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社會“撕裂”應尊重核心價值/魯 力

  圖: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昨日舉辦“香港迴歸20周年法政論壇”,論壇主題包括如何通過法律彌補社會撕裂 大公報記者林少權攝

  近年來香港社會撕裂,法治受到衝擊。林鄭當選後,首先將“修補撕裂和解開鬱結,團結大家向前看”作為第一要務,這是香港社會信心與秩序的重建工程,絕非只求伸出安撫的橄欖枝。林鄭需要願景、原則與行動兼備,“止血”與“活血”並行,才能讓未來的香港社會有新氣象、新形態。

  香港社會和諧的基石

  香港社會需要修補撕裂、重塑和諧。但是,社會要和諧首先要有一個共同的基礎。首要的共識當然是共同貫徹落實“一國兩制”;第二就是維護法治,特別是要尊重基本法。這兩項核心價值是香港社會和諧的基石。

  林鄭説會以廣納賢能、用人唯才的標準組建新一屆特區政府管治團隊,其中不排除邀請“泛民”加入。她還強調,成功落實“一國兩制”,堅守和執行好《基本法》,是中央政府、香港特區政府以及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在這一問題上不應出現矛盾。這是對“修補撕裂”與“香港和諧”的一個全面與正確的理解。

  過去“泛民”在與中央政府、香港特區政府的抗爭之中,究竟獲得了什麼?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除了使得其與中央政府之間的互信進一步削弱之外,還有一個副產品就是更加不穩定的香港政局。這種雙輸的情況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

  近幾年來“拉布”成為立法會運作中的一種常見現象。反對派等人的“拉布”已不同於以往,成為赤裸裸的“對抗”和“霸道”。這是明目張膽地試圖將少數人的政治意願強加於多數人,將大多數市民的意願棄之不顧,破壞了香港社會“行政主導”的憲制安排,挑戰了“少數服從多數”的根本原則,踐踏了十多年來立法會運作的常規。

  寬容與平等討論交流是民主自由的要義,也是達成香港和諧的必然途徑。

  時至今日,在選舉塵埃落定之後,已經到了各界都應靜下來思索之時。回味過去的苦澀隔閡,遠沒有對未來的實際建設更為重要。在當選後,林鄭月娥表示要竭盡所能“堅守香港的核心價值”。這個核心價值是什麼呢?用林鄭自己的話就是“香港社會多元、不同的意見經常存在,多元包容、新聞和言論自由、尊重人權等價值,以及經過很多代人努力確立下來的司法制度、法治精神及廉潔操守”。在修復社會撕裂方面,如果能夠在實質上,比如政府官員任命,加強與反對派的意見溝通與交流,對中產階層的政治訴求多作傾聽並及時反饋等,都將是修補社會裂痕的具體表現。

  重拾信任共謀發展

  香港能成為國際著名都市,又獲得“東方之珠”的美譽,是靠香港人齊心奮鬥的成果。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在演講時説了一句,“香港很無聊,就一個小島而已,有什麼好看的”。這句話引起很多香港人的不滿與抗議。但是他説的另一段話卻沒有引起港人的關注。他表示:“容忍是基礎,大家有不同過去,應該問自己要不要走向同樣的未來。現在大家只看到彼此的不同,卻忽略我們有更多的相同。”香港社會亦是如此,“逢中必反”、“逢政府必反”根本無法解決香港的問題。不能因為政治上的歧見,就忽略了還有一個更大的願景,那就是整個香港的未來發展。香港的未來與根本利益之所在,這是反對派要站在全體港人的角度上,站在走向共同未來的長遠角度,好好重新思考的問題。

  香港在過去幾年,因兩極化帶來的內耗,社會與政府花了不少精力去處理。但更重要的現實是,雖然社會兩極化,但香港仍要走下去,我們要將智慧和精力投放在民生和經濟發展上,為香港的未來鋪上一條康莊和平坦的道路。一些青年人不再信任政府,不再信任制度,不再信任各組織團體,出現“你不代表我”的表象。在這個政治個體化的年代,政府如何吸納青年人的意見更見重要。另外,社會各界,特別是政府和各政黨都要思索:如何吸納政治個體化下的市民意見?如何整合不同人士分散的意見?如何推出政策能獲得大部分市民的支持?

  為了香港的未來、為了香港的下一代,我們要追回過去白花的時間。林鄭在競選中提出“同行”的概念,我們希望,在新一任行政長官帶領下,香港能修補社會嚴重撕裂,重新出發。港人要同行,要向前看。我們要透過理性的建設力量,創造香港的美好明天。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