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監管收緊資產泡沫承壓

  圖:去年房貸放鬆,推動一二線城市房價飆漲,並向三四線傳導/中新社

  去年以來,中國房價大漲引發地產調控,同業加速擴張帶來了同業監管,又恰逢利率市場化推進。回顧美、日、韓經驗,利率市場化加劇機構間競爭,引發金融機構擴大槓桿、提升風險偏好,容易催生資產泡沫,一旦貨幣政策轉向或外部環境鉅變,泡沫破裂引發危機。我們發現這與中國目前的情形相似。/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姜超

  1.美國利率市場化與儲貸危機

  美國利率市場化始於1970年,成於1986年,其間存款佔比由1973年初的90%下降到1987年的78%,而同業借款從7%增加到16%。利率市場化抬升負債成本,疊加美聯儲加息,存款利率上升幅度遠大於貸款利率,使得存貸利差大幅縮窄,而後隨着利率下降而回升。

  風險偏好抬升,地產貸款高增。面對資金成本上升的壓力以及激烈競爭,本國商業銀行普遍提高資金的運用效率,增加貸存比,並且增配高收益資產。這體現為房地產貸款比重持續增加,1987年房地產貸款比重已經超過了工商業貸款,而到了1990年,房地產貸款比重大幅上升至40%。與此同時,非銀機構崛起,金融部門非存款負債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從七○年的25%飆升至九○年的127%。

  地產風險積聚,儲貸危機爆發。由於金融槓桿攀升、大量信貸投向地產,八十年代美國地產市場繁榮發展。1986年美國取消了對地產投資的税收優惠,疊加空置率高企、美聯儲加息,地產市場景氣度下滑,不良貸款嚴重,最終導致銀行業危機。

  2.日本利率市場化與泡沫經濟

  日本利率市場化是一個漸進式過程,在1994年完成,其間存貸利差整體下行,本國商業銀行主動負債佔比從1977年的14%上升到1996年的26%。從資產端看,按揭貸款和地產貸款比重持續增加,金融同業貸款比重同樣抬升,而製造業貸款比重從七十年代前半期的39%下滑至九十年代前半期15%。

  1985年至1990年間,受到寬鬆貨幣政策的推動,日本M2(廣義貨幣供應)同比增速從8%上升至12%以上,遠大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同比增速,兩者增速之差有不斷增大的趨勢。從銀行體系源源不斷溢出的流動性進入了股市和房市,居民新增住房貸款快速增加,日本股市指數及主要城市土地價格指數同比增速均出現了大幅增長,資產價格泡沫迅速形成。

  面對資產泡沫和高企的物價,日本央行在1989年開始連續加息,政策利率從上調前的2.5%升高到6.0%。短時期內基準利率的急劇提升,最終成為“泡沫”崩潰的導火索,股價、地價驟降,其中東京、大阪的房屋價格,更是經歷了超過兩位數的暴跌;銀行不良貸款率從1992年的2%飆升至1995年14%的高位,銀行在內的諸多金融機構面臨破產。

  3.韓國利率市場化與金融危機

  韓國經歷了兩輪改革,終於在1997年完成利率市場化。其間金融業資產大增,非銀尤其迅猛,非銀機構的金融資產平均增速為28%(1980至1996年),遠高於同期銀行增速。貸款方面,地產和家庭貸款佔比從20%增至25%(1993年至1996年)。從槓桿率來看,金融部門大幅加槓桿,非存款負債佔GDP的比重從1970年的42%飆升至1996年的127%。另外,九十年代初面對經常帳户的持續逆差,韓國放開了銀行體系短期資本流入限制,銀行外債飆升,到了1997年6月銀行短期外債已經達到外儲的兩倍。

  從貨幣危機到銀行危機。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波及韓國,短期外債恐慌性流出,外儲減少,韓圜大幅貶值。韓國財閥經濟下,企業嚴重依賴銀行貸款,疊加利率飆升、經濟放緩,部分企業陷入危機,如韓國第二大鋼鐵企業韓寶集團破產。銀行不良貸款大增,部分銀行倒閉。與此同時,股市泡沫破裂,非銀機構資產大幅收縮。

  4.利率市場化猶如帶刺的玫瑰

  美日韓經驗表明,利率市場化加劇機構間競爭,引發金融機構擴大槓桿、提升風險偏好,容易催生資產泡沫,一旦貨幣政策轉向或外部環境鉅變,泡沫破裂引發危機。美國1989年儲貸危機和日本九十年代地產泡沫與利率市場化推進下銀行增加地產領域信貸有關;韓國1997年金融危機,源於金融自由化推進下,銀行尤其是非銀機構大幅擴張,以及短期外債大增。

  場景似曾相識。中國利率市場化基本完成,銀行資產負債快速擴張,同業存單興起,並在表外利用信託、基金券商通道逃避監管,主動負債增加,也使得地產和金融市場出現泡沫。去年中國居民中長貸增加5.68萬億元(人民幣,下同),較前年的3萬億元增長接近一倍,房貸放鬆推動一二線城市房價飆漲,並向三四線傳導。而目前貨幣政策趨緊,金融監管全面從嚴,也意味着資產泡沫承壓。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