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案”兩顆子彈還能飛多久/朱穗怡

  “三一九槍擊案”(下文簡稱槍擊案)對台灣社會而言是“永遠的謎”。雖然人們常説時間是沖淡記憶、治癒心理傷口的良藥,但槍擊案已過去13年,仍在台灣內部引起一陣悸動。

  案件受傷者之一、當時角逐連任副領導人的呂秀蓮幾乎每年都呼籲當局重啟調查,今年也不例外。她或許以為現在民進黨全面執政、自己人當家,更有助於查出真相。然而,民進黨可謂槍擊案最大的“受益者”,翻案對其百害而無一利,蔡英文政府怎會對重啟調查有興趣?

  台灣社會恐怕難以找到槍擊案的真相,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年代久遠,也不是缺失證據,而是台灣政治光譜兩極化,藍綠陣營早有了自己想相信的“真相版本”:國民黨人認為槍擊案是民進黨自導自演,通過“槍擊”自家“正、副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呂秀蓮,製造悲情氣氛,刺激綠營支持者的投票熱情,最後果然如願以償,陳水扁得票率僅比國民黨候選人連戰多0.22%而連任;民進黨雖然明知槍擊案疑點重重,包括沒有找到兇槍、兇手落網前已溺斃、行兇動機為何等,但如果案件真是自己人所為,當年執政的正當性無疑備受挑戰,所以多年來對“真相”興趣缺乏,反正檢方已找到兇手並結案,這便是“真相”了。

  民進黨對於槍擊案的態度,呂秀蓮並非不知。她昨天説,槍擊案發生後,民進黨關心的人不多,大概與他們選票無關,“只有我鍥而不捨”。

  其實,呂秀蓮苦苦追尋真相,固然是為了“自清”,多年來,她與陳水扁都被泛藍陣營質疑為了勝選而自導自演槍擊案,於是希望挖掘內情,消除各界疑慮。但更重要的是,追查真相讓她得到更多的媒體曝光率,只要真相未明,她都可以繼續炒作槍擊案的議題,引起輿論關注。

  今年3月19日除了呂秀蓮照例成為“主角”外,角逐國民黨主席的前國民黨副主席詹啟賢也意外成為“兩顆子彈”的目標。他昨天説,“我就搞不懂,319槍擊案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是我開的槍嗎?”此言恐怕是低估了槍擊案對藍營的衝擊和重創。泛藍不少支持者一直認為就因為發生槍擊案,連戰才輸給陳水扁,民進黨才得以連續執政八年。這對泛藍是難以抹滅的痛楚和恥辱。只要是與槍擊案有關的人士,都會刺激到藍軍敏感的神經,尤其近月國民黨正舉行黨魁選舉,作為當年槍擊案為陳水扁治療的醫生,詹啟賢自然成為藍營的眾矢之的。由此可見,雖然時光流逝,但藍營對槍擊案仍耿耿於懷。

  槍擊案發生一年後,2005年3月7日台灣檢方表示,嫌犯是已畏罪自殺的陳義雄,死前曾留有遺書承認犯案,但遺書已被其家人銷燬。這就是“真相”嗎?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