情趣真是無處不在。我回過頭,品了一口紅酒,心滿意足繼續我的“重口味”大餐。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