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大灣區”發展契機\陳文鴻

  特首梁振英將率領官員、議員等出訪粵港澳大灣區的內地城市,這是遲來的行動。

  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央政府的工作報告所提出,事實上並不是什麼新政策、新構思。珠三角的區域發展早在八十年代已開始,由經濟特區擴展至珠三角九個城市。跟着有大珠三角的提法,包括港澳。九七年和九九年港澳迴歸本可以進一步推動大珠三角的發展。但香港受制於殖民地過渡來的政務官體制,澳門全心發展賭業,時機盡失。結果是深圳、廣州等加速發展,珠三角九市的經濟規模已超越香港。如廣州港面積已大於香港港口,深圳的集裝箱貨運量也壓倒香港,成為全球第三,香港只是第五位,比第八位的廣州港優勢也不大。以消費品零售額而言,廣州差不多是香港的一倍。九市合起來差不多二萬億元人民幣,遠勝香港的三千億元人民幣。大珠三角中的香港,比重與作用每況愈下。所以近年廣東省和中央政府關心的是珠三角進一步整合,及以珠三角九市為基礎,推動泛珠三角發展。香港內部不斷出現政治爭拗,甚至排斥內地,搞無厘頭的本土自治、“港獨”,變得越來越邊緣化。

  中央政府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實際上是大珠三角的新説法。不過,這也是中央政府再次要求香港加入珠三角發展。今年初開展的河套區港深創新科技區建設,應該代表着中央政府對港發展政策的新動向。河套區產權本在深圳,兩地有爭拗,中央把產權撥歸香港,便是為了推動港深在創新科技方面的合作。由於香港沒有創新科技,實際上便是要求深圳扶助香港。同時,港珠澳大橋與穗港高鐵,無論香港怎樣延誤,二○一八年前後應可通車,香港與珠三角的聯繫便大增。這可給港澳與珠三角恢復整合的工作提供一個有利條件。

  不過,今天珠三角已不是一二十年前的吳下阿蒙,特別是這幾年的結構調整,包括“中國製造2025”戰略的落地實施,以深圳為首,廣州、佛山、中山、惠州,以至江門都全力提升當地產業。不是像香港那樣非工業化的盲目推行服務業,而是堅持製造業但將之升級轉型,且有所分工。在這十年裏完成的高鐵、城鐵、地鐵的密集連結下,珠三角的製造業體系與相輔的服務業正產生巨大協同效應以擴張發展。即使在“一帶一路”戰略中,東莞、廣州,乃至稍後的深圳都開通中歐、中亞鐵路貨運班列,拓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潛力。

  香港經歷十多二十年的自我邊緣化,今次特首率團訪問珠三角,是温故知新,但更重要的是去認識和學習珠三角城市政府與社會的積極進取精神:打破舊的框框,對內對外高度開放,並吸納國際先進經驗。珠三角再不是跟在香港背後去學習美國、英國的經驗和制度,反而是領先香港,與德國、以色列、芬蘭等創新國家交流合作。梁振英及香港政府官員與議員會見到一個他們不認識的全新進取的珠三角。

  他們會因而細心學習抑或是畏懼而退縮呢?更令人擔心的是,會不會還是視而不見,仍在説香港的優勢呢?且看他們回來後怎説怎幹。   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