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音樂展魅力

  圖:潮樂會的演出,一眾樂手無譜而奏,水準不俗

  二月九日香港電台第四台之友協會邀得香港潮商互助社音樂部在香港電台一號錄音室舉行一場題為“潮州鑼鼓迎瑞氣,弦詩細樂賀元宵”的潮州音樂會,冀以潮樂迎迓觀眾,預慶元宵。/塵 紓

  只消看看上述的十四字標題,就隨即明白,音樂會必以大小鑼鼓樂和絃詩樂敬饗觀眾。事實上,近期在港舉行的潮樂音樂會,都是以演奏大鑼鼓樂、小鑼鼓樂和絃詩樂為主。至於一般潮樂音樂會的舉辦模式,可粗分為以下三種:其一,由本地樂社作為演出主體,或酌量邀請內地人員助陣。由名宿劉福光領導的香港潮商互助社音樂部和香港潮樂演奏團近年的多場音樂會,就是採取這個演出模式。這兩個機構雖然名稱上明顯不同,但實際上幾乎是兩個牌子,一個班子。這類音樂會多由康文署出資舉辦,而演出場地是康文署轄下場所,例如文娛中心或油麻地戲院;其二,由康文署作為主辦機構,邀請內地名家及團體來港演出;其三,由本地樂團誠邀內地名家來港領導團內樂手合奏潮樂。

  座無虛席 宣傳收效

  由是觀之,“四台之友”所主辦的潮樂會,屬於上述的第一種。這場音樂會的意義頗為重大,蓋因主辦者是康文署以外的機構。須知如果要廣弘潮樂而多辦音樂會,斷不能單靠康文署,其他機構應當積极參與。更難得的,是這場音樂會免費招待觀眾。只要事前登記領票,就可進場,而音樂會後,主辦者還敬備茶點,招待觀眾。

  此外,這場音樂會並非設於康文署場地,而設於香港電台本身的一號錄音室,也即台內最大的錄音室。論面積和設備,以至舒適程度,當然不能與文娛中心或油麻地戲院比擬。據筆者肉眼所見,室內擺了六、七排椅子,每排有十幾個座椅。粗略算來,約有一百座位。欣見當晚座無虛席,足證主辦者宣傳收效,而音樂會本身亦具有一定吸引力。

  雖説音樂會免費入場,是滿座的主因,但由於表演場地位於廣播道香港電台,觀眾願意移步前去,也算難得。據筆者觀察,觀眾當中,固有潮樂喜愛者,但也有初次接觸者。能夠在一班新觀眾的心中播下根苗,音樂會已經達到推廣的目的。

  潮州音樂會一般有兩種表演形式,其一是純器樂演奏會;其二是同場加插潮劇選段的演唱,由潮劇演員獻唱,在場樂手伴奏。這種在音樂會加唱戲曲選段的做法,在內地班社也頗常見,反正一眾樂手既可玩純器樂,亦善於伴奏潮劇。

  “四台之友”的潮樂會,是以上述第二種形式舉行。即是説,除了器樂演奏,還有潮劇選唱。綜觀整晚的節目,既有大鑼鼓樂《迎春》和小鑼鼓樂《獅子戲球》,亦有弦詩樂《寒鴉戲水》、《懷春曲》、《福德詞》,更有潮劇《寶蓮燈》、《白兔記》、《繡襦記》及例戲《十仙賀壽》的選段。

  心意相連 渾然天成

  為免觀眾對所奏樂曲的種類茫然不知,音樂會的司儀特意訪問主事者劉福光,由他簡介所奏樂曲的樂種特色。不過,當晚始終是個音樂會,而不是講座,劉福光豈能詳細講解?只能以三言兩語,扼要解説。為此,筆者倒想在此稍予補述。

  潮州音樂源遠流長,藴含唐宋遺風,而且樂種很多,除了用於宗教活動的佛道音樂,見於民謠和歌冊的曲藝音樂,以及舞台所用的潮劇音樂,還有潮樂班社常練常演的三大門類,即弦詩樂、大鑼鼓樂、小鑼鼓樂,而這三種正正是目下一般音樂會最常聽到的樂種。三者當中,應以弦詩樂最有特色。弦詩樂的“弦”字,是指二絃,而二絃是潮樂特有的拉絃樂器,也是弦詩樂里居于領導地位的樂器。每當演奏弦詩樂,例必由二絃領奏,其他如琵琶,古箏,揚琴,椰胡,笛簫,都得跟從,情況好比二絃是一族之長,而其餘樂器,就好比族中的後輩,對於族長的領導,當必景從。由此可見,弦詩樂很能體現長幼有序,主從有別的傳統。難怪歷代以來潮樂都享有儒樂的美名。

  弦詩樂的“詩”字,是指詩歌的“詩”,不是絲竹的“絲”。原來,根據傳統,學潮樂的人,初登門檻之時,必須先行背譜,而背誦樂譜的做法,好比背誦詩詞。譜式背誦熟透,才可動樂。總之,要練到“眼前無譜,心中有譜”,才算正道。潮樂最大魅力,是讓觀眾不單聽到樂韻,更可看到演奏者之間的默契。得睹一眾樂手心意相連,渾然天成,這才是最高享受。

  由於“弦詩樂”三字與音樂的常用詞“絲絃樂”很相近而容易混淆,當晚音樂會的司儀兩度把“弦詩”錯念做“絲絃”。這亦間接説明,潮樂確需加強推廣。

  鑼鼓音樂 不失雅緻

  至於潮州鑼鼓樂,則有大鑼鼓樂與小鑼鼓樂之分。顧名思義,大鑼鼓樂所用的鑼、鼓、鈸都較大,樂隊編制也較大,一般有十幾至二十多名樂手,甚至幾十名亦可。小鑼鼓樂所用的鼓則較小,而鑼、鈸則不用,樂隊編制也較小,一般有十位八位,甚至十多至二十位。

  按照常規,大鑼鼓樂由鑼鼓手配合嗩吶領奏;小鑼鼓樂由鑼鼓手配合笛子領奏。必須明白,潮州鑼鼓樂,不論是大鑼鼓樂或小鑼鼓樂,總體上是圖個熱鬧,絕不會弄至鼓樂喧天,震耳欲聾而有失雅緻。

  唱潮劇選段宜附歌詞

  綜觀“四台之友”潮樂會的演出,一眾樂手確是無譜而奏,只是伴奏潮劇選段時除外。樂手的演奏水準,大抵與平常音樂會差不多。反而,潮劇演員在唱潮劇選段時,由於現場缺乏電子字幕板,觀眾無法透過字幕了解曲詞,遑論走進劇情,欣賞唱情。根據現場的條件,確難設置電子字幕板。不過,作為折衷方法,可考慮印刷歌詞單張,夾附於場刊。其實,以往的常規潮樂會,就有這種做法。既然所費不多,何必為山九仞?

  至於交通配套方面,電台明知演出之前的半小時裏面,有大約一百名觀眾前去廣播道,理應知會專線小巴公司,酌情加開九龍塘去廣播道的小巴。當晚筆者親身經歷到,在九龍塘小巴站苦候二十分鐘,才輪到自己登車,而碰巧那天晚上,該處極為大風,站着乾吹,端的難受。希望電台體諒觀眾,要求小巴公司加班。要不,可考慮安排旅遊巴士接載觀眾。成本不大而肯定贏得口碑,期望電台察納。

  當然,更期望電台透過“四台之友”多辦各式中西音樂會,廣弘音樂,普澤市民。

  (圖片由香港電台提供)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