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都是“稀飯”/徐海娜

  人生每走過一程,都會回頭看一下。時光一路散落,那些朽落的葉子和來時的路,你還記得嗎?數十年間的牽掛,涓涓的溪流、深深的暖,你還記得嗎?當我們通過社交媒體,聯絡到十年、二十年不曾見面、不曾通訊,卻沉澱在記憶中沒有消失的一些人的時候,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我們父母那一輩人開同學會、校友會之類都是不易的,因為那時候通訊手段還不夠發達,同窗共讀的人們一出校門就各自東西,散落在人海中,只有少數人能夠維持着往來。

  到了我們這一代人,聯絡早已不成問題。只要你有心尋覓,有些你想要找到的人似乎並不難找到。這是當今社交媒體帶來的好處。美國社會心理學家米爾格蘭(Stanley Milgram)早在一九六七年就做過一個實驗,説明陌生人之間建立聯繫的最遠距離是六個人,也就是著名的“六度相識理論”,或稱“六度分隔理論”(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如今因為有各種社交媒體介入人們的生活,人們之間建立聯繫變得更加容易。去年,Facebook曾經公佈過一個標題為Three and a half degrees of separation的研究結果,發現每個人與其他人的間隔僅為三點五七人。陌生人之間建立聯繫尚且容易,何況老同學、老校友呢?

  在社交媒體上,有過去的幾個大學校友建立了一個某個科系的同學群組,很短的時間內,該群就達到了群組人數的上限五百人。網絡上的各種同學群,校友群大概數以萬計吧。人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有一天,因為在某個群組裏忽然發現一個自己過去相識的人,縱然相隔千里之遙,也可以通過指尖輕觸手機 屏幕來傳遞問候,彷佛瞬間就可以回到你們曾經相處的歲月之初。這樣的感覺無異於在繁忙到難以呼吸的日常生活中,有人忽然遞過來一杯清茶,讓你可以歇歇腳再上路。

  還有一些人,縱然長久失去聯繫,但忽然穿越時空通過網絡出現的時候,你們仍然彷佛從未分隔過,沒有陌生感。一切問候與關懷,都恰到好處,是沒有半點宂餘客套的真誠。有了同學校友群,原來就關係生疏的少了幾分生疏,原來熟悉的卻依舊熟悉。

  三言兩語談論往事,我説,“我在你家吃過稀飯!”你説,“明明吃的是涼麪,時間就在你那裏把它稀釋成了稀飯!”然後大家就笑,通過社交媒體上的表情符號來大笑。我又説“‘稀飯’就是‘喜歡’啊!”你回應,“對,往事都是‘稀飯’”!(巧合,因音近,“稀飯”也是“喜歡”的網絡流行用語。)

  人因為會長大,離開父母,還會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去,求學或者工作。每次離開都像是一次清零,一次重生。我們在每一個新的地方都有新的開始,新的朋友,新的生活,但過去生命中出現的一切卻並不會就此消失,哪怕不再聯絡,很少想起。也許我們如今已經都改變了很多,並且還將繼續改變下去,但是,“過去的我們”、“現在的我們”和“未來的我們”,都是“我們”!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