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主義羞辱的G20/張敬偉

  持續兩天的G20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在德國閉幕,遺憾的是,公告刪除了原先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內容,同時氣候協議承諾也被放棄。

  這是很尷尬的公告,也凸顯一個殘酷的事實,G20這個曾經應對華爾街金融危機的全球多邊機制,正在遭遇來自美國新政府─確切講是特朗普主義的羞辱。本次會議,出現了19國對1國的情況,G20部長們一直堅持的自由貿易表述沒有得到支持,公告反而刪除了去年G20會議上提出的“反對任何形式保護主義”。

  東道主德國被牽制

  當然,這是美國的勝利,也是全球的困窘。還有一個困擾,就是在對抗全球氣候變化提供財政支持上,也沒有達成共識。《巴黎氣候協議》能否得到有效執行,也成為懸念。而這,也來自美國,因為特朗普政府一直對《巴黎氣候協議》不感冒。特朗普總統稱全球氣候變暖是“騙局”,在此情勢下,讓美國的財長和央行行長在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上做出積極承諾,顯然不可能。本次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限制匯率競爭性貶值、強化金融監管和為打擊恐怖主義提供資金支持方面達成了共識。不過,這些也體現了美國的立場,是美國意志的體現。

  東道主德國很受傷。除了在這次會議上受到美國的牽制,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訪美之旅,也受到特朗普的輕視。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特朗普和默克爾沒有握手。同樣在此地,特朗普與英國首相文翠珊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經熱情握手。特朗普按照他的習慣發推文稱,不和默克爾握手的原因,是因為德國欠北約和美國很多錢,應該承擔更多安保費用。

  不過,對於來自特朗普的羞辱,德國和世界已經見怪不怪。特朗普要將“美國優先”進行到底,尤其在貿易、安保費用和本國勞工利益等問題上相當敏感。特朗普對於奧巴馬時代推行的價值觀同盟不感興趣,不管是來自盟國還是對手,只要特朗普認為侵害了美國的貿易利益和奪了美國人的飯碗,他都會發出強烈的反制聲音。TPP被拋棄,NAFTA也要重新談判,在特朗普列出的匯率操縱國“黑名單”上,除了中國這個“操縱國冠軍”,也包括日本和德國。就在3月9日,美國還向WTO發出建議書,要求日本開放汽車和農產品市場。當然,特朗普也威脅WTO,如果不能為美國利益服務,他也要退出WTO。

  顯然,在經貿領域,特朗普向主要貿易伙伴都發出了挑釁。但在安保費用方面,特朗普主要是針對盟國。在東亞,特朗普要日本和韓國承擔更多的安保費用;在北約,美國向夥伴國提出了同樣的要求。特朗普主義就是如此的直接、粗暴和功利,不管對手還是夥伴,美國利益始終是第一位的。

  “美國優先”難真正落實

  從特朗普的立場出發,他的“美國優先”可以理解。尤其是對於美國的全球夥伴,特朗普不再像歷代美國政府那樣承擔太多的全球責任,不再通過花錢買虛名,也算是現實主義的迴歸。但特朗普主義明顯矯枉過正,他的“美國優先”政策很難得到真正落實。且不説經貿關係,其通過行政命令強推的兩版“禁穆令”就遭遇挫折。在全球化方面,美國已經成為反面典型,中國正接過美國丟棄的全球化大旗,主動承擔其全球化的領導責任。因而,特朗普主義也許會使美國獲得暫時的經貿利益,但是卻喪失了負責任大國的全球領導地位。而這,也意味着美國戰後歷屆政府苦心經營的軟硬實力,在特朗普時代被流失殆盡。

  一個失去全球影響力的大國,也不可能維持全球大國地位。更何況,後危機時代雖然歐美世界出現了反全球化的逆流,但是全球化的趨勢卻是勢不可當。新經濟週期需要全球市場更加緊密的合作,構建公平合理的全球經濟新秩序。當美國主動放棄全球化責任,其主導的老秩序也就土崩瓦解了。就像美國放棄了TPP,但是亞太還有RCEP,更有FTAAP,亞太國家更希望中國頂替美國留下的TPP空缺,這凸顯現實主義的邏輯─地球離了美國照樣轉,而且會轉得更好。

  後危機時代的美國率先實現經濟復甦,恰是美國彰顯全球經濟影響力之時。但是特朗普主動放棄了全球責任,美國可以攜硬實力餘威頤指氣使,譬如按照美國的意志,羞辱G20這個全球多邊機制。也許在美國的淫威之下,G20機制或失去動力,《巴黎氣候協議》也被迫流產。但沒有責任意識的美國,或為新秩序所拋棄,這樣的美國不可能實現特朗普的“美國第一”,而是將美國變成脱離全球化的邊緣國。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