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如期加息對中國影響可控

  圖:美聯儲大幅升息是全球範圍內資產泡沫破裂的重要條件或誘因。然而,美國升息過程對中國經濟金融體系的直接影響相對可控

  北京時間3月16日凌晨2點,美聯儲宣布加息25個基點,將基準聯邦基金利率從0.5釐至0.75釐調升到0.75釐至1釐,符合市場此前預期。這是繼去年12月15日之後美聯儲再度加息,也是美聯儲十年以來的第三次加息。/中銀國際研究部資深經濟學家 葉丙南

  美聯儲同時公佈了2017年最新的經濟預測,維持2017年年底聯邦基金利率預期在1.375釐不變,這意味着今年還有兩次加息空間;維持2018年年底在2.125釐不變,上調2019年年底預期至3釐(此前為2.875釐);維持更長週期預期在3釐不變。總體較去年12月預測並無太大改動。

  短期對港樓市影響較小

  美國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在全球GDP和商品進口中分別佔據25%和14%的份額,美元是主導性國際貨幣,美元利率是國際金融市場定價的基準,美國貨幣政策對國際市場和全球經濟具有重要的溢出效應。總體來看,美聯儲升息過程將逐步改變全球流動性充裕和低利率環境,國際市場融資條件可能逐漸趨緊,國際資本流動格局將有所變化,市場將對風險重新定價,價格顯著偏離基本面的風險資產面臨調整壓力。歷史經驗表明,美聯儲大幅升息是全球範圍內資產泡沫破裂的重要條件或誘因。

  美聯儲升息過程將通過資本項目、經常項目和情緒傳染三個渠道,對中國經濟體系和金融市場產生重要的溢出效應,總體上或對內地資本流出和人民幣匯率帶來一定壓力,推動貨幣市場利率有所上升,但因中國是大國經濟且資本帳户尚未完全開放,美國升息過程對中國經濟金融體系的直接影響相對可控。

  由於聯繫匯率制度,香港金融市場流動性和港元利率受美元利率的影響更為直接,美聯儲升息過程將逐步推升港元利率水平。但香港作為小型開放經濟體,外部或者全球因素對經濟的影響力和重要性遠遠超過內部因素的影響,錨定主導性國際貨幣的聯繫匯率制度可以使香港市場與國際市場渾然一體,建立自由港經濟模式,充分參與全球化經濟的分工協作。

  同時,香港與內地經濟不斷融合,內地經濟短期或延續平穩增長,可以部分對沖美元升息對香港經濟的負面影響。未來需要高度關注美聯儲進一步升息過程,美元利率上升的速度和幅度仍然會對香港金融市場產生明顯影響。

  香港金管局上調貼現窗口基準利率25個基點至1.25釐,這是對美聯儲此次升息的直接反應。金管局確定貼現窗口基準利率有一個具體的公式,在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下限加上50個基點和香港隔夜、一個月同業拆借利率五日移動均值之間取最高值。

  由於聯繫匯率制度,香港貨幣市場流動性即港幣同業拆借利率主要受美元利率影響。儘管香港市場中內地資金佔比不斷提高,在某些時期港元流動性受到非美元因素的影響,可能出現金管局與美聯儲政策基準利率調整不同步的現象,但在絕大部分時期,金管局都會追隨美聯儲上調政策基準利率。

  美聯儲升息過程將推升港元利率,抑制本地購房者港元按揭貸款需求。但香港樓市價格一直受供給短缺因素影響,加上內地資金對香港樓市的影響不斷上升,美聯儲此次升息也在市場預期之內,短期內對香港樓市的影響可能相對較小。不過,未來需要關注美聯儲持續多次升息的可能性及對香港樓市的潛在影響。

  央行釋放貨幣中性信號

  繼一月底、二月初中國央行再融資利率有所上調之後,3月16日央行逆回購和MLF(中期借貸便利)中標利率再度上行10個基點,與美聯儲進一步升息相呼應。

  央行再融資利率此次進一步上行,一方面反映了貨幣市場流動性供求變化。隨着內地經濟增長、物價水平回升和美元利率上升,人民幣名義利率存在顯著上行壓力,過去兩年穩健貨幣政策實際偏鬆,刺激金融機構廣義信貸和影子銀行體系快速增長,流動性需求快速膨脹且變得極為不穩定,而自主性流動性供給隨着外匯形式變化而明顯收縮,流動性趨緊壓力顯著上升。

  另一方面也在釋放貨幣政策更加中性的信號,隨着物價水平上升和房地產市場過熱化,實際利率水平有所下降,貨幣政策需要轉向實質穩健中性以抑制資產泡沫和債務過快增長,同時中性貨幣政策也是為了促進供給側改革和維護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

  儘管貨幣市場利率有進一步上升壓力,但短期內央行仍不會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主要是經濟整體並未出現過熱跡象,傳統部門仍面臨一定下行壓力,而CPI上升風險也相對較小。儘管PPI價格大幅上漲,但目前主要受煤炭、鋼鐵等商品價格帶動,對CPI的傳導比較有限,且短期內受食品價格通縮制約,CPI今年漲幅仍會比較温和。

  未來一段時間內,需要關注可能影響CPI走勢的兩個不確定性因素:一是原油價格走勢,相比煤炭和鋼鐵,原油價格波動對CPI的傳導更為直接明顯,但原油價格受國際因素影響更大,未來走勢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二是服務業價格上漲壓力,未來政府將加快服務業市場化和放開價格管制,部分服務業可能存在調價壓力,且服務業對原油價格、勞動力成本和住房價格都更加敏感,未來需要關注可能的上行風險。

  從抑制內地一二線城市資產泡沫角度來看,中性貨幣政策在短期內可能不足以實現房價調控目標,需要配以對房地產部門結構化偏緊政策,並加快土地供應釋放,預期未來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調控政策可能進一步收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