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與村姑/吳以然

  週末,友人建議去港島南區兜兜風。他的意思,淺水灣和南灣兩個海灘都去走走,兩相比較一下。

  南灣海灘位於港島南邊,靠近淺水灣,尚無公共交通可以直達,只能私家車或的士前往。亦可坐巴士到淺水灣,再從那裏搭的士。也因為交通不便,南灣海灘的遊人明顯比附近的淺水灣海灘少很多,有種私人海灘的寧靜。我按下幾張照片:夕陽下,一家子,提水的孩子,緩跑者。放眼望去,中國人都集中在燒烤場,外國人則散落在沙灘日光浴。

  南灣有種待字閨中,聽候命運編排的寧靜。誰知這種寧靜能維持多久?

  一走近淺水灣,“呼”地有股氣浪撲面而來,驚艷而熱烈的照面,讓人感歎經典就是經典。雖然她帶有香艷、潑辣的味道,但同時也頗具成熟女子的善解人意。莫名其妙,那一刻,我想起胡蘭成對南國女子充滿曖昧的形容。

  面對淺水灣的風情,不得不承認商業文化同樣是時間和歷史的濡染、積澱。我們今天都在拜商業文化之賜,分享商業文化打拼的結果。精英文化也無一例外。淺水灣仍是人見人愛的洋氣“港女”,南灣則是讓人各有歡喜的“村姑”。

  經過通向沙灘的小徑,張愛玲的照片不倫不類地豎在一張雕塑桌上,不了解中國文學的西方遊客,會不會誤認為這是位風塵女子?

  想喝點飲品時才發現,高租金之下,原先淺水灣道上的麥當勞也已落荒而逃。

  香港就剩下這美麗的風景仍是不論貧富,天下共享。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