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鮮餐/海 雲

  在温哥華島上,我們一行六人捕魚挖蚌,豐收之後,就是大快朵頤。

  不過,望着面前一大堆活海鮮,我們似乎都有點束手無策,為什麼呢?種類似乎多了點,超出每個人的烹飪能力了!即便我自稱是美食家,吃可以,做就有點不知從何下手了,比如,面對那個美如花朵的海葵,我就不知道該如何清洗,更不忍心結束那花朵般的生命。

  好在我們有海邊長大的兩姐妹,妹妹──鄉村旅店的女主人可能經常海釣,她説一般的海鮮她都不屑一吃,釣了就扔回海里,除了那種叫不出名字的魚。她快手快腳地把魚的身體加了薑絲清蒸了,再把魚頭魚尾煮了湯,就招呼我們大家喝湯吃魚,那鮮魚湯真的鮮得眉毛都要落下來了!

  女主人喝完湯,就到後院幹活兒去了,留下我們五個人對着眼前的其他海鮮乾瞪眼。作家朋友説她可以做一個鹽水蛤蜊和爆炒海葵,她知道怎樣清洗海葵,謝天謝地,我不用親手扼殺那美麗的花朵。我也自告奮勇地説我可以做個生切象拔蚌,還可以做個台式生蠔煎,葱薑螃蟹也應該沒有問題。

  教授説他可以做葱油餅。美國友人和作家的兒子急了,他倆急在他們釣到的那幾條鯊魚,怎麼沒人説要烹飪鯊魚呢!小的時候我還真吃過鯊魚,那會兒家鄉的菜場裏偶爾有鯊魚賣,但我每次吃的時候一想到鯊魚會吃人,就食不下嚥。

  最終,那幾條鯊魚在作家朋友破膛剝皮之後,紅燒了一盤,但大家似乎都淺嘗而止。

  一頓難忘的海鮮盛宴!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