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通”年內落地港金融業迎大商機

  圖:“債券通”突出體現了香港作為內地與世界之間的超級聯繫人的優勢地位,以及離岸人民幣試驗田的歷史定位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閉幕的新聞發佈會上提出,年內將在內地和香港允許境外資金購買境內債券的政策,意味着醖釀已久的“債券通”終於破題。債券市場將是繼“滬港通”、“深港通”和基金互認之後,成為兩地資本市場互聯互通的主戰場,並為兩地及全球資金共同參與、封閉循環的“共同市場”體系增添新的內涵。/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學術委員 鄂志寰

  “十三五”規劃提出,“擴大金融業雙向開放,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兑換。”作為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債券市場對外開放包括有序拓展境外投資者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主體範圍和規模,擴大境內機構在境外發行債券的主體類型和地域範圍,以及放寬境外機構到境內發行人民幣債券的相關限制。

  境外投資者佔比仍偏低

  債券市場開放是中國加快發展資本市場的重要突破口。銀行間債市是內地債券發行及交易的主要市場,2016年銀行間債券發行債券32.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全年交易金額亦達到127萬億元,截至2017年2月末,銀行間債券市場託管餘額達57.4萬億元。從市場規模及交易活躍程度,內地銀行間債市接近或已達到歐美主要市場水準。但內地債券市場的成熟度仍有不足,需要通過開放市場,引入境外投資主體及發行主體,完善市場服務功能,提升資金配置的效率。

  境外機構投資境內債券市場的政策,始於2010年8月份中國央行推出政策試點,允許境外中央銀行或貨幣當局、境外人民幣清算行和境外參加行等三類機構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投資,後將投資主體擴展至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以及主權財富基金、國際金融機構和境外保險公司等類別。2015年,央行相繼放開境外人民幣清算行和境外參加行交易種類,並取消三類主權類機構投資境內銀行間市場的事前准入及額度審批,將投資範圍擴展到債券回購、債券借貸、債券遠期,允許其參與利率互換、遠期利率協定等衍生品交易。2016年3月,央行放開可投資境內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境外機構投資者種類限制,取消額度限制和事前准入審批。

  截至2017年2月,銀行間市場境外投資者達464家,最多時持倉量佔全部託管量的近2%。中債登資料顯示,2016年全年境外機構已累計增持人民幣債券1763億元。境外機構在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佔比由2016年年初的1.56%提升至1.78%。儘管如此,相比德國、英國、美國等發達國家境外投資者在本國債券市場的佔比,中國的比例明顯偏低;甚至與一些新興市場國家如馬來西亞、印尼、阿根廷、韓國相比,也有不小差距,中國債券市場中的境外投資者佔比依然有大幅提升的空間。

  內地債券市場需要在產品多樣化和債券一級市場的發展等方面有所突破,簡化相關申請流程,擴大投資品種範圍以及發行主體,完善跨境清算、託管系統等金融基礎設施,並提升監管制度環境、税收、法律架構的適應性。

  迎合全球配置人幣需求

  本屆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堅持匯率市場化改革,保持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在全球化面臨回潮、貿易保護主義威脅加劇的大背景下,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應該為新的全球化發展路徑提供中國方案。人民幣國際化的本質是市場信任度,在保證經濟安全的前提下穩步推進國際化,為各國外匯儲備幣種構成提供多樣性的選擇,在一定程度上為解決現行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制度性缺陷提供新的可能。同時,保持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可為中國參與國際規則制定、提升全球話語權及影響力的重要抓手,在全球金融治理中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

  2016年10月,人民幣正式加入SDR(特別提款權),標誌着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取得了重大突破。儘管人民幣匯率波動加大,但人民幣加入SDR後的制度性紅利正在逐漸釋放,人民幣跨境使用的內部及外部運行環境加快調整,境外投資者強烈要求減少持有人民幣的操作難度,獲得更多的渠道增持人民幣資產。

