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雷送暖入中春/劉世河

  每當聽到母親在張羅着籌備一種小母雞剛下四五天的雞蛋時,我就知道“春分”就要到了。

  “春分到,蛋兒俏”,春分這天,民間素有“立蛋試驗”的習俗,而且距今已有四千多年的歷史。就是將一枚剛下四五天的新鮮雞蛋(因為這個時間段的蛋,蛋黃已逐漸凝固,比較容易立住)嘗試着在一桌面上立起來。“蛋”為“誕”的諧音,暗示初生之意,一是慶祝春天的來臨,其次便是藉此試驗來為自己心底的一些美好願景討個好兆頭。

  二十四節氣中,雖然立春一過便是春季了,可北方地區真正意義上的春天一般都要過了春分才到,最早也得過了驚蟄。正所謂“風雷送暖入中春,桃柳着裝日日新。赤道金陽直射面,白天黑夜兩均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雲:“二月中,分者半也,此當九十日之半,故謂之分。”也就是説,“春分”乃整個春季九十天的中分點。《春秋繁露·陰陽出入上下篇》中也説:“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一個“分”字道出了晝夜、寒暑的界限。而在北方地區,這個“分”便是春寒與春暖的界限,今日一過,諸如“春寒料峭”、“乍暖還寒”等等這樣的字眼也便就真的靠邊站了。

  記得那時候我十分崇拜的就是二姐,因為家裏每年的立蛋比賽,她都是冠軍。而我無論怎麼小心翼翼卻總是最後一個才將蛋立起來,而且有時候還費了半天勁卻根本就不成功。於是便很沮喪。後來母親笑着對我説:“你就是求勝心太切了,越急手越笨,一定要沉住氣穩住心才行。”

  沉住氣,穩住心,説説容易,做到卻並非易事。直到後來長大了,才漸漸明白,人們之所以非要選在春分這天做這個試驗,正是因為這一天乃是萬物最平衡的一天。晝夜等長,寒暑平分,陰陽相半,這也正好應了國人最崇尚的“中庸之道”,正所謂“中立中立”,只有居中才易立也。

  除了“立蛋”,春分時節,也是薺菜花盛開之際,辛棄疾就寫過“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的佳句,而此時的薺菜花不但好看,而且口味最佳。薺菜花又名護生草、淨腸草,將其洗淨後再和那些穩穩“立”住的雞蛋一起做成“春湯”,不但湯鮮味美,而且寓意深刻。民諺雲:“春湯灌髒,洗滌肝腸,闔家老少,平安健康。”所以,在春分這天,食用此蛋加此湯,就不僅僅是試驗和嚐鮮那麼簡單了。過了今日,似乎所有的困頓、窘迫和卑微都將過去,萬物生長,桃柳換裝,我們彷佛乘坐在一隻船上,懷揣着諸多念想,搖過灰白單調的荒岸,正悄然駛入一片鳥語花香的境地,春分過後,天地清明!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