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陣營”的根本分歧/陳文鴻

  受精英及媒體擺佈,香港的社會與政治正分為兩大陣營。

  一是一切維持不變。所有的發展項目,乃至社會任何進一步發展都要阻止。阻止的理由眾多,但往往相互矛盾,並不一致。實際的效果是把迴歸前和迴歸後,包括曾蔭權七年掌權所造成的局面保持,也即是殖民地體制(實際上去殖民地化的程度有限)不變,在這個過程造就的既得利益不變。曾俊華提議的休養生息是騙人的言語——香港社會矛盾日甚,怎可什麼都不做,不做則是讓矛盾進一步發酵、惡化。立法會這兩三年來的“拉布”,同樣地是阻止香港任何發展、進展。主張一切不做、不變,以曾俊華今次參選為例,便不單是在議會政治和街頭政治裏的“港獨”“自決派”,“泛民”的激進派,乃至與激進派捆綁一起的民主黨等“泛民”各派,現在還加上明裏暗裏支持曾俊華的建制內的一些勢力,也不僅是田北俊的前自由黨人。

  一切不做、不變便演變成為一個強大的政治主張,把各種不滿迴歸、支持殖民地體制、利益、“反中反共”的各派勢力連接、統一起來,形成政治意識形態。並以此滲透到社會各階層去。

  二是與此對立的要求香港發展、變革的主張。變革有兩種,一是直接改變現時社會經濟政治的不公,把既得利益把持的壟斷格局打破。另一是如內地改革開放的策略,增量改革,讓社會的資源規模擴大,從而可有更大再分配的餘地,減少改革的衝突。無論哪種變革方法,都可以團結到發展主張的旗幟下。政治光譜可以很大,從左到右,也可包括部分只在意識上不喜歡國家和共產黨,卻對香港社會有一定歸屬感,希望香港發展而不是受到破壞的人。

  這兩大陣營並不是絕對相互排斥的。從主張而言,是勢不兩立。在人事方面,一切不變的陣營中的温和分子可以轉變而附從香港發展的主張。這需要三個方面的努力。

  一是最近特區政府的司法體制開始依法嚴懲旺角暴動的犯罪分子。這便把一切不變陣營裏的激進傾向遏制。在衝擊對抗政府的激情平靜下來,便要回復一定的理性。特別是當政治激進化不會帶來個人的名成利就,也對香港社會整體造成破壞。參與者、主張者便被迫反思,其中附從者更容易改變主張。香港堅決“反中反共”、懷念殖民地統治的只屬少數。年輕人不過是無知而被欺騙。當中央政府劃定底線,堅持依法執行,特區政府也不拖拖拉拉、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的話,主張一切不變的陣營便失去了凝聚力。一切不變,香港問題叢生,稍有理智的人也不會支持這種抱殘守缺、維護既得利益的政治主張。特別是深圳與珠三角等內地發展迅速,與之相比,此消彼長,一切不變便會失去民心。

  破壞性的民粹主義可能一時興盛,卻是依靠政府的錯誤政策加深社會矛盾帶來的支持。香港的破壞性民粹主義是與曾蔭權時期的無所作為、抑制社會經濟發展、助長既得利益的政策互為因果的。發展與變革不能止於口頭宣傳,需政府、社會全力推動。只有這樣社會大眾才可得益,香港的破壞性民粹主義才會失去滋生的社會基礎。

  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