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樂關錦鵬/楊勁松

  十七年前,就認識關錦鵬導演。那時他在北京拍《藍宇》,主演是我在職公司的演員胡軍,探班採訪有過多面。再次面對面暢聊還是上週在尖沙咀,我們都同時看完彭浩翔新片,約在附近酒吧。真正認識到《藍宇》的價值,我説還是在六年前初次看的大銀幕放映,該片真實記錄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北京的風貌,音效處理得特別好,把年代背景環境全部包含了,擴展了畫面語言的豐富性。關導告訴我,該片的音效師已經不做電影這一行了,選擇了自由的生活空間。

  就在香港電影人全部參與到內地商業電影裏時,關錦鵬並未投身此洪流。我與他曾在上海大劇院一面,那是他導演音樂劇《長河》,余秋雨編劇,主演是中國黃梅戲著名演員馬蘭。他在上海、北京雙城的文藝生活裏遊走,不僅于影視。

  陳凱歌導演曾對我説:“香港電影中,關錦鵬與許鞍華是最不能忽視的兩位導演。”與許導上北守南、佳作再出相比,關錦鵬在《長恨歌》之後並未再出導演作品,但卻為趙薇導演處女作《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監製,該片在內地一舉獲得七億票房,引領了青春片風潮。關導坦言自己今後不會多做監製,“因為我不是個強勢的人。我會給新導演更多的建議方案。新導演也給了我很多新東西。比如趙薇,我看她做導演時給演員説戲,很多東西都來自她作為演員積累的經驗,這是我沒有的。”

(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