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君子之爭”行正言正/符鬱然

  特首選舉進入最後關頭,針對林鄭月娥的所謂“黑材料”也越來越多,先是“割地馬會”,接着是“居英權”問題,再是所謂的“政務官逃亡潮”等等。自從林鄭宣布參選以來,幾乎每週都有反對派喉舌的抹黑新聞,網上的惡毒攻擊更是無日無之。這種帶着顯而易見政治目的攻擊手段,是反對派常用伎倆,是捧曾俊華的助選策略。然而,香港如果真的要如某位候選人所説的彌合裂痕,就應當立即停止這些惡意行徑。正如林鄭所指出的“本是同根生”,期望一場公平、公正、君子之爭的選舉。而她自己正是用實際行動去證明,她參選的全過程行正、言正,為“君子之爭”選舉樹立了標榜。

  遭反對派“抹黑”“扣帽子”

  一場選舉,有如一塊照妖鏡,是人是鬼是妖是魔都一一現形。尤其令人感慨的是,一些人自稱是建制派,聲稱得到“不同政治光譜”支持,但實際上的所作所為,不僅與反對派無異,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對待同是“建制派”的候選人,幾乎所有反對派所能用上的惡毒手段都一一上演。儘管不及五年前特首選舉的“轟動”效果,但持續長達三個月的攻擊抹黑,堪稱是破了迴歸以來歷屆特首選舉之最。

  反對派支持曾俊華已不是祕密,《蘋果》老闆黎智英的“不要讓陰謀得逞”一文,無異於將反對派的根本意圖、操作策略曝光于公眾面前,也是對“泛民主派”這一名稱的最大諷刺,是對曾俊華真正代表什麼陣營這一疑問的回答。而為落實黎某人及其幕後政治勢力的需要,反對派動員了所有力量,全力“招呼”林鄭月娥。平均每週,要麼由《蘋果》報出,要麼由《壹週刊》刊登,要麼是網上社交媒體的“二次創作”。

  綜合過去三個月以來的“黑材料”,反對派攻擊林鄭的所謂“新聞”有如下內容。先是攻擊林鄭與丈夫“不和諧”,其後指她丈夫有“紅顏知己”;繼而刊登所謂“機密文件”,指林鄭在任發展局局長時,“割地”予馬會;近日又利用一名職業政治打手的文章,攻擊林鄭丈夫有“居英權”,因此林鄭也享有這一權力;到了上週末,反對派又放出政務官AO不滿林鄭而“大逃亡”的所謂新聞。以此類新聞荒謬兼且“無料”,根本是為“抹黑”而“抹黑”,不僅沒有任何事實根據,而往往是在刊出後立即被否定,不僅起不到“抹黑”作用,反而是在進一步樹立林鄭的行正言正形象。

  問題或許不在於這些“黑材料”到底有多大的可信度,而在於,為什麼有如此多的“黑材料”?顯而易見,整場選舉背後有一隻“黑手”,在“操盤”去意圖徹底打擊林鄭月娥的選情,這麼做的目的,則是要替曾俊華造勢、抬高他的當選機會。反對派如此做,除了是在將所謂的“民主”道德高地棄之如敝屣外,亦是在揭示本場選舉的本質是什麼。香港是要選出怎樣的一位行政長官,是一件受反對派擺佈的“傀儡”,還是一位行正言正有能之士?答案已不問自明。

  市民“本是同根生”的感慨

  實際上,除了來自於背後的“暗箭”外,林鄭月娥亦受到“明刀”的攻擊。在多個選舉論壇中,曾俊華不斷“扣帽子”,先是“CY2.0”、“撕裂2.0”,其後又攻擊林鄭西九故宮博物館“黑箱作業”,稱“相信市民經過去幾年知道咩叫語言偽術,我哋唔會畀人呃到。”最離譜之處還在於,曾俊華拋開“建制派”的根本立場,作出赤裸裸的人身攻擊。如他在前晚中聲稱:“只可能會遇見到一個低民望、低能量、低認受性的特首,一個‘三低’的特首帶領一個‘三低’的政府,我們接下來五年會好難受。”

  “扣帽子”、“抹黑”、“抹紅”、“造謠”等等,林鄭經歷的是反對派無所不用其極的惡毒手段。而這一切都是來自於所謂的“建制派候選人”,令人不寒而慄。與之有鮮明對比的是,林鄭從一開始就沒有對曾俊華有過任何不實的攻擊,競選論壇只是批評曾俊華過去工作不得力之處,有事實根據,亦是就論事。正如她前晚所説的,“本是同根生”,希望這次是君子之爭,自己絕不會製造不實謠言攻擊別人,也不會隱姓埋名,好多料爆。

  香港需要一位有心、有力、有擔當的特首,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修補社會撕裂。靠反對派幫助曾俊華一樣去抹黑對手,是不可能達到其口中的“彌合裂痕”的目的。林鄭是一位有魄力的執行者,更是一位言正、行正的領導者,她用三個月的競選工作去證明了自己的作風。

  一方是言正行正,另一方是抹黑造謠,孰優孰劣,已是一目瞭然矣!選舉固然是由一千一百九十四名選委的決定,但何嘗不是全體香港市民的看法?選擇林鄭月娥,才是最符合香港利益的決定。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