  客觀上講,人民幣正式加入SDR已經成為加快國內金融市場開放的外部動力。提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地位,必須要提供更多人民幣投資工具。為此,需要在保證經濟安全的前提下,穩步推進資本市場開放,並不斷完善金融市場運行機制,提升人民幣市場的深度和廣度,滿足全球各類投資者增持人民幣資產的長遠需求。

  展望未來,全球市場對人民幣資產的需求將是一個持續增加的過程。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顯示,2014年底有38個境外央行宣稱持有人民幣外匯儲備,所佔比重只有0.95%。若要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幣外匯儲備的比重提升到與英鎊差不多的水準(3.51%),將新增加2000億美元的潛在需求。央行新增人民幣外匯儲備,亦將帶動全球投資者增持人民幣資產。滿足如此龐大的人民幣資產需求的唯一途徑是開放在岸債券市場,其中,銀行間債券市場的開放成為滿足全球對人民幣資產投資需求的重中之重。

  “債券通”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將在滿足國際投資者資產配置需求的同時,鞏固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地位。

  凸顯港超級聯繫人地位

  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試驗田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許多重大政策均在香港起步,從中國人民銀行與香港金管局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定,到RQFII試點,再到“滬港通”、“深港通”和兩地基金互認的推出,均通過香港為境外投資進入中國市場提供新管道。“債券通”亦突出體現了香港作為內地與世界之間的超級聯繫人的優勢地位,以及離岸人民幣試驗田的歷史定位。

  “債券通”進一步凸顯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平台優勢。香港是全球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也是國際資金彙集的平台,聯合國數據顯示,香港2015年FDI資金流入1750億美元,在全球排名第二,僅次於美國。香港交易所調查顯示,2014/15年度外地投資者佔港股現貨市場總成交的比重為39%,其中美國、英國、內地投資者佔比分別為26.6%、22.5%和21.9%。資金自由港優勢成為“債券通”的豐厚土壤。

  “債券通”有助於凸顯香港金融市場框架及專業服務所長。內地在參與全球資本市場一體化的進程中,要保持國內金融體系的相對穩定,需要充分利用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連接中國與世界的平台功能。香港擁有成熟的金融制度與市場框架,擁有與發達市場相近的產權、司法及立法、會計審計、信用、資訊披露及私人資訊保密制度,吸引了大量國際機構。中國資本市場對接香港市場,就意味着直接或間接地連接了世界各地的最終投資者,實現金融工具及資金的跨境流通。

  “債券通”凸顯香港多元化金融產品和工具優勢。香港作為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可提供不同的金融產品和多樣化的資產分配工具,進一步豐富和完善金融市場的各項功能,包括兑換平盤、同業拆借、銀行間債券投資以及日常資金清算中的跨時區服務。

  “債券通”凸顯香港專業人才服務聚集所長。香港可利用大量的專業服務機構和精通跨國管理及國際業務的高端人才,特別是法律及仲裁服務、會計税務等方面人才,推動兩地市場的融合。

  制度及技術障礙需解決

  2016年11月,香港金融發展局發表了《有關內地與香港債券市場交易互聯互通機制“債券通”的建議》,對場內市場互聯互通機制和場外市場交易等進行了探討。事實上,“債券通”的模式從構想到現實仍需跨越一些制度及技術障礙。

  從制度及法規層面上講,需要明確境外投資者通過特定形式持有境內債券的權利和義務及其履行方式;從技術層面看,內地監管部門需要考慮如何清晰掌握通過特定渠道買入內地債券的每個實際投資人持有債券的詳細情況,以及釐清境外投資者投資境內債券市場的税務問題等。

  實現兩地債券的互聯互通,意味着香港金融業可以借鑑“滬港通”、“深港通”和基金互認等兩地互通項目的經驗,獲得源源不斷的業務機會。因此,香港金融業應該儘早佈局,充分發揮自身優勢,在內地債券市場擴大開放的難得歷史機遇中獲得自身的發展。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