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讀姚船新作/延 靜

  近日瀏覽《大公報》大公園副刊,讀到姚船先生的新作《多説聲“謝謝”》,此前還讀到他《延續的年味》、《懸空的“面子”》等作品,知道他又迴歸副刊投稿,不勝欣喜。他已為副刊寫稿二十餘年。

  十幾年前第一次注意到姚船的名字,就是在大公園副刊上。其後連續讀了他幾篇作品,甚感興味。他的文學功底很好,文字優美,構思獨到,細膩深刻。作品寫的多是在多倫多所聞所見,一看便知,他是僑居當地多年的作者,而我的女兒一家也僑居那裏,更引起我的關注,以至看到“姚船”二字,不僅感到親切,而且非要認真讀完他的文章才會甘休。

  十一年前我和妻子第一次去多倫多看望女兒,打聽姚船住在哪裏,準備去見見他,但沒有打聽到。多倫多中國僑民幾十萬,只靠一個名字怎能找得到。八年前第二次去多掄多,忽然靈機一動,何不求當時的大公園責編孫嘉萍幫個忙,於是便發了個電郵。次日即得到回覆,孫嘉萍告知了地址和電話。就這樣終於找到了姚船,並高興地和他幾次見面。

  因此,我們兩人的“文友”關係,始於大公園副刊,也感謝大公園幫忙得以延續。我第三次去多倫多,與他見面的次數更多,還訪問了他的家,兩人的妻子也見了面,我們成為摯友。

  交談了解到,姚船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從香港去多倫多的,僑居那裏已三十多年。他的作品所以寫得好,是因為他出身文人,多年舞文弄墨,曾為當地僑報寫過專欄,很長時間還擔任多倫多華人作家協會會長。他的作品寫得好,還是因為他觀察僑胞生活細緻入微,善於從中挖掘題材,並通過他的筆觸給人以啟迪。通過多次見面交談,我從他那裏得到很多啟示,但有些是他多年的積累,我們作為習作者是很難學到的。

  大概是前年,姚船發來電郵告訴我,他因為年紀已大,精力不夠,決定停筆為大公園寫稿,只為《大公報》文學副刊寫點東西,以減輕負擔。我心中一怔,他和我是同輩人,還小我幾歲,為什麼作出如此決定,但我自知不好強加於他,強加於一位古稀老人。那之後一年多,我雖在文學副刊上間或讀到他的幾篇散文詩和小説、在《人民日報》海外作家版間或讀到他的散文外,在大公園副刊上確實再也沒看到他的一篇作品,再難找到他的蹤跡。他與大公園完全斷絕關係,我心中不免有些遺憾和失望。

  但前不久,突然在大公園副刊上又出現姚船的名字,是一篇寫得細膩深刻的散文《延續的年味》,不禁驚喜,心想他或許又為大公園副刊拿起筆。接着又讀到散文《懸空的“面子”》,這次又讀到散文《多説聲“謝謝”》,心中禁不住暗喜:“他又回來了。”我趕忙給他發去電郵,祝賀他重歸大公園。他回信告我説,在一位編輯的推動下,他心血來潮,或許會繼續寫下去。

  姚船復歸大公園,我當然很高興,我們又可以作名副其實的“文友”了。耍筆桿一生的他,雖然年紀已大,但我想他的筆也不會完全停下來,他的所思所想還會迸發在他的筆尖上。他與大公園有二十幾年的深厚來往,怎麼會一下中斷呢。我已和他約定,如果我今年去多倫多,一定會與他相見暢談。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