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先到鳳凰台/陳煒舜

  朱元璋是繼劉邦之後第二位平民皇帝。清代學者趙翼稱許他道:“明祖以游丐起事,目不知書。然其後文學明達,博通古今。所傳御製集,雖不無詞臣潤色,然英偉之氣自不可掩。”又説這固因明太祖天賦高,然也是勤學所致。野史及傳説中,朱元璋作詩的故事所在不少,且多發生在稱帝以前,而詩作也較為粗鄙,甚或帶有諧趣。這些詩作固有可能偽託(如就有把黃巢〈菊花詩〉附會在他名下者),卻生動反映出朱元璋貼近民間的形象,以及他在登基前的文學素養。如早年描寫露宿的一首七絕:

天為羅帳地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

通宵不敢長伸腿,恐踏江山一腳穿。

  口氣之大,可以包舉山河矣。又如寫於徵戰時的〈示僧〉詩:

殺盡江南百萬兵,腰間寶劍血猶腥。

老僧不識英雄漢,只管嘵嘵問姓名。

  當時朱元璋喬裝至太平府般若庵。寺僧見他容止特異,就仔細詢問。朱元璋不堪其擾,遂以此詩題壁。稱帝后,朱元璋聽説廟中題詩已被洗去,下令大開殺戒。這時老和尚靈機一動吟道:“御筆題詩不敢留,留時常恐鬼神愁。故將法水輕輕洗,尚有毫光射鬥牛。”性命要緊,不打誑語也得打,且打得龍顏一時大悦,手下留情。復如其登基後詠燕子磯詩:

燕子磯兮一秤坨,長虹作竿又如何。

天邊彎月是釣鈎,稱我江山有幾多。

  把燕子磯喻為秤坨不僅形似,還可表示其重要意義:朱元璋南下金陵,正在此處登陸。他和元昭宗一樣把彎月比喻成釣鈎,氣象卻迥異:昭宗的釣鈎只能靜靜掛在天上散發清光,而朱元璋的釣鈎卻能稱起江山,直稱得“春風先到鳳凰台”了。

(下)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