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藥企探路中亞種藥材

  圖:岐黃中醫中心工作人員為吉爾吉斯斯坦伊塞克湖州留守人員開展義診 /資料圖片

  “他們有廣袤的土地,但缺技術和人才,這方面我們有優勢,哈薩克斯坦政府也正好非常需要農業技術和人才,應該有很多合作領域和機會。”甘肅亞蘭藥業董事長董萬有在六、七年前發現,國內甘草酸用量巨大,且嚴重缺乏原料,尤其是優質的天然原料不足,所以決定遠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尋找天然優質的中藥材甘草,最後鎖定哈薩克斯坦,不僅從當地農民手中收購,還傳授技術、指導他們種植。/大公報記者 楊韶紅 肖 剛

  甘肅因與古絲綢之路有着重要的地緣關係,在推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交流合作中,中醫藥最先起步。“現在有了‘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各方面更有走出去的積極性了。”董萬有介紹:“甘肅省衞計委劉維忠主任也給我們做工作,希望我們也進一步擴展業務,在哈薩克斯坦籌辦岐黃學院和中醫中心,開展醫療服務業。”

  重視環保 擁原生態環境

  醫學博士田永衍的想法和劉維忠、董萬有等人不謀而合。曾掛職任甘肅藥材主產地隴西縣副縣長的田永衍對《大公報》記者表示,可以考慮在土地資源豐富的中亞國家,先開展種植藥材的經貿合作,建設生產基地,先為彼此提供經濟貢獻,這樣做也能提升藥材品質,讓國內土地輪休、治理,然後帶動藥品註冊上市,進而帶動醫生出國診療。

  經過實地調查,董萬有發現,哈薩克斯坦不僅土地非常廣袤,而且重視環保,種植都是不用化肥的,因此具有未經污染的原生態環境,在這種土地上種出來的都是天然優質的中藥材。

  但由於生產線剛建好,就遇到甘草相關產品的市場價格下行,所以董萬有近幾年只是投入、維持,並未從這個項目中賺到錢。“因為我們的策略是尋找優質原料回國,支持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緩解國內甘草資源壓力,但近年國內甘草酸價格受整體經濟下行影響跌了一半,2013年前一噸20萬元(人民幣,下同),一公斤200元,現在一噸10萬元,一公斤100元,還無人要貨。”

  帶動當地就業農民致富

  面對諸多困難,董萬有並不氣餒,他總結認為:“最重要的是,雖然我們磕磕碰碰受了很多苦,但培養了人才、鍛鍊了隊伍,企業也成長了。現在一切都已基本順暢,經過這些年的打拼、摸索也已心中有數,懂得怎樣在哈國開拓,知道了國際化的辦事程序、方法,只要市場有起色,可隨時擴大生產,畢竟這是資源型的產品,替代不了,擁有資源最重要。”

  據他介紹,亞蘭藥業在哈薩克斯坦的優質基地實際生產能力在300噸,去年、前年都控制產量在五、六十噸。同時,還擁有一個5000多平米的廠房,以及幾十畝土地。“如果是租廠房,可能要面對租金一年高過一年的挑戰。”

  他還給記者細算了一個帳,一是帶動哈國農民致富,他們種的甘草有了很好的銷售出路。二是帶動當地就業,“我們在哈國的基地只過去了三、四個管理人員,50多名日常的用工都是聘請當地人。”三是增加了哈國當地政府的税收收入。四是不但把優質資源型原料運回國,還要上6%的關税,更長遠的講,防止了遍地挖甘草破壞生態、植被的問題。“如我們提取甘草酸剩餘的甘草渣,是生產壓縮板等的好原料,都可再上一個項目。”董萬有越做越覺得商機處處,他説,這些國家的基礎設施都非常不足,這也是值得開拓的領域。

  伊朗官員期待開展合作

  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些合作的機遇,伊朗庫姆省省長助理賽義德.阿里.阿斯加爾.侯賽尼去年8月到甘肅敦煌參加一個論壇時強調,70%的伊朗人通過傳統醫學治療,對中草藥有市場需求,而甘肅是中醫藥資源大省,兩地可優勢互補,期待在農業技術及中草藥種植領域開展合作。

  董萬有在實踐中同時注意到,中亞一些國家的百姓生活相當於中國八十年代初的狀況,尤其是輕工產品和食品非常匱乏,這些市場有很大的空間。特別是哈薩克斯坦與中國有逾千公里的邊界線,而且歷史上與中國有深厚的淵源,互相之間的文化也比較了解,比如中醫藥他們知道且願意接受。儘管人口少,市場不大,但在蔬菜、食品、中醫藥品等方面,對中國的依賴還是非常大的。

  “敦煌文獻以及壁畫告訴後人,古絲綢之路是以經濟為紐帶的國際大通道,先有了經貿活動,才有了技術傳播,進而帶動了文化的交流融合。”田永衍如是説。